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2020选举结束,蔡英文和民进党大获全胜,府院双收;而国民党再一次全面溃败。

 

民进党或将长期执政,大陆该怎么办?

而与之前的2016不同的是,这次选举的结果,将会对接下来台湾的前途命运产生一种颠覆性的影响。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一次绿营的胜利,是建立在蔡英文执政极端失败的前提下的。过去四年,蔡英文执政下的台湾可以说是困窘交加,按照正常政治逻辑,蔡英文和民进党完全没有获胜可能。

 

可结果却截然相反。虽然执政糟糕透顶,但仅凭借外部风吹草动之势,进行一些意识形态操作,蔡英文和民进党就能在短短一年翻盘,这意味着台湾政治已经彻底愚民化,最后一丝理性,都已经被群氓主义的末日狂欢所取代。随着民众已经被虚幻的反中情绪冲昏头脑,连可以预见的未来惨淡困境都茫然不知,台湾内部政治也由此进入到了死胡同,再无转圜回旋的空间。

 

而另一方面,经此一战,国民党再一次充分印证了自己四分五裂的基因,验证了它烂泥扶不上墙的属性,此战过后,在情绪化的岛内政治氛围下,国民党已成冢中枯骨,再难有翻身可能。

 

民众群氓化,胎毒显性化,国民党和蓝营则气数散尽,未来难再成气候。这种格局,意味着从现在开始,民进党在台湾已经没有对手,其之执政可能会长期化。

 

面对这样的台湾,接下来的大陆会怎么办?

 

首先,要明确的是,民进党执政与否,并不影响台湾必被光复的结局。逻辑很简单,台湾是否光复,从来就不取决于某一方的意志,而是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以大陆今日之实力,已经完全具备了在任意时刻收复台湾的能力——无论美日是否干涉,都不会改变这个结局。

 

所以,台湾光复,祖国统一,这个是没有悬念的。有悬念的,是台湾何时被光复,以及大陆要为此承担多少成本——这才是这局棋的本质所在。

 

就大陆来说,在台湾光复已成定局的情况下,它其实是不介意把光复时间再往后推一段的——毕竟大陆虽然具备了光复台湾的实力,但在现阶段,它对台湾光复后的国际形势变化,尚缺乏足够把控力,不足以确保形势向自己所希望的方向演进。所以,出于成本控制考虑,大陆是可以容忍复台时间稍作拖延的。

 

但这种容忍是有底线的,底线就是胎毒。如果胎毒过于泛滥,那大陆的惩戒势必加剧;而如果胎毒最后成为现实,那大陆势必不惜任何代价,启动武统。

 

而现在,这种趋势,正随着民进党的一家独大,以及蔡英文当局的急独政策,而骤然加剧。

 

所以,接下来,大陆对台政策,势必发生重大调整。

 

搁以前,大陆对台湾,总体来说是恩威并施,而以恩为主。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因为当时台湾政治尚未完全极化,所以还有相对温和处理的空间;而另一方面,则也是出于成本控制的考量——毕竟中国政府一直是将台湾作为自己国家的组成部分来看待的——虽然现在依然割据,但随着大势推进,早晚回归一统。基于这种思路和框架,大陆犯不着过度打击台湾经济,甚至还可以加以保护甚至扶持——毕竟不管台湾人现在愿意与否,将来回归都是注定的;所以台湾的经济和产业,迟早都会纳入中国经济的整体框架中来。

 

民进党或将长期执政,大陆该怎么办?

这就是之前的对台思路。说白了,这也是一种性价比考量——经济惩戒虽然在技术层面并不难,但毕竟需要消耗资源;大陆对台湾残余本土产业链的取代,虽然可以做到,但也是需要时间和成本的。最要紧的是,既然台湾最终免不了要回归,那这种做法,从长远角度看,也就成了一种自我的内部消耗和重复投入——实在是没必要。

 

但现在不同了,台湾政治已经彻底极化,群氓思维主导下,大多数民众已经彻底愚民化。这种政治变化,使得两岸和平统一的风险骤然加大,政治成本大幅抬升。而这种变化,不仅使得温和处理的空间严重缩窄,也使得政治风险的上升,超过了经济上的性价比考量。

 

所以,温和处理或将成为历史,成本控制的尺度也大幅放宽。虽然恩威并施的大框架依然会延续,但示威将取代施恩,成为大陆对台政策的首位。通过相应的惩戒,让台湾绿色愚民为自己的疯狂付出代价,进而让他们清醒——即便不能清醒,至少也能降低他们对大陆叫嚣的底气和本钱。

 

接下来,ECFA停止是大概率事件;大陆半导体和电子产业的资本投入以及对台产业取代也将加速;同时,大陆也会利用自己产业集群、资本、市场等方面的绝对优势,对台湾经济的最后支撑——半导体和电子产业加速虹吸——迁入大陆的资本、产业和台商台劳,可以享受优惠待遇;坚持拒绝的,则会在这种不对称的竞争中自然而然的落败衰亡。台湾经济在未来的加速坠落,已经不可避免。

 

当然,有些人会有这种担心——这会不会加剧台湾绿色愚民的反中情绪?

