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新年前后,

先是美军承包商被杀;

然后伊朗特种部队总指挥遭袭击身亡;

随后伊朗发声要向美国“严厉报复”,

向阿萨德空军基地发射导弹“至少12枚”。

(本段内容来源于“中国新闻网”)

该美军驻伊拉克基地遭轰炸后,

伊朗驻华大使馆官微发布一面伊朗国旗,

并配文:

“美国在西亚邪恶势力的终结,已经开始。”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图片来源于@伊朗驻华大使馆)

美伊“互砍”不断升级,

在燃烧的大地上,

遭荼毒的远不只战争之人,

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也可能被殃及。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伊玛目广场:数千年来,这里一直是整个伊朗伊斯法罕最为热闹的地方。广场四周的建筑大多建于400年前。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伊玛目广场列入世界遗产。

摄影:胡子捷森

美国时间上周日,特朗普强调了针对伊朗文化遗址的一项威胁,他质疑了1954年《海牙公约》的有效性,特朗普对空军一号上的记者说:

“(伊朗)可以折磨和残害我们的人,他们可以用路边的炸弹把我们的人炸飞,而我们却不能对他们的文化遗址下手?这说不通。”

你能杀我的人,

我为什么不能拆你的“庙”?

但此话一出,

在推特上,

特朗普立刻遭到文化遗产界的激烈批评。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千百年来的权力争夺和不衰的文化创造力,令伊朗境内散布着数以千计的重要古迹。

从庞大的波斯宫殿,

到建筑精美的宗教圣地,

伊朗坐拥22座世界文化遗产、

数百座具全球影响的历史遗迹。

假如你想一次性毁坏一大批世界遗产,

那么来伊朗你真的是“来对地方了”。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伊朗亚兹德生活着50万人。2017年,因独特的建筑遗产,亚兹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是的,全城都被列入了。

摄影:RICHARD I’ANSON, GETTY IMAGES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伊朗中部的亚兹德被称为“风塔之城”,至今还能正常使用的“风塔”曾是“世界上最早的空调”。在清真寺、澡堂等公共场所,往往有多座风塔共同构成“中央空调系统”。风塔越高大,收集气流越多,冷却效果越好,绿色环保的制冷效果简单实用。

摄影:胡子捷森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在帕萨尔加德,波斯开国之君居鲁士大帝的陵墓被脚手架环绕,考古学家正在试图修复天顶。人们尊居鲁士为古代人权斗士,他允许宗教自由,尊重被他征服之地的民俗。

摄影:SIMON NORFOLK

在古都帕萨加德和波斯波利斯的废墟上,我们仍能感受到那座曾经盛极一时的帝国。数百万朝圣者涌向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古迹,伊朗很多城市都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具有普遍价值的古迹。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公元前559年至公元前530年,居鲁士大帝曾统治着波斯,他的陵墓坐落于古都帕萨加德。这座世界遗产占地面积近1.62平方公里,宫殿和花园的遗迹仍可供观赏。

摄影:STEFAN AUTH, BRIDGEMAN IMAGES

伊朗见于记载的历史跨越约2500年,直至1979年建立、存续至今的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伊朗人的民族身份并没有一个清晰划分的界线,宽泛说来,它包含了波斯、伊斯兰和西方的元素,所有的矛盾共存于其中。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在大流士一世打造的古代波斯首都波斯波利斯,壮观的立柱依旧屹立在2500年前的皇宫遗址里。

供图:DEAGOSTINI/ GETTY IMAGES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巨大的门廊几乎是大流士宫殿仅存的部分。

摄影:SIMON NORFOLK, NAT GEO IMAGE COLLECTION

1954 年《关于在武装冲突情况下保护文化财产的海牙公约》和1972年《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规定了对文化遗产的保护,而美国和伊朗都签署了这两份国际公约。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伊朗穆斯林妇女在参观伊朗西北部查尔德兰的黑色教堂。这座教堂又名圣撒迪厄斯修道院,伊朗有三座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亚美尼亚修道院,这是其中之一。

摄影:HASAN SARBAKHSHIAN, AP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2500多年时间长河中,伊朗东南部的巴姆城堡一直守卫着巴姆市,在中世纪它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当时,巴姆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贸易点。这座城堡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可惜在2003年的地震中遭到严重破坏。

