从武汉到意大利——封城到底有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