 

这个确实有可能。但即便没有这些措施,台湾愚民现在的选择,也已经超出了大陆容忍的底线。大陆之前的温和,本来就是有条件,有前提的。既然这个条件和前提被台湾愚民自己突破,那大陆也就无需再过多考虑他们的感受。

 

而且,从长远看,这也有利于反向培养台湾愚民的正确世界观。岛内愚民之所以狂悖,很大程度上无非是基于一个认知——既他们能够扛住大陆的打击,在跟大陆对着干的同时,还能把日子过下去,甚至过得更好。

 

这个,其实对两岸经济态势稍有理解的人都知道,是很可笑的。但问题是,懂的人知道可笑,不懂的岛内愚民不知道。以前大陆从多个渠道对台湾输血,这其中有直接的,也有间接的。直接的比如观光业,可谓立竿见影,而其他的,比如通过对台湾企业和产业的予以照顾,这个岛民感受就不深——而后者才是输血的大头。所以,除了观光业、渔业、农业等少数行业外,大多数人对大陆对台湾经济社会的影响力认识并不深——这也让他们敢于狂妄。

 

而接下来,这种幻想将被陆续打破。来自大陆的产业替代和资本虹吸,将逐步瓦解台湾经济的最后底牌,在这个过程中,绿色愚民将直接而深刻的领悟到,反中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们会惊讶发现,即便他们现在颇为不满的22K起薪,即便是他们维持最后安逸的小确幸,其实都是是仗了大陆的恩惠才能享受的。接下来,他们将连22K的工作都找不到,连开个咖啡馆玩小确幸,都没有足够的人来消费;他们会发现,什么健保、养老、捷运——所有社会公共福利,都会因为大陆输血的中断以及产业的惨遭虹吸,而日渐稀薄,无以为继!

 

民进党或将长期执政,大陆该怎么办?

只有让绿色愚民普遍的深刻认识到反中的惨淡后果,他们才会认识到自己的狂妄,实际上有多么愚不可及!才能培养出正确的世界观,了解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

 

当然,这样做,还有一个担心:这种做法,会不会让胎毒彻底引爆,而使大陆被迫提前武统?

 

这个可能性,理论上确实不能排除,但在实际操作中,云石君觉得可能性其实不大。原因很简单:胎毒要完成临门一脚,势必要通过公投;而是否公投,必须经由府院的批准。所以,胎毒是否能成,其实决定权依然掌握在精英阶层,以及他们身后的美国手中。真正决定胎毒的,不是傻了吧唧被人当枪使的绿色愚民(他们只有在别人需要的时候,才会被拿出来出来当枪,不需要的时候,他们连当枪的资格都没有),而是民进党当局以及美国。

 

那我们就来分析下,美国和民进党当局,会不会推动胎毒引爆?

 

首先说美国。对于美国来说,台湾本质上不过就是牵制中国的一颗棋子而已。所以是否同意胎毒,并不在于台湾的自身利益,而在于美国对华战略态度。鉴于胎毒必引发大陆武统,进而引发东亚乃至整个西太平洋的地缘政治格局改变,这样的惊天大变局,美国势必要放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予以全盘战略考量。

 

在这种宏观背景下,美国是否批准台湾公投,实际上取决于美国对华战略的定位——具体点说,就是是否要与中国开启冷战模式。如果美国决定跟中国冷战,那台湾就是最好的战略引爆点;而如果美国不愿意,那胎毒这颗定时炸弹,就绝不能点燃!

 

那么,美国会不会跟中国开启冷战——或者说,未来10年内,中美会不会走到冷战的地步?(从大势上来看,再过10—15年,大陆复台准备就已完全就绪,届时台湾将失去作为战略引爆点的价值)。

 

这一点,现在没有人能说的清楚。但至少从当下的形势发展趋势来看,美国对华战略遏制虽然会逐步加强,但要距离冷战,还是有相当一段距离:

 

毕竟冷战也不是那么好打的。虽说美国实力确实强过中国,但要想通过这种方式把中国拖垮,美国自己也得扒掉好几层皮。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即便美国最后取得胜利,但这个过程中,它的血也会流干。最后很有可能就像两次世界大战中英国一样——取得了胜利,压倒了最大敌人德国,但自己也油尽灯枯,不得不将全球霸权拱手让人。

 

