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最热的综艺,无疑是《乘风破浪的姐姐》。而在众多姐姐中,我最欣赏的是张雨绮。
张雨绮其人以彪悍纵横演艺圈。她掌掴前任汪小菲,刀砍前夫袁巴元,脚踹前前夫王全安……可谓中华虎女。可一旦到了印度,这个令渣男不敢造作的虎女就彪悍不起来了。
去年夏天,张雨绮同一众明星参演了一档旅游综艺。其中一期的拍摄地就是印度。在节目组拍摄一组嘉宾和印度土豪用餐的场景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菜肴上齐后,打扮精致的女嘉宾们兴致勃勃地拿起刀叉准备开动,一旁的印度主人突然喊停。他用印度语很认真地说了一句话,然后用手势制止了众人的用餐。
嘉宾们有些摸不着头脑,纷纷把脸转向翻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当翻译把这句话用中文转述出来后,众人都懵了。原来,他说的是:请你们用手吃饭。
对女性来说,形象很重要;对女明星来说,那是极其重要。让女明星一像原始人样用手抓饭吃,还是在有着上百万观众的镜头前?众人的表情迎来了180度大转变,大家都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场面一度极其尴尬。“虎女”张雨绮也呆住了,因为她面前摆着的,是一盘粘稠的糊状物。画面静止了几秒后,张雨绮率先打破僵局。她假装镇定地跟其他人安慰道:没事儿,这应该是他们的习俗,代表对主人的尊重。
翻译把张雨绮的话翻给了那位印度主人,这位印度土豪不停地点头以表欣慰。然后,他很自然地伸出手抓起盘子里的食物往嘴里送,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张雨绮和一众嘉宾见状,也纷纷把手伸向那盘糊状物,开始进食。
除了“吃”,印度在生活的各方面都有着令常人难以理解的困惑和窘境。倘若我们像拆套盒一样,不断对印度社会的种种奇葩现象进行解剖,那么,藏在那最后一层盒子里的,无疑会是这两个:巨大的历史惯性以及——经济基础。
吃在印度
居鲁士大帝,这位亲手建立了波斯帝国的“世界之王”死因成谜。希腊作家克捷西的《波斯志》认为,他是死在了印度人手上。在一场战斗中,一位印度人用矛刺中了居鲁士的肝脏。三天后,居鲁士便因这致命的创伤死于波斯军营中。
而在他生前,波斯大军曾自伊朗高原东下,一路打到了印度边界。

印度,截风破浪

“伊朗国父”居鲁士大帝

居鲁士死后,波斯王大流士一世继位。这位雄主延续了对印度的扩张政策。他率兵进攻印度河流域,并征服了印度西北地区。随后,大流士一世将他的印度属地设立成波斯的第二十个行省。这是有记载以来,印度雅利安人社会与其它文明的第一次政治接触。

印度,截风破浪

大流士一世

此后,波斯统治了印度河流域长达两个多世纪。这个从伊朗高原过来的游牧政权对印度的影响不可谓不深远。公元前四世纪,亚历山大击败波斯,并接替波斯继续统治印度。此时,中国正值春秋战国。在由黄易的小说《寻秦记》改编的影视作品中,穿越回战国的主人公受不了跟周围人一样用手吃饭,就自制刀叉进食。但事实上,战国时期的中国人吃饭已经普遍用上了案,并搭配刀叉进食。

反观印度,同为四大文明古国,印度却在很长一段历史长河里,仍是用手进食。这同波斯的统治不无关系。
为何在印度要用手吃饭?最合理的解释,是用手吃饭能对食物的温度有个初步判断,避免送进嘴里的食物烫到口腔。可用印度人自己的话说,就是用手吃饭更加方便、灵活。
人类采取何种方式进食,首要考虑因素其实都是方便:先确保能填饱肚子,其次才是考虑卫生和体面的问题。而对整日在马背上跑的游牧民族来说,通常是用不上桌子的,吃饭的时候都是席地而坐。这种用餐方式,无论是搭配刀叉还是筷子,都很不方便,更适合直接上手。

波斯细密画中,盘腿而坐的贵族进餐场景,主要用手

这一游牧文明的生活方式神奇地烙进了印度这个农耕文明中,并被他们视作自己的文化瑰宝。为了配合这种进食方式,印度大部分菜肴都被做成糊状。只需稍加混合这些放满咖喱的糊状物,就能将飞饼和米饭轻易捏成团,送进嘴里。

