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1921年,日本正处于自由民主盛行,最“浪漫”的大正时代;

而中国,则在推翻清朝,孙文让位后,走到了民族危难的悬崖边缘。

这一年,当时首屈一指的日本青年作家芥川龙之介(松田龙平 饰),作为大阪每日报社的特派专员,来到了中国。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促使他来到中国的,是他对从小饱读的中华经典想象和憧憬。

而他的任务,就是将当时的中国百态写成游记,带回日本。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芥川来华第一站,是当时被称为东方巴黎的上海

刚出船港,就有一群肮脏的黄包车夫一哄而上,就算坐上马车,身边也还是围着一圈小贩。

哄杂,肮脏,吵闹,这就是芥川龙之介对上海的第一印象。

眼前的上海和诗文中的中国相距甚远。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同芥川去过的任何一个城市,大阪、东京、名古屋都不一样。

上海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

巡查是印度人;街上,西洋人与中国人急匆匆走着;舞厅里尽是亚洲面孔的侍者与西洋面孔的客人。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不要,不要”

这是他从同行的村田先生口中学到的,第一句蹩脚的汉语。

对于一个在上海的异乡人来说,这句话多有用处。

被黄包车追着问:“老板,坐车吗?”时;被小贩围着说:“很便宜的”时;被秦楼楚馆的莺莺燕燕招呼着春宵一度时,

他都会像念诵驱魔咒语一样,不停的将拒绝抛向他们。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对上海的第二个印象,来自于酒楼舞厅,秦楼楚馆,烟花之地。

舞厅中,尽是白皮肤的客人和黄皮肤的侍者。

靡靡乐声,随之变化的霓虹灯光。

他自认,即使是当时日本最摩登的浅草也比之不上。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戏馆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台上,角儿们咿咿呀呀唱着,鼓锣铙钹、胡琴大镲不间断地发出声响。

台下的客人也从未安静,都在赛着声的喝彩,甚至让芥川感到有些吵闹。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而华丽舞台背面,后台昏暗、令人发怵,散发着大蒜味道。

演员们在电灯下迷茫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一幅百鬼夜行图。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日日酒舞夜夜笙歌,虽然繁华,却和文学中芥川羡慕的那个,充满着诗酒神话、鬼狐怪谈的中国大相径庭。

失望之余,意外的,他却在街头的乞丐身上看到了浪漫的意味。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满身脏污的老乞丐安坐在石阶上,身后清秀的白粉笔字诉说着他悲惨的一生。

像是融入巷中的街景,却莫名有一种超脱感。

让人觉得,他随时都可能像中国神话中描写的那样,幻化为赤脚大仙或者铁拐仙人,乘风而去。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让芥川在上海颇感安慰的,除了偶尔瞥见的浪漫,还有南国的美人们。

有点像女学生般梳着双麻花辫的爱春,带着古风韵味唱着吴侬小曲的时鸿,玩具一样挂着首饰的十二三岁模样的秦楼……

这些南国佳人们,像是菜品一样一个接一个的来去。

而其中最让他记忆深刻的,是一位叫玉兰的妓女,和她的故事。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玉兰是个湖南人,她的老情人黄六一,在当时是个反贼。

民国五年的时候,黄六一在栈桥前的空地上被斩首了。

尸体被拖走,殷红的血却流了一地。

而看着一切的玉兰,只默默地将身上的饼干丢到血里。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在饼干浸透了爱人的血水后,她将它拿起来吞了下去,并将剩余的饼干分给其他亲近的人。

希望在那个无能为力的时代,他们能以这样的方式,记住那些逝去的人,代替他们活着。

对此,芥川甚至多少感到有些羡慕。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席上作陪的,除了这些南国美人们,还有一位。

素织锦衣,沉默含蓄,这位名叫露露的,是个男娼。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露露虽然耳不能听口不能言,但他能读能写,颇懂诗文。

在芥川看来,露露是个正直诚实的好青年。

于是他不自觉的想:

露露会不会是个出身书香的有钱人家少爷,战争中家道中落,自己又不谙世事,才落到卖身为生的这步田地。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而思绪及此,芥川不禁对他生出几分怜惜,

偶尔再去红尘店里寻欢作乐的时候,也会带上几本书,几句劝解给他,希望自己的善意能在这洪流下救出一个人。

多读书,不要吸食鸦片,君尚青年,可重振此国。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对上海的第三个印象,来自于他所拜会的那些人。

革命家章炳麟、改革家郑孝胥、思想家李人杰。

这些人让他佩服的,不止是政治家给客人点烟的礼仪(在日本是绝不会有这样的事情的),还有他们的所思、所想。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他们能认清中国现状,他们对其他国家也有独到的看法。

比如革命家章炳麟在谈话中,就直接否定了日本传统神话故事《桃太郎》。

按照他的说法,桃太郎是最令人厌恶的日本角色。

他举着桃子大旗,大举进攻隔壁岛屿的“怪物”,还自封为斩妖除魔的大英雄。

但那些人又真的是怪物吗?这种除妖的行为不是他一厢情愿的自我满足吗?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但是,这些安贫的老政治家们往往都只将希望寄托于一个“即将”出现的英雄,却没有对中国的现状给出什么实际的解决办法。

直到芥川与李人杰(李汉俊,1922年与陈独秀等组织筹划了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金世佳 饰)的一次会面。

关于困扰着这个异乡人的中国的政治问题,李人杰给出了答案。

“需要社会革命”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民众多已堕落,但也绝不乏有志之士,

这些人热切的盼望着学习,盼望着能拯救中国于水火的新知识。

但相对的杂志书籍却远远不够,

……

中国幅员辽阔,动荡不堪,

我们又是否能承受这些困难,也未可知。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芥川不是没有见识过中国动荡骚乱的一面。

大街上,资本家们雇佣打手围殴罢工起义的人们;

陋巷里,大烟鬼们形销骨立面黄肌瘦的侧卧在床上吞云吐雾;

枪响后,稚童抱着濒死的亲人失声抽噎……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甚至当初在红尘馆里那个文静识礼的男娼露露,也死在了这乱流之中,无人收尸。

只留下玉兰含着眼泪带回来的血饼干,被红尘馆里的一行人,包括芥川龙之介本人,沉默的吞咽下去。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芥川龙之介的中国古典梦破碎之后,这个从来不涉足政治的作家,开始思考中国的政治问题。

他开始和有志之士们交流,开始看新青年,开始更关注他梦中之国的现状和未来,

开始思考,当时身在中国的自己,是否能做些什么……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

(手中的书:《新青年》)

故事讲到这里。

《异乡人:上海的芥川龙之介》改编自日本近代史上最有成就的作家芥川龙之介的《中国游记》

它是日本放送协会NHK的新篇sp,共上下两集,目前豆瓣评分已有8.5

影片以一个他乡人的眼光,尽可能的还原了百年前动荡中国的市井百态,在各种意义上都是一部非常值得一看的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