这种皮洛士式的胜利,无疑不是美国想要的——何况就连这,它也未必就能实现。再加上中国从未表现出苏联式的攻击性,从未试图过压倒美国,而且即便现在面对美国的咄咄逼人,中国还是尽可能的战略忍让,尽可能的维持中美经济捆绑,这种情况下,虽然美国对华鹰派影响力近年来确实在日渐加强,但在是否要把中美关系拖进冷战模式这个战略命题上,美国离下定决心其实还是有相当距离的的。

 

只要美国没有决定开启新冷战,他就不会允许台湾自爆。而在十年到十五年之后,随着中国实力进一步增长,以台湾的有限分量,就已经不足以再承担作为战略引爆点的重任。到那时,台湾对美国的战略价值就大大降低,中国完全可以通过与美国谈判以及利益交换等形式,实现对台湾实际控制权的和平接收。

 

当然,美国允不允许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胎毒是否引爆的问题上,台湾当局其实也是有处置权的————至少在理论上有。

 

那么,民进党会冒这个天下之大不韪吗?

 

民进党或将长期执政,大陆该怎么办?

云石君觉得可能性不大——别说没有美国支持,民进党绝对不敢;就算美国真要它这么干,民进党当局也未必敢捅破这个马蜂窝。

 

不错,在奔向台独的路上,民进党当局确实会一路加速——毕竟对于无法挽救经济的他们来说,操弄意识形态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但真要这临门一脚,那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在之前的《云石:台湾政治——西式民主的自毁典范》中,云石君已经分析过,现在的大陆,在技术上已经完全具备了随时复台的能力——无论美日是否干涉。而台湾的孤岛地理格局,决定了一旦武统启动,全岛上下,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在未经大陆允许的情况下出逃——换句话说,台湾政客想流亡海外都找不到路线。

 

这就很可怕了。一旦胎毒成为现实,则意味着大陆将立刻启动武统——鉴于这种模式下,大陆将为复台付出更多成本,所以所有胎毒政客——尤其是当局、民进党的领导人,以及在批准公投决议中投赞成票的民意代表,都将受到严厉惩罚。

 

考虑到胎毒公投与武统几乎是无缝链接(大陆完全具备这样的能力),所以作为台面上的政治人物,这波人想流亡海外都做不到(如果他们提前跑路,那再傻缺的绿色愚民,也会明白自己被出卖,届时不仅公投会失败,民进党在台湾也再无法立足),所以到时候他们必将被瓮中捉鳖,沦为阶下囚,接受严厉的惩罚!

 

这个就太不划算了!

 

其实绿色大佬们也不傻。虽然绿色愚民会妄想自己能扛住大陆武统,但作为政治精英的民进党政客,绝不会这么天真。只要临门一脚不踢,游戏就没被玩死,他们就还可以继续在岛内吃香喝辣;可真把最后的临门一脚踢了,那他们就注定沦为阶下囚,未来的岁月里,最好的结局,也无非就是在大陆的某监狱里一边刷厕所洗地板,一边做痛改前非状地高唱社会主义好——两种选择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基于这种逻辑,民进党政客虽然会在台独的末路上急速狂奔,但最后那道底线,其实他们未必敢破——别说没美国人支持他们不敢;就算美国人真的授意,他们多半都不敢执行——毕竟武统一旦启动,美国人根本来不及救——也救不了。真逼急了,说不定大批民进党大佬甚至还会提前逃亡大陆——毕竟忤逆美国旨意的话,也只有赶紧到大陆投诚反正,才会有一线生机。

 

这就是政客思维。现在的台湾,没有政治家,只有政客。而政客,注定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样思维主导下的民进党人,是干不了胎毒这种抄家掉脑袋的买卖的!

 

综上所述,随着台湾政治的极化以及蓝营势力的全方位溃败,民进党在岛内已经再无掣肘,接下来势必在胎毒道路上孤注一掷。只不过,基于被武统的恐惧,民进党踢爆胎毒最后底线的可能性并不太大——美国在不能下定冷战决心的情况下,也同样不会允许。

 

这种情况下,接下来的台湾,将是大陆与民进党的正面交手,大陆势必会用经济、政治等多种手段予以强力施压,对岛内愚民进行世界观的全方位改造,让他们认清中国,认清台湾,也认清自己。而民进党对此无法正面相扛,所以只能通过意识形态的极端煽动,竭力挣扎和顽抗。

 

那么,这场新博弈,谁能获胜呢?物质决定意识,存在决定认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唯物主义其实早已告诉了我们答案。只不过,前途虽然确定,但道路必然曲折。而这个过程中,台湾绿色愚民的生计和福利,恐怕就要伤筋动骨了——不过,路是他们自己选的,所以,也怨不得别人。

 

最后,引用《无间道2》中的一句话,作为本文的收尾: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