1947年,印度独立,民族主义思潮开始回潮。被英国殖民了100多年的印度人纷纷脱下西装,穿上土布,希望重归印度的传统生活方式。在这样的背景下,之前落后的用餐方式也被当成了本土文化的一部分,得到保留。这也就有了文章开头,印度土豪要求女明星们用手吃饭的一幕。
一个早已衰亡的波斯帝国,都能对印度产生深刻影响,那更为先进的英国就没在殖民期,把那些更符合现代文明的生活习惯传进来吗?其实,英国的生活方式也影响了印度。但因为种姓制度的存在,这种影响又仅限于上层阶级。
做过一回人了,谁还愿意回去当猴子。在今天的印度,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用手吃饭。那些受过教育或者做国际生意的,也会习惯性地使用餐具用餐。不仅自己用,一些希望印度能变好的有识之士,还花钱专门聘请教师教授印度学生如何使用刀叉,誓要彻底改变这一落后传统。张雨绮们在印度的遭遇,多半是节目组的刻意安排,并不是土豪的本意。

至少在“吃”方面,给予印度一定的时间,这种历史惯性造成的进食习惯也是能纠正过来的。可在贫富悬殊的印度,大部分居民甚至都学不到餐具的正确用法。因为这些教授餐具用法的学校,无一不是上层人家的孩子才能进的国际学校。
印度一方面延续了被征服时期的历史惯性,把用手吃饭当成了本土文化;另一方面,印度的有识之士们也在对抗这种惯性,纠正这些落后的生活习惯,却始终只能辐射到自己的上层小圈子。
印度还是那个印度。
同样的问题也体现在了饮食习惯上。许多去过印度的游客都反映印度饮食太素了。即便去麦当劳,随手点一个汉堡极大概率也是全素的。印度流行吃素。因为历史上印度高种姓及上层社会均流行素食主义,久而久之,素食就代表了高贵、身份和地位;此外,印度较热的气候条件决定了肉类食物不易保存,吃变质的肉还不如吃素——这就又扯出了印度的食品安全问题。
印度街头也有带肉的食物,食材通常选用腌制的肉制品,再搭配浓郁的咖喱等香料,以此来掩盖食材变质的味道。同样,吃这些不卫生食物的,又多是底层平民。上层就算要吃肉,也是跟那名请张雨绮们吃饭的印度土豪一样,进高档餐厅。
那些一去印度就拉肚子的外国游客,多半就是吃了街边带肉的小吃。如果没吃还拉肚子,那几乎可以断定是喝的水有问题了。
喝在印度
孟买,位于印度西部滨海,是印度人口第二密集的地区。于印度人而言,孟买就是印度的“上海”,集经济与文化于一身。这里有印度的最大港口——孟买港,也有世界最大的电影生产基地之一,印度的文化中心——宝莱坞。可同时,这也有亚洲最大的贫民窟——达哈维。
2009年,影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一举拿下奥斯卡八项大奖。而电影里的主人公就出生于达哈维。

《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后,达哈维成为印度新的旅游景点

达哈维只有1.75平方公里。可就是这么小的一个地方,却居住着百万余人。房与房的间距只有15厘米,中间用木板隔开,隔音效果奇差。房子很低,高度不超过1.5米。一家几代人都在这么一个房子里住着。
好在生活在这的人们都很乐观上进,他们尽量维持着整洁与干净,还给那些门前就是河的房子取名“海景房”。与此同时,为了消除电影带给世人的刻板印象,印度政府也强调,这儿并没有电影里那么恐怖,至少达哈维通了电。而最关键的是,这里每天有3小时定时供应自来水。

水在印度是个大问题。据统计,有6亿印度人面临饮水压力。2016年,印度人口为13.26亿人,较1951年增长了2.7倍。由于人口的快速增长,印度人均淡水供应量下降了70%。其中,水资源最匮乏的地区就是孟买所在的西部。
在极度缺水的西印度,地下水通常是城市和周围贫民区供水的主要来源 。而在饮水问题上,城市与贫民区又形成了另一种两极分化。回到达哈维,除了一天只有3小时的定时供水外,生活在这的人们平均每15家共用一个水管。
但印度政府并没有在说笑。跟多数贫民区相比,就饮水问题来说,达哈维的确值得单拎出来说。因过度开采地下水,2004 年,印度旁遮普邦有75.18%的地区地下水超采,这导致地下水质不断恶化,咸水入侵,土地逐渐盐碱化。在同样缺少的印度北部,有 19 万平方公里的地区因盐水入侵而无法饮用。
这让本就匮乏的淡水资源变得更加珍贵。在印度,有限的淡水供应都是先保证城市用水。城市周围的贫民区则并没有被划定在供水网络上。此外,那些分布在城市里的贫民区同样也没有自来水供应。他们通常都是用一口带手泵的自流井来保障饮用水水源。

