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EP的确意义重大,尤其是在全球化支离破碎、WTO被逐渐架空,尤其是拜登上台后美国很可能会重返TPP的关口,这个泛东亚自贸区的成立,对维持中国对外开放格局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不过,网上一些关于RCEP的文章,似乎吹得有点太过了。甚至将其捧到一举打破美帝封锁,对冲TPP的高度。这个就有点过了。在这里,云石君就简单的说几点自己的看法:
 
首先,RCEP并不足以抵消(CP)TPP的潜在威胁。不错,RCEP,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对冲TPP的负面影响,但这仅仅只是一定程度而已,无论是广度还是深度,RCEP都依然相对有限,一旦美帝重返TPP,这种冲击波,不是光一个RCEP就能完全抵消得了的。所以,接下来,中国还有必要短期内搞定中欧投资协定,中期内促成中日韩自贸区成型,彻底稳固自身基本盘,在广域和纵深方面,达到与TPP抗衡的地步。
 
而要实现这一系列目标,关键还是要抓住宝贵的战略机遇期,实现内需市场的快速壮大。其实这次我们可以看到,RCEP签约国里面,有很多——甚至可以说大部分,都是跟中国存在较大甚至很大矛盾和冲突的国家——这种矛盾不仅是政治上的,同样也包括了经济结构层面。
 
这些国家之所以愿意跟中国同处一个自贸体系,除了各国产业链与中国庞大产业体系的整合,有利于生产效率提升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看中了中国的庞大市场。巨大的市场,以及可观的增长潜力,才让他们能够搁置政治心结,乃至于经济上的若干结构性冲突,加入到这个与中国合作共赢的框架当中。
 
所以,做大市场体量,就成为未来发展的关键。体量越大,跟中国合作建立自贸区的国家就越多,自贸区的内涵、深度和标准也就更高级。在WTO日趋没落,美国对华围堵封锁日趋严厉的大环境下,中国要想破局,就必须利用自身的强大市场,夯实经济合纵的根基,挫败美帝的连横图谋。
 
而除了关键的内因,外部环境也是很重要的。而在这一节,因为特朗普的缘故,中国现在面临的战略机遇其实比四年前要好。
 

自动草稿

过去这四年,虽然中国被特朗普折腾的够呛,但他的胡作非为,其实也给中国推动这些框架协议带来意想不到好处:
 
首先把TPP耽搁了至少4年,让中国获得了4年壮大时间,经济实力较四年前有了进一步增强;
 
其次,特朗普面对新冠的乱政和不负责任,不仅导致本国新冠失控,也让其他国家因为缺乏全球的统一抗疫体系,而元气大伤——这就导致它们更加迫切的需要通过中国加深经济合作来回血——原先阻碍他们的各种顾虑和猜忌,因为这种迫切需求而相对减少。
最后,特朗普即便是被新冠重挫,这次也依然获得了7200万张选票——这意味着美国的保守主义民粹势力已经非常强大。这种情况下,就算拜登上台后重新加入TPP,大家也不能不担心如果四年后特朗普或者他的徒子徒孙卷土重来,到时候又会把TPP给再一次废掉。
 
这就很要命了。即便是反华、或者说是跟中国有利益冲突的国家,它们就算有利用TPP遏制中国的想法,但更重要的,还是希望通过TPP来推动本国经济发展。可特朗普如此牛掰,美国民粹力量如此强大,这使得大家就算加入了TPP,也会有朝不保夕之感。所以,他们更加需要加入有中国参与的自贸区,两边都站队,这样就算四年或者八年后特朗普卷土重来,全球最大的美国市场又废了,至少还有全球第二的中国市场可以顶上——这种特朗普促成的各国骑墙心态,反而间接的对中国的对外合作产生了极大的促进作用。
 
所以,特朗普给中国制造的这个良好外部环境,我们需要牢牢把握。
 
最后,从长远看,可以在条件具备后,加入(CP)TPP。
 
很多人一想到TPP,就天然有敌意,认为这是个反华协议组织,中国应该跟他针锋相对。
 
这种观点其实是片面的。固然,现在TPP确实是对着咱们中国来的,但从长远看,其未必不能为我所用。就像当年抗美援朝,虽然我们平常都是说是跟美国打,但严格来说,我们的对手不是美军,而是联合国军——从这个逻辑来说,1950年的联合国,同样是个大大的反华组织。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后来加入联合国,并逐步成长为其中举足轻重的关键性力量。
 
所以,对TPP,我们其实要动态的看。现在TPP确实反华色彩浓厚,但它本身也确实是一个有相当分量的国际经贸合作组织。随着WTO渐成明日黄花,中国作为全球化最大旗手,要想长期维系全球化,在壮大自身主导的经贸组织的同时,也完全可以对那些原本用来反华的经贸组织进行渗透,逐渐改变其之性质,所以完全没必要跟TPP你死我活。
 
当然,现在中国加入TPP的时机还不成熟——这不仅是因为现阶段的TPP反华色彩浓郁;同样也是因为,中国经济的体量和质量,还不足以保证我们加入这样一个高标准的组织的结果,是受益而非受害。
 
但如果中国经济能够继续稳健发展下去,就不一样了。就像中国成功的用自己的现有市场,吸引各国放下芥蒂签订RCEP一样;只要中国未来市场够大,那我们对TPP成员国——包括美国,吸引力也自然越来越强,总有一天能引诱的他们,希望把中国纳入到TPP中去。同样,随着中国经济质量的提升,我们参与TPP,并从中获利的底气也就越来越足。
 
当这些条件都具备时,中国加入TPP的时机就成熟了。而到那一天,TPP自然也就会跟联合国一样逐渐改变对华性质,不再是一个反华的组织,而是一个成员国合作共赢,共谋更大利益的协议和平台。
 
总而言之,RCEP只是一个开始。当然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但也不能因此过度拔高它的作用。我们要做的,是以它为基础,逐渐壮大自身,拓展影响力边界,进而争夺更多国际经济话语权,构建对中国更加有利的全球化新格局。只有数量更多、范围更广、标准更高的类RCEP,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而出现,中国才能一步步扭转面对美国围堵的被动防守态势,在保证自身崛起的同时,领导力不断释放,带动全球共同发展。只要这个过程能够不断进行下去,美国的围堵封锁中国的那些图谋,乃至于美国那套损人利己,到处乱割韭菜的经济霸权体系,也就自然而然的松动、瓦解,并最终随风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