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蒙的历史渊源,称得上是世所共知。清朝时,内外蒙古均属中国领土。随着工业时代的到来,华夏文明整体衰落,北方的俄罗斯却日趋强盛,在这种情况下,沙俄逐渐觊觎蒙古。

辛亥革命后,清朝覆亡,沙俄操纵下的外蒙分裂势力趁机宣布独立,倒向俄国。虽然北洋政府曾趁苏俄与白俄内战的机会,一度恢复外蒙主权;但随着苏联重新统一全俄和中国内战的加剧,这种恢复终成昙花一现。二次大战后,苏联成为超级大国,胁迫国民政府签订弃蒙条约,蒙古独立在法理上获得承认。

蒙古为何总放不下对中国的戒心?

当然,这种所谓的独立不过是表面意义上的。终整个冷战时期,蒙古一直是苏联的附庸,政治上受苏联高度控制,对华也采取敌视态度。

不过随着冷战结束,苏联解体,主要继承者俄罗斯国力大衰,对蒙古的控制力也大幅削弱。而与此同时,中国改革开放日见成效,国力日趋增长,已足以和俄罗斯并驾齐驱甚至超越。而中俄关系也大幅回暖,交流合作成为两国交往的主旋律。

按常理说,这时候的蒙古应该改变对华的敌视态度才对。

毕竟,在中俄关系日趋亲密的大背景下,蒙古已没有被迫选边站的必要;而随着俄国的衰落和中国的崛起,蒙古也有了摆脱俄国的战略空间——如果俄国胆敢因此威胁蒙古,蒙古完全可以引入中国势力制衡;再者,从政治的角度而言,如果蒙古在秉承中立的原则下两头卖乖,中俄出于彼此顾忌,都不得不对这个重要缓冲大加笼络,这对蒙古来说无疑是实现利益最大化的最佳方式;最后,作为一个矿产资源大国,与中国的深入经济合作,无疑是蒙古其摆脱贫困,一举致富的关键途径。

有了这么多好处,蒙古完全应该调整立场,从亲俄反华,变为两头并重。

但现实却截然相反:政治上,蒙古继续坚决亲俄,对华戒备重重;文化上,蒙古仍大力煽动对华仇恨,导致民间反华情绪长期高涨;就连在能改变国家贫困面貌的中蒙经济合作上,蒙古也是顾虑多多,两国经济合作一波三折。

为什么会这样?

蒙古为何总放不下对中国的戒心?

从表面上看,蒙古反华有充足的理由:

历史上,中蒙曾经厮杀千年,清朝虽将二者融为一体,但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天然对立,决定了他们在文化上依然各行其是;而清廷对喀尔喀蒙古(既外蒙)的残酷限丁政策,更激发了他们对中国的仇恨。

而从现实来说,蒙古在地缘结构上其实是东亚大陆的一部分,与中国核心区也十分接近,面对越来越强大的中国,蒙古难免会担心会有被“吞并”的可能——毕竟,清朝就曾“吞并”了喀尔喀蒙古。

当然,蒙古的这些担心也不能说全无道理。但云石君看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首先,中蒙历史上的确积怨不少,但与中国有历史矛盾的多了去了。别的不说,就是蒙古步步紧跟的俄罗斯,就直接霸占了中国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就连蒙古国本身,都是俄罗斯从中国身上割出去的肉。可如今中俄两国照样称兄道弟,抱团取暖。

当然,俄罗斯是世界级大国,蒙古难以比肩。但同样是中国周边的小国,越南、缅甸、甚至泰国都与中国有历史矛盾,甚至中亚的哈沙克斯坦,都还占着当年清朝的巴拉喀什湖以东几十万平方公里土地,但这并不影响他们与心怀戒备的同时,依然深化与中国的经济、乃至政治合作。

至于中国的收复故土,虽然不能说完全没有理论可能,但就现实而言完全站不住脚:

首先,鉴于中国早已承认蒙古,如果自食其言,将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当代国际政治规则,必将遭致多方责难,并会引发中国周边邻国的集体恐慌——这会对中国的国家利益和地缘战略造成巨大冲击;

其次,俄罗斯也不会允许。虽然俄罗斯已不复苏联之盛,但依旧是世界级的大国。蒙古作为中俄这两大世界级大国之间的重要战略缓冲,一旦中国有意吞并,将引发俄罗斯的强烈反弹。

所以,除非中国已强大到能彻底压制俄罗斯,或者俄罗斯再次分裂解体,否则中国不可能强行吞并蒙古。

退一步说,如果中国真的有朝一日清除了俄罗斯影响,回过头来打蒙古的主意,那蒙古无论反华与否都毫无意义——悬殊的实力差距,决定了他本身态度如何,对中国的企图都毫无影响。

所以,就算蒙古对中国心存戒备,那他至少也应该选择在政治靠俄国的同时,经济上与中国合作——毕竟谁也犯不着跟钱过不去,而蒙古要想将地下资源变现,只能指望中国。

可就连这种政治靠俄国、经济靠中国的面对现实,蒙古都做的不情不愿。这又是为何?