摄影:ERIC LAFFORGUE, BRIDGEMAN IMAGES

很多人认为,1954年的《海牙公约》源于一份更早的美国文件,即《利伯守则》;在内战最激烈时,《利伯守则》经亚伯拉罕·林肯签署成为法律。

其中规定:经典艺术作品、图书馆藏书、科学收藏品以及珍贵仪器,比如天文望远镜,以及医院,应受到保护,以防止一切可避免的伤害,即使它们在军事要塞中,也不得被轰炸或破坏。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在伊朗的舒斯塔市,一名男子纵身跃入卡伦河。2009年,这座城市古老而精巧的灌溉系统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摄影:THOMAS SCHULZE, PICTURE-ALLIANCE/DPA/AP

伊朗最珍贵的遗址包括帕萨加德和波斯波利斯,它们是波斯帝国的古代皇家中心;2000多年后,建筑师们留下宏伟的建筑与艺术表现形式,仍能引起人们的共鸣。亚兹德和舒斯塔则见证了古代工程师的创新,他们利用水的力量,让这些沙漠城市两千年来依旧绿意盎然。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波斯波利斯一处台阶的装饰浮雕上,凶猛的狮子擒住了一头公牛,这是用于象征国王威权的跨文化表现手法。

摄影:SIMON NORFOLK

被比作罗塞塔石碑的比索通崖雕铭文,用多种语言记录了波斯国王大流士战胜敌人的壮举。还有宗教遗迹,从伊斯法罕宏伟精巧的星期五清真寺,到谢赫萨菲·丁圣殿与哈内加建筑群里的冥想空间,再到7世纪的圣撒迪厄斯基督教修道院……它们见证了西亚中心多元文化的蓬勃发展。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伊什法罕星期五清真寺,精心雕刻的“米哈拉布”(意为“凹壁”、“窑殿”)引导着朝圣者前往麦加。这是伊朗最古老的清真寺,代表了12世纪的伊斯兰建筑水平。

摄影:ERIC LAFFORGUE, BRIDGEMAN IMAGES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朝圣者聚集在库姆市的法蒂玛·玛苏米神殿。这座神殿始建于9世纪,被认为是伊斯兰教什叶派最重要的古迹之一。

摄影:KONRAD ZELAZOWSKI, GETTY IMAGES

这些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风车,位于伊朗的纳希提凡,最高时速可达119公里,已经使用了几个世纪。这周围大约有30座类似的风车,2002年,纳希提凡的风车被伊朗文化遗产部门列入国家遗产名录,因为它们是少数仍在运转的风车,非常独特。

战争时,文化遗产显然应当受到保护,因为这些实物和古迹反映了一个社群或文化的价值,体现出了一种凝聚力和延续性——

而摧毁它们,

意味着抹煞人类认同。

这也就是为什么ISIS特别针对那些宗教团体的穆斯林古迹,为什么塞尔维亚部队会轰炸萨拉热窝的国家图书馆,他们太知道摧毁文化古迹能够造成多么沉痛的伤害了!即使不是因为战争,这样的损失也令人心痛万分、难以原谅,想想巴黎圣母院和巴西国家博物馆吧。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燃烧的巴黎圣母院

特朗普威胁伊朗世界遗产的想法如果成为现实,

会一击而命中对方痛处,

然而,当一个人被戳到“最痛处”

集全身之力而爆发愤怒的时候,

那种力量绝对不容小觑——

两名美国政府高官向美媒透露,特朗普政府内部有强烈反对攻击伊朗文化遗址的声音。

“没有什么比故意摧毁珍贵的文化遗产,更能让伊朗人团结起来。其中一名官员在接受CNN(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时说道,“ISIS和纳粹德国的做法已经告诉我们,故意攻击那些对文明有着重大意义的地点不仅是不道德的,还会带来自我毁灭。”

不妨设身处地思考,

如果任何一个国家最珍贵的文化遗产

被威胁将会被炸掉,

那么举国上下的国民会作何感想呢?

最让伊朗愤怒的,是这些

伊朗,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拿着妈妈的猎枪。

摄影:NEWSHA TAVAKOLIAN, NAT GEOIMAGE COLL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