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这两天的全球时事新闻头条,应该是中美签订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没想到却被俄罗斯截了胡——当地时间1月15日下午,普京向议会发表了2020年度的国情咨文。不久后,梅德韦杰夫就对外宣布,俄政府将全部请辞。

 

一文告诉你,俄罗斯到底发生了什么?

关于俄政府辞职的具体内容,网上各种新闻已经报道的很清楚了,云石君就不加累述。在这里,云石君主要就大家最关心的几个问题做个分析:

 

此举是不是为了普京在2024后继续掌权做准备?

 

这一点是很多西方媒体的看法。毕竟普京过去就这样玩过——先当两届总统,因受宪法限制,满期后不得不屈尊到总理位置上蹲了一届,然后再重回总统宝座连任至今。有这样的先例,外界有这种猜测也很正常。

 

但在云石君看来,这种可能性不大。首先,如果是为了避开陷阱,那继续梅普配模式就完了。梅德韦杰夫就摆在这里,历史经验证明,他完全听话,绝对配合,有这现成的搭档,何必换人——谁都知道政治家用人新不如旧,尤其是这种至关重要的岗位,你敢保证新找的人,会比梅德韦杰夫使得放心,用的顺手?

 

其次,普京年龄也到了。2024时,普京已经72岁了。一般人在这年纪都已经是半截身子入土。

当然,普京不是一般人。身子骨肯定比绝大多数同龄人硬朗,医疗保健更是全球顶级。但毕竟年纪摆在这里,跟五六十岁这个高级政治家黄金年龄相比,差别还是很大的。如果俄罗斯是一般小国,顶层政治权力架构也相对分散,国家运行也比较平稳,那这个年纪可能还是撑得住。但俄罗斯是个国情非常复杂的世界级大国,国家正处在十分艰难的境地,普京又是大权独揽的超级强势领袖,到那个岁数还继续掌权,多少会心有余而力不足。从中这个角度来说,2024后普京就算不会彻底退隐,但继续大包大揽的可能性确实不大,以元老身份退居二线更符合情理。

 

综上所述,普京这番布局,固然是为延续自己的政治影响力,但总的来说,也确实是在为交班做准备。

 

梅德韦杰夫为什么会下台?他是否会与普京分道扬镳?

 

一文告诉你,俄罗斯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梅德韦杰夫宣布辞职现场氛围来看来看,这场会开的还是很和谐的,梅德韦杰夫继续了自己绝对配合的作风,普京也给他留足了颜面,并专门为他增设俄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一职,让其继续留在权力核心层。

 

但大家都知道,看政治从来不能只看表面。不管面子上再怎么粉饰,但这次的辞职,意味着俄罗斯正式向全世界告知:梅德韦杰夫已确定失去了接班人的资格。

 

这个对梅德韦杰夫来说,当然是个打击。毕竟梅德韦杰夫也是在台面上呆了十几年的人,虽然大家都知道他当总统只是做样子,当总理也只是给普京打下手,但毕竟资历和江湖地位摆在这里。所以外界猜测普京接班人时,梅德韦杰夫总是可能性最高的候选人之一。现在黯然下台,让人大跌眼镜的同时,也不由得会对梅德韦杰夫接下来的立场和态度予以猜疑。

 

但云石君觉得,要说梅德韦杰夫没有情绪,不感到失落,这个当然不大可能。但要说他对普京生二心,其实可能性也不大。

 

一文告诉你,俄罗斯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先,从梅德韦杰夫的过往经历来看,他本身并不符合接班人的要求。虽然梅德韦杰夫本身政治履历绝对是杠杠的,但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作为普京附庸存在——梅德韦杰夫当总统,那是普京一手安排,在位时实际权力也都操在普京手中;后来普京上位,他继续担任总理——而在普皇大权独揽的政治体制下,梅德韦杰夫这种行政部门首脑,更多的其实是扮演一个董事长管理下的CEO角色,并没有太多最高决策权。