除了只能靠地下水的西北部,靠地表水的地区也同样面临着严峻的饮水问题。印度境内河流众多,可划分为五大水系。印度的饮用水主要靠前三个水系供应,这三个水系均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脉,靠融雪和冰川补给水源。而近年来,南亚地区气候变化明显,喜马拉雅山上的冰川连年缩小。这对印度整个地表水水源来说,都是釜底抽薪般的灾难。
2010年,印度国防研究院提出了一个悲观判断:2025年印度会变得水资源紧张,到2050年印度成为水资源短缺国家。
地下水早已过度开采,地表水又在逐年减少。该怎样让民众喝上水呢?2019年10月,莫迪进行了一场公开演讲:“在过去70年中,那些属于印度和哈里亚纳邦农民的河水,全部流向了巴基斯坦!”
在民众的沸腾声中,莫迪义愤填膺地喊出了最后三个字:“抢回来!
在印度的五大水系里,排在前两位的就是我们熟知的印度河跟恒河。而令印度人民感到难过的是,印度河与恒河都不只属于印度。
首先是印度河。虽然以印度命名,可从地理角度看,印度河上游属于印度,下游又流经巴基斯坦。对巴基斯坦来说,印度河是最主要的河流。无论农业灌溉还是生活用水,印度河都是巴基斯坦的命脉。
都缺水的双方,围绕着印度河的使用权问题,进行过一场旷日持久的水资源争夺战。1947年,印巴分治。有着“五河之地”的旁遮普也一分为二。这是印度河5条支流的汇流之地,也是殖民地时期英国最重要的粮仓。印巴分治后,巴基斯坦分到了绝大部分的灌溉田。但能提供灌溉水源的印度河上游却都在印度境内的克什米尔邦。

克什米尔境内的印度河

要想用印度河的水,就得印度点头。可印度却拼命摇头,直接断了水。为了争夺水资源,生活在旁遮普的两国人民互相仇杀,短短一个月就死了50万人。最后,巴基斯坦就印度河的使用问题把印度告上了国际法庭。这场官司旷日持久,直到1960年,经过八年漫长的谈判,在世界银行的斡旋下,双方各自让步,签订了《印度河用水条约》。
根据条约,印度河被分成两部分,一半归巴基斯坦,一半归印度。而巴基斯坦分到的地表水总量是印度的四倍还多。
印度对自己分得少了常有抱怨,而巴基斯坦也时刻提防着印度在上游截断水源。双方虽仍有争论,但即便历经两次印巴战争,双方也从未真的因为印度河的问题打仗。《印度河用水条约》艰难地维系着两国的水秩序。一位国际律师曾说:“假如没有这样一个条约的话,印巴之间可能已经发生了五六次战争”。
在水资源日益枯竭的今天,这个条约还能维持多久呢?
除了印度河,印度就恒河的使用权也跟周围邻国争议不断。恒河是印度最重要的河流,其无数的支流和108万平方千米的流域面积养育了印度稠密的人口。可恒河的出海口又在孟加拉国,孟加拉是无可争议的恒河流域国家。而除了孟加拉,尼泊尔境内也有6000多条支流最终汇入恒河,这让尼泊尔也成了恒河的流域国家。

印度,截风破浪

尼泊尔境内汇入恒河的上游小河巴格马提河

比印度河的两国僵持还要复杂,恒河的问题一下子就牵扯到了三个国家。作为南亚不可质疑的霸主,印度以强硬手段在恒河纠纷里占据了主导地位。孟加拉和尼泊尔两国境内的各种大坝背后,都有着印度的影子。两小国出地,印度出钱。无论是发电还是灌溉抑或是饮用水,只要使用这些大坝,就要给印度钱。
两国饱受印度欺压,直到1996,印度人民党政府首次上台。当时的人民党政府跟现在莫迪的人民党政府不同。他们认为,如果因为水的问题就给周边国家留下霸权主义的印象,有些得不偿失。于是,那一年,印度先是跟尼泊尔签订了平等用水条约,把恒河水分一部分给尼泊尔,又跟孟加拉签订了一份协议,答应与孟加拉共享印度。这份协议有效期30年,也就是说,2026年协议失效。
可以预见,6年内,印度与孟加拉势必就水的问题爆发矛盾。
2019年6月,刚刚连任的莫迪曾向民众保证,要在2024年让全部印度人喝上纯净水。他鼓励民众节约用水,并要求各地修缮河堤和大坝——把印度河及恒河的水全流在印度。
一个是节流,一个是开源。对本就水资源匮乏的印度来说,节流的效果可以忽略不计,而开源又是建立在周围邻国的牺牲上,还可能引发战争。