这得从中蒙的地缘格局来分析。

从地缘结构上看,蒙古高原位于东亚大陆北部边缘的正中,直接塞入北中国腹心,东、南西三面皆被中国包围,是连接中国东北、华北、西北、新疆四大板块的地缘中心区域。

在农耕时代,这种地缘中心的位置,使聚居于此的游牧军事力量,可以同时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向北中国任意板块发起攻击,而中国不仅防线超长,而且各版块间难以互相声援,只能处处设防,在极大消耗资源的同时,陷入被动挨打的境地。这也是塞外游牧民族成为中原王朝千年梦魇的重要原因。如果它只是单一方向威胁中国,那以华夏文明的超强实力,就算不能将其制服,但抵御起来也容易的多。

当然,随着工业时代的到来,游牧文明迅速没落,而工业文明远胜于农耕文明的征服自然能力,又使得蒙古高原无法像古代那样,凭借特殊地缘条件保持自身的独立性。

蒙古为何总放不下对中国的戒心?

这下蒙古的麻烦就来了。在工业时代以前,无论华夏文明多么强大,但农耕文明的局限,决定了他不可能在文明体系上将蒙古征服。即便是清朝时,蒙古被纳入中国,但也只是化为内藩而已,政治上依然保留部落制,经济上依然是游牧、文化上也是信奉萨满教和喇嘛教,总而言之,那时候的中原和外蒙,依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文明体系。

但工业抹平了这种界限。与蒙古高原相比,中国核心区不仅规模更大,而且更适合工业和贸易的开展;而蒙古高原的海拔又不足以阻挡工业文明体系的进入;这也就意味着,在文明体系上,中国第一次有了将蒙古彻底同化掉的可能。

这就很好理解蒙古的顾虑了。凭借丰富的地下资源,以及沟通东北、华北、西北、新疆四大板块的地缘优势,(云石微信公众号:yunshi911)一旦与中国深入经济合作,蒙古的确可以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并且一举进入现代文明。但是与此同时,伴随着这种交流,蒙古也会不可避免的会在各方面深受中国影响。

由于蒙古原生文明体系极端落后,规模又极其有限(总共300万人口),所以在先进的现代文明面前几乎没有抵抗能力;而身居内陆,被中俄包夹的地缘格局,又阻断了蒙古从其他国家吸收给养的可能。再加上蒙古自身地缘实力实在有限,不足以支撑工业化,所以蒙古想发展经济,只能依靠与中俄的合作。

当然,蒙古可以亲近俄罗斯,通过与俄合作来发展经济。

但这只是理论上的可能罢了。在现实层面很难做到。

首先,现在俄罗斯已不是苏联,经济实力已是世界二流,而且发展前景不佳;

其次,俄罗斯与蒙古毗邻的西伯利亚是其边缘地区,本就实力孱弱,而且蒙古国土向南嵌入东亚大陆腹地,仅北面与俄接壤,这又使它很难承受西伯利亚铁路这一远东交通动脉的辐射;

最后,蒙古最大的竞争力是地下的丰富资源。可问题是,俄罗斯不缺资源,反而现在也要靠资源输出维生,在经济上不仅无法与蒙古互补,反倒构成竞争。

基于以上三点,俄罗斯在经济上帮不了蒙古,能让蒙古实现代化的就只剩下中国一家。可选择中国,也就意味着蒙古所获得的现代文明,完全是华夏文明的翻版——换句话说,蒙古将彻底中国化。

一旦文明体系被中国化,那么蒙古维持自身独立的意识形态基础也将土崩瓦解。

蒙古在地缘结构上本就属于东亚大陆,人种也与中国不存在太大差异,一旦在现实层面的经济、文化上也与中国深度融合,那后果将极其严重。

虽然中国绝不会强行吞并蒙古,但如果蒙古人民主动“心向中国”,那蒙古想继续维持国家独立可就难了。

这当然是蒙古掌权的精英阶层所不能接受的。

只是,他们也没有好的办法。靠俄罗斯不顶用,靠中国又怕被同化,至于靠其他国家——蒙古倒是一直大力发展与第三国的关系。可身处中俄夹缝的地缘格局,使任何引入第三方势力的努力,都注定只是徒劳。

在这种情况下,蒙古精英阶层要保证国家和民族的延续,就只能有一种办法:坚决反华,绝不给华夏文明“改造”蒙古的机会。

作为代价,就是中蒙经济合作进展缓慢,而没有中国的支持,蒙古守着金饭碗要饭,也就不足为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