 

总而言之,虽然梅德韦杰夫履历超级牛掰,但实际上,从未摆脱过普京的影子,也就没有形成自己的势力——无论是在政坛,还是在民间,大家都没有把梅德韦杰夫作为一个独立的政治领袖来看待。而梅德韦杰夫本人,也从未在普京影响力之外,建立一股强大的独立政治势力,而更多的扮演的是一个技术官僚角色。

 

此外,梅德韦杰夫虽然干了十几年的总统总理,但从来就没有碰过对接班至关重要的军权(或者说他的敏感身份,决定了他也不敢去碰这个禁脔)。

 

没有军权,光一个普京麾下文官之首的身份,肯定是不足以接班这样一个庞大、复杂而艰难的国家的。换个角度,普京这些年不让他碰军权,也没有让他摆脱自己的影响,树立独立的政治威望,这表明普京一开始也就没打算让他接班。或许在普京的安排中,梅德韦杰夫在后普京时代的定位,就是自己继续维持对政坛影响力的一根纽带,而非让他直接接班。

 

既然是这种定位,那梅德韦杰夫的下台的逻辑就很清晰了。这两天,外界很多声音认为,梅德韦杰夫之所以下台,是因为其掌管下的政府,在治理国家方面表现不利,未能很好地完成国家大项目。

 

这个解释看起来有其合理性。但仔细琢磨则不然——毕竟所有人都知道,俄罗斯现在之所以经济困难,那是因为大环境不行。搁在全球经济下滑,俄罗斯又被西方严重制裁的当下,梅德韦杰夫就是再有才能,也不可能逆天改命——换句话说,俄政府表现不佳,主要是因为大势不顺,并不能归咎于梅德韦杰夫本人。

 

但问题在于,不管是不是大势不行,长期经济困境,以及由此延伸出来出来的政治腐败、民生艰难,都会让老百姓感到不满和愤怒。既然民众有这个情绪,那政府就必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就只能找个人出来垫背承担责任。

 

不用说,普京肯定是不能拉出来垫背的。而普京不能垫背,那就只能是梅德韦杰夫了。

 

当然,如果梅德韦杰夫的定位是储君的话,那普京肯定要对他予以保护,不可能让他去当替罪羊。但如果梅德韦杰夫不是储君,而仅仅是普京未来与政坛衔接的纽带——这种角色并不需要什么大众层面得威望和名声,那让他垫背,就最合适不过。

 

所以,就有了梅德韦杰夫的辞职。而对梅德韦杰夫本人来说,普京对他的定位,他肯定一清二楚(就算普京没明说,但从这些年对他的安排中,他也能明白),所以他应该很早就知道自己并非储君。既然早有了这个心理准备,他现在其实也谈不上太失落和不满。而且梅德韦杰夫本身一直生活在普京影子下,没有自己的强大独立势力,民间也没太大威望,所以跳出来单干也成不了气候。既然如此,继续扮演普京的影子,不管梅德韦杰夫内心对此是否满意,但从利益角度来看,都是最不坏的选择。

 

普京提出修宪和政改的目的

 

这一次俄罗斯的大新闻,除了梅德韦杰夫辞职外,就是普京提出修宪,增加国家杜马在政府组阁中的权力。未来总理和内阁的任命权将由总统转交到杜马(议会)。换句话说,俄罗斯政体将由总统制转向内阁制。

 

这意味着俄罗斯顶层权力架构将出现根本性改变。

 

一文告诉你,俄罗斯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很大的变革了。看过云石君《地缘政治——俄罗斯系列》的读者可能记得,云石君曾分析过,对俄罗斯这种疆域辽阔,内部民族成分复杂,贫富差距悬殊又面临巨大外部压力的国家来说,高度集权的总统制,其实是最合适的。这样既可以尽可能的集中国家资源,也可以通过对煽动对最高领袖的个人崇拜,来凝聚内部向心力,以应对内部反体制势力和外部势力的进逼。

 

可现在,普京这套改革,等于是放弃了这一点——未来总统统而不治,总理治而不统,二者互相制衡之下,权力势必会被分散;而且统、治二权剥离的情况下,领袖个人崇拜也就很难成型——俄罗斯也就丧失了借领袖个人威望来凝聚民心的能力。

 

这对家世复杂且处境艰难的俄罗斯来说,明显是不利的。

 

既然如此,普京为什么会这么做?