印度,截风破浪

为了解决水的问题,印度政府提前准备的代价不可谓不大。可对印度来说,要想解决水的问题,又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也必须走这一条路。因为水的问题不仅仅只是喝,还牵扯到了吃甚至是国民经济。
印度的工业产值为23%,除了上层从事的IT等高新技术行业,可没那么多工厂可以安排庞大的印度人口。直到今天,印度仍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口是以农业为主要经济来源,印度农业的净产值约占其国内总净产值的五分之二。这决定了印度全年都需要大量的灌溉用水。
即便印度人习惯了喝不干净的水,但随着地表水和地下水的总量减少,不做点什么维持住灌溉用水,因粮食减产造成大饥荒亦或者经济大幅下降也不是危言耸听。
印度,截风破浪

拉在印度

每天清晨,总能在印度村镇看到一拨又一拨的人拎着水壶走出家门。他们或找个墙角,或进入草丛,然后开始解决生理问题。
印度,截风破浪
为什么要拎壶水呢?在印度,上完厕所后不是用纸,而是用水。在他们看来,水比纸更干净,也可以减少痔疮等疾病的发生。
这个观念其实是对的。在经历过某次便血后,朋友强烈推荐我使用湿巾擦屁股。自那以后,我的确获得了更好的体验,更干净,也更舒适。包括现在许多人家里使用的会自己喷水的马桶,也是同样的道理。
可这不代表印度领先了我们。因为即便用水,也都是借助科技自动冲洗的,洗完后还是要再用纸擦干。像我这样嫌麻烦的,就直接用湿巾了。当然,主要还是因为我没有高级马桶。
但无论怎么看,拎着个小水瓶就往外跑的印度人都不像是拥有自动冲洗装置的样子。事实上,他们是用自己的手来搭配水擦屁股的。这就有点令人作呕了,无论事后把手洗得再干净,还是容易引起生理不适——毕竟他们还有一个用手吃饭的习惯。
印度人自己也知道这点,就对自己的手进行了分工。在印度传统观念里,右边的方位是属于佛祖的,中间的方位是阿修罗的,而左边则是大反派魔鬼的地盘。于是,印度人严格地使用自己的左手,无论吃饭还是跟人握手,都是使用右手。而左手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擦屁股。
这也是我判断张雨绮们是被节目组摆了一道的主要原因:如果印度土豪真的只是为了让嘉宾们尊重印度文化,那他一定会同时告知他们该使用自己的右手。不提尊重不尊重,万一看到桌上有人用自己擦屁股的工具吃饭,胃口也很难好得起来了。毕竟中国没有“左边的方位属于魔鬼”这种概念,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左撇子呢?
而除了决定了用哪只手吃饭,这一如厕习惯还直接影响了卫生纸在印度的销量。在许多印度厕所里,都没有卫生纸的一席之地。取而代之的,是马桶边的一个水槽或小水杯,伸手可及。而在水资源紧张的印度,也没人敢保证这些水就一定比纸更干净了。而更糟糕的是,跟人口基数相比,印度甚至都没有充足的厕所。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露天厕所”。
早在2015年,全世界在户外解手的人数已经降至9.5亿人,而印度就占了7亿多。不夸张地说,全世界每10个在户外排泄的人里面,就有8个是印度人。如果把这些蹲着的印度人排成一圈,那么可以绕地球四圈,比香飘飘奶茶还多一圈。如果把这些野外排泄物搜集起来,每日的量可以塞满16架波音飞机。若真能搜集,那印度可能就多了一件生化武器。可首先受到这生化武器攻击的,正是印度自己。
这些排泄物经雨水进入公共水系统,并带来了各种卫生及健康问题。在印度,每十个死亡人口中就有一个与糟糕的公共卫生有关。而世界银行的一项研究发现,由于缺少厕所和其他卫生设施,每年因卫生相关疾病所导致的生产力丧失,给印度造成了约54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除了健康和经济,厕所问题还催化了暴力与犯罪。2014年,印度北方邦的一对姐妹,在结伴解手时不幸遭轮奸,并被吊死在树上。据统计,印度有一半的强奸案均发生在女人露天如厕的过程中。
印度人为什么不用厕所?首先是厕所的数量不够。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印度仍有约7.32亿人口无厕所可用。
使用厕所也是人类社会的一场革命。在距今五千年的西安半坡村氏族部落遗址,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个土坑。这个土坑被视作中国厕所的起源。到了秦汉,人们已经开始对厕所有了广泛重视,并在唐宋时期普遍使用。
上世纪70年代,中国爱卫会组织开展“两管五改”活动,重点工作就是建厕所。2014年,主席在江苏调研时,就特意提到要重视农村的厕所问题。2015年,推动我国厕所现代化的“厕所革命”在全国范围内进行……
同样还是2014年,为了纪念甘地诞辰145周年,新任总理莫迪发起了“干净印度行动”。这一行动的主要目标就是在印度农村建造1200万个厕所,预算高达200亿美元。并期望在2019年之前彻底消除随地大小便的陋习。而它的口号就是:有厕所,上厕所,安心厕所。
印度,截风破浪
与中国如火如荼进行的“厕所革命”不同,印度的“干净印度行动”从诞生之日起就阻力重重。因为印度人就没有用厕所的习惯。印度教有这样一条教义:“大自然有净化的能力,肮脏的东西就该化于自然。”这条教义鼓励人们在户外如厕,因为肮脏之物绝不能留在家中。在家里装厕所等同于亵渎神明。
为了让国民像个现代人一样上厕所,印度政府可谓奇招百出,煞费苦心。
2015年6月,印度西部一邦为了阻止人们在公共场合随处大小便,推出了奖励措施,每上一次公厕,就可得到1卢比。在城市地区,政府还派出了专门的水车,一经发现有人随地大小便,就以高压水枪伺候。
而在印度某些农村地区,则成立了“早安小分队”。他们的任务就是清晨时到各个村庄巡逻,找那些在户外上厕所的人,夺走他们的小水瓶充公,再给他们发一朵小红花,进行一番教育。
如果只是对抗历史惯性,那么同吃的问题一样,给予一定的时间,印度也能养成在家上厕所的好习惯。但摆在印度厕所革命眼前的,还有更现实的难题。
为了推行莫迪提出的“干净印度行动”,印度有4个邦立法规定,公民若想竞选政府公职,先决条件之一是“家中必须有厕所”。卡姆立什来自哈里亚纳邦,该邦正是拥有“厕所竞选”规定的4个邦之一。她报名参加了当地村委会竞选,却因为家中没有厕所而被拒之门外。为什么明知道想当公务员就要先装厕所,她还是不装厕所呢?
卡姆立什这样说道:“我没有厕所也一样知道我们村有什么问题啊。可我的钱刚刚够让孩子们吃饭的——我当然没钱解决排泄问题。”
莫迪的“干净印度行动”实施后,为了鼓励国民建家庭厕所,政府给予了相当丰厚的补贴。除了每个家庭都能获得12000卢比外,一些较贫困的家庭还会得到额外的补助。一般建一座厕所的费用大概为20000卢比(约2000人民币)。而现在,在种种补贴下,印度居民只需要出四分之一的钱,也就是500人民币,即可拥有一座私人厕所。
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卡姆立什每个月的工资约为80美元,差不多也就是500人民币。一间厕所的花费,就是她当月全部的收入。建一间厕所的花销不如用来维持生计。
2016年,美国莱斯大学进行过这么一项印度厕所调查。他们发现在已实现“家家有厕所”的300个印度村镇里,仍有40%的居民选择在户外解手。那些花了大价钱建好的厕所,有的闲置了、有的变成了小商铺、有用于堆放谷物了、有的则养满了家畜。有人更是坦然,自己申请这笔资金就是为了多盖一处房子。
仓廪实而知礼节。
用手吃饭不文明,可首先,得有经济基础普及国民教育,而不是精英教育;恃强凌弱跟周围小国抢水不光彩,可实体工业薄弱,失去了灌溉水,大量农业人口就算喝脏水也活不下去;露天上厕所被举世嘲笑,可活下来远比体面更重要。
在巨大的历史惯性作用下,印度人并不觉得自己的生活方式有什么问题。加上落后的经济基础限制,人们自然会做出更利于眼前利益的选择。摆在印度面前的,其实有两座大山,而后面那座的分量无疑更大。
印度,截风破浪
活在印度
1958年,香港。何敏森、何敏祯两兄弟在九龙一座猪栏的栏地上办了一个化工厂,取名“华仁行”。按照登记的资料,华仁行的主要产品包括治疗香港脚的皮肤喷剂、药膏和杀虫剂。
到了70年代,华人行推出了大名鼎鼎的印度神油。这款号称由独门秘方制作的印度神油,没人知道药效如何。由独门秘方制作的印度神油,没人知道药效如何,而独门秘方之所叫秘方,也在于此几十年它从不向世人展露它的配方。仅产品说明就可以迷倒众生:“起源于印度教,由蟾蜍皮肤粘液制成。”
而独门秘方之所叫秘方,就在于此它从不向世人展露它的配方。既然有人拿着印度的名号打招牌,不如拿来自己用。1980年,印度著名的达丹尼父子制药厂花巨资购得了华人行印度神油配方的使用权,开始批量生产神油。很快,在新德里、孟买的一些高档旅馆和商店,也出现了特意用中文标识的“神油”。
印度神油养活了无数印度小药商和朋友圈里的印度代购,甚至一度成为印度的一个标签。追本溯源,中国香港那家治脚气的小作坊功不可没。
这种行为可耻,却又无可奈何。因为卖假药的门槛可比在印度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低多了。
众所周知,印度曾是英属殖民地,仗着自己在英语方面更有优势,大力发展与西方发达国家关联更紧密的IT等高新行业。亲西的经济路线曾给印度换来了经济的腾飞。可享受到时代红利的,又只有印度上层阶级。
在孟买的贫民窟达哈维,这里的居民几乎每个人都有工作,有的甚至还不止一份。即便如此努力了,这些人的平均月收入也只有10美元。大部分的财富都进了富人的口袋,而这些人又都住在一街之隔的富人区,根本不住达哈维。