 

在云石君看来,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高度中央集权的总统制虽然更适合于当下的俄罗斯,但要把这一套维持好,也是不容易的。首先,这个总统要在政治上超级强势,能够完全驾驭各方政治势力,让大家都服服帖帖;第二,这个总统还必须有超凡个人魅力,能够吸引大众崇拜。

 

要同时满足这两点的政治领袖,其实是可遇不可求的。普京自己确实可以,但他能做到,也是天时地利人和——第二次车臣战争,以及对西方的强势应对,让他在民众中打响了招牌;而清缴金融寡头,又让他得以在完成政治洗牌的同时,掌握了利益分配权,进而确立了对新利益集团的控制力。

 

但今时不同往日。首先,没有第二次车臣战争这样的契机,来给新领导人打响招牌;其次,现在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已经高度紧张,紧张到了俄罗斯已经快撑不下去的地步,所以接下来新领导人的使命就是给俄罗斯解套——说不好听点,就是想方设法创造服软的机会,让西方在俄罗斯所能承受的范围内,接受自己的求和之请。

 

没有立威的契机,反而还要想方设法向敌人求和,这样的新领袖,不被老百姓骂成怂包就不错了,哪有成为强势领袖的命?而且,现在的俄罗斯内外交困,处境艰难,也经不起再一次打土豪分田地,政治洗牌重新分配利益的折腾。既然如此,新领导也不可能在新的权力架构中,获得像普京那样的绝对控制力。

 

这就是后普京时代,俄罗斯必须要面对的现实。内外部环境都决定了,接下来的俄罗斯不大可能再出一个新的强势领袖——这和个人能力无关,而是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具备。

 

这种情况下,再搞总统制,就不合时宜了。新的政治领袖,注定内压不住各山头;外争取不到民众广泛爱戴。但俄罗斯的艰难国情又决定了,新政治领袖必须要承担起对内重新分配利益;对外与西方谋求妥协的历史使命。

 

这就形成了矛盾。

 

那怎么办?

 

只好权力打散,总统与总理分权。总统找个德高望重的人担任,用来对内凝聚人心,同时在利益格局重新分配的搏杀中充当协调人角色——反正他统而不治,所以也不用具体政治行为负责,只需要借威望维稳和稀泥就行了。至于总理,治而不统,有权力而无威望,就负责干脏活——干的好就继续干下去;干的不好,搞不定利益集团或者让民众反感,那就下台再换一个新的——有总统把道统撑着,总理的倒台也不至于引发政治秩序的崩溃和社会动荡。

 

此外,总理治而不统,缺乏威望,这样他的政治力量就会天然受限,不足以对旧格局中最大的既得利益者——普京本人构成根本性冲击——毕竟普京也是从苏联时代过来的,就算他可以为了国家的未来,承受一定的个人利益损失,但他也绝不想自己沦落到赫鲁晓夫般的下场。

 

这就是这次俄罗斯政坛地震的前因后果。在俄罗斯内外交困,国运艰难的当下,后继无人的普京,必须在条件所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的为俄罗斯和自己,都找到一条相对靠谱的道路。罢免梅德韦杰夫,改革政治体制,则就是这种思路下的的一次提前布局。

 

当然,这只是前奏而已,未来几年,俄罗斯政治都会沿着普京定好的方向继续前进。至于最后普京能否得偿所愿,他的这套布局,能否帮俄罗斯和自己躲过后普京时代的惊涛骇浪,那就要留待时间去检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