印度,截风破浪

平民窟不远处的高楼若影若现

已有太多文章都讲过印度的种姓制度和两极分化。那印度的底层该怎样打破阶级桎梏呢?
前阵子,中国App在印度下架。抖音国际版Tik-Tok被下架后,YouTube印度地区排行榜第五名的一条视频是一位印度小哥哭诉的画面。视频里,他一直在强调一句话:Bring Back TikTok Please。(请把抖音还给我们)

印度,截风破浪

印度是TikTok最大的海外市场,约有1.2亿活跃用户。而在印度,TikTok的定位更像是中国的快手。这里少见精致的网红脸,反倒更像是一个非主流集中营。但也正是这种乡村非主流画风成就了TikTok在印度的巨大成功。因为它正在悄悄改变印度的不合理的社会结构。
在印度,社交网站也有着明显的阶级分化。最高种姓婆罗门通常使用Ins,再往下的两个高种姓则分别对应着特朗普爱玩的Twitter和扎克伯格的Facebook 。真正属于普通百姓的,则是来自中国的TikTok。大多数低种姓平民在这儿拥有了现实中难以获得的平等权利和发声平台。

印度,截风破浪

姓婆罗门的印度Ins网红

在TikTok,种姓、宗教和社会地位不再是障碍。而TikTok也热衷于把流量分配给这些社会底层。基于流量,这些人的收入和社会地位发生了改变。一个拥有几十万粉丝的网红,月收入通常能破万。而印度底层人民,普遍月收入不足1000人民币。
中国正在改变印度。除了近年来才开始兴起的TikTok,中国对印度经济生活的影响早已无微不至。早在疫情冲击之前,印度的经济增长就已放缓至11年来最低。失去了中国制造后,许多印度商家纷纷表示,政府对中国发动“经济攻势”,却没给店家提供出路,导致许多印度人的生计受到极大影响。
而在通信、医药和基础设施等关键行业,印度已变得过度依赖来自中国的进口和投资。印度贸易促进委员会主席辛格拉直言:“我们的众多行业都依赖中国进口”,他还呼吁抵制中国产品是错误之举。
在奇葩满地走的印度,可不真的全是傻瓜。随着印度经济的腾飞,无论民间还是政府,都在试图“破浪”。他们竭力纠正历史传承下来的各种陋习,改变印度给世人留下的“奇葩”印象。而畸形的经济结构和最广大人民群众落后的经济基础又一再将其圈定在历史画下的圈内。
从东边吹来的风让印度的普通百姓也拥有了享受更好生活的可能性,而印度社会的精英和特权阶级又拦截了这股东风,扼杀了印度走出圈外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