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25日,由俄罗斯提议,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了一份纪念易北河会师75周年的联合声明,强调“易北河精神”是两国摒弃分歧、建立信任和为实现共同目标开展合作的典范。

到底是什么阻碍了美国与俄罗斯的战略和解?

在美俄激烈博弈的大环境下,这份声明无疑是十分罕见的,一时间,外界对于美俄媾和猜测甚嚣尘上。
 
其实在云石君看来,这份声明的象征意义,要远大于实际意义。如果熟悉国际政治的朋友,都会知道,特朗普和普京一直都是想媾和的。可如果这事儿真就这么简单,那早在特朗普上台后就已经成了。可现在,特朗普第一任任期都快结束,美俄还一直僵着,特朗普还背上了个通俄的嫌疑,甩不脱扯不掉。
 
从大统领的境遇就可以看出,美俄想媾和——至少在美国这边,是没那么容易的;阻力之大,让哪怕总统亲自力推,也无能为力。而鉴于特朗普前两年威风八面之时,尚对此束手无策,现在任期行将结束,又深陷新冠危机,民调下跌,连任蒙上阴影,这种情况下,他又能还能折腾出什么新花样?
 
那么,究竟是什么阻碍了美国与俄罗斯的战略和解?在云石君看来,除了历史积怨和华府政治斗争外,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对美国来说,与俄和解收益有限,后患无穷。
 
表面上看,美俄是没有和解的理由的。毕竟二者是大几十年的宿敌,曾经不共戴天,现在还围绕乌克兰斗的不可开交。
 
不过回顾历史,美国这种化敌为友的操作,可谓屡见不鲜。二战后,曾经的轴心国德意日,都被美国收入麾下;七十年代末开始,曾经美国必欲诛之而后快的红色中国,也被美国成功拉拢,成为其之战略伙伴。
 
而美国之所以如此操作,是出于反苏之需要。在打倒苏联这个最高利益指引下,一切与苏联存在矛盾,可为美国反苏大业添砖加瓦的势力,都可以成为美国的盟友或伙伴——无论它们曾经与美国多不对付。
 

到底是什么阻碍了美国与俄罗斯的战略和解?

基于这个逻辑,现在的美国,似乎也确实有与俄和解的理由。毕竟现在反华已经成为美国国际政治的主旋律,如果美国选择与俄罗斯和解,就是可以抽出身来,将资源投入到对中国的战略遏制当中。甚至,还可以以利益为饵,叠加中俄结构性地缘矛盾,将俄罗斯其拉入反华联盟当中。
 
这样看上去是不是很美?不错,看上去是很美,但实际操作起来,顾虑其实非常多。
 
首先就是怕养虎为患。现在放弃打压俄罗斯,甚至与其战略和解,这确实可以节省出不少资源,增强美国遏华的资本。但是,这样一来,俄罗斯也就失去了束缚,很有可能借此机会重获生机。
 
这对美国来说是很可怕的。俄罗斯不是德意日,后者说到底都是些地缘小国,本身潜力有限,再怎么折腾,也掀不起大的浪花,不足以威胁美国的霸权;而俄罗斯却是如假包换的世界级地缘大国,就算经历了苏联解体,依然保有170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接近美国的两倍。这样的体量决定了,俄罗斯天然就具备威胁美帝霸权的潜力。现在它是被美国压着,所以半死不活,甚至有二次解体的可能;但一旦美国给它松绑,那就是猛虎出闸,保不准过几十年就是一个再版苏联!
 
关于这一节,美国在中国身上已经有了深深的教训。当年为了搞死苏联,而对中国解禁松绑,结果苏联倒是被搞垮了,可中国却成功利用这个战略机遇,几十年筚路蓝缕,生生从一个超级贫弱的国家,一跃成为响当当的全球第二大国。
 
有了中国这个前车之鉴,美国再面对俄罗斯时,自然免不了心怀顾虑,唯恐重蹈当年覆辙。
 
此外,中国、俄罗斯这种国家,跟德意日的另一个巨大不同就是,庞大的国家体量和二战战胜国的历史地位,决定了这两个国家是拥有完整独立主权的,所以本质上并不受美国控制——别说如果将来翻身后会如何如何,哪怕就是在实力孱弱时,它们也不会因为美国的要求而委曲求全,其之决策,完全是基于自身利益。
 
这样的国家,利用起来是很麻烦的。只有当他们认为美国的利益与自身利益合拍时,他们才会配合美国,如果利益不合拍,美国不可能像强迫欧日韩澳加等西方盟国那样,将他们绑在自家战车上。
 
所以,如果美国想笼络俄罗斯,将其纳入反华联盟,这个光靠自己威逼利诱是做不到的,而必须俄罗斯自己认为,这种做法符合自身利益才行。
 
但现在的国际格局,决定了俄罗斯几乎不可能像当年的中国一样,加入美国的战略联盟。
 
固然,中俄是存在结构性地缘矛盾——这也是美国试图联俄遏华的利益基础所在——就像当年联华遏苏一样。但问题是,现在的中国,跟当年苏联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当年的苏联,战略太过激进,不仅与西方正面对抗,对社会主义小兄弟也是大包大揽,力图实现高度控制,当大家的爹。
 
你说那些东欧小国体量有限,而且本身也是靠苏联扶持建国,所以无可奈何也就罢了。可中国这种主要靠自身力量独立建国的世界级地缘大国,又岂能将主权拱手交出,俯身当儿子?所以二者决裂不可避免。
 

到底是什么阻碍了美国与俄罗斯的战略和解?

但今日中国不同,中国讲的是韬光养晦,能装孙子决不当爷,在跟俄罗斯的交往中,也从未试图干涉其主权和内政,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并不会因为中国的崛起,而感受到直接威胁。至于结构性的地缘矛盾,这个确实化解不了,但有美国这个大块头压在中国面前,已让其倍感压力,所以除非美国解体,中国失去束缚,否则根本没有可能去打俄罗斯的主意。
 
只要美国不倒,中国就不可能威胁俄罗斯,既然如此,那俄罗斯自然没有必要为了点美国给的蝇头小利,去惹中国这个大块头——至少在美国严重衰落,中国实现对美战略优势前没有这个必要。
 
所以,对俄罗斯来说,如果跟美和解当然很好,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反正有没有俄罗斯入伙,美国都不会跟中国好过,故它完全可以坐山观虎斗,两不得罪,闷头搞经济,恢复实力——这才是俄罗斯利益最大化的合理选择,也是必然选择。
 
看透了俄罗斯的利益选择,美国朝野自然就对与俄和解抱有极大顾虑——与其为了现在节省点资源,而在未来再培养出一个新版苏联;倒不如持续压制,争取让其二次解体,永绝后患——至不济也不能让它死灰复燃,东山再起!
 
当然,美国的这种思路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有一天,美国觉得自己的力量已经衰落到完全不足以压制中国,那对俄和解。以抽出资源投入东亚,也还是有可能的。但至少现在,美国觉得压制中国虽然吃力,但还勉强可以应付得来,所以主流依然倾向于维持欧亚双重压制的现有格局。
 
而美国对放手俄罗斯的另一大顾忌,就是担心会严重削弱对欧洲的控制。当年欧洲之所以会被美国控制,除了经济上对美国的依赖之外,最大的原因就是政治和军事上,需要借美国的保护,来应付苏联的威胁。所以,俄罗斯与西方的结构性矛盾,同样是维持美欧战略同盟的重要基石。
 
可随着冷战结束,俄罗斯一落千丈,在中短期内已经无力威胁欧洲,这种情况下,美国之于欧洲的战略价值已经受到削弱。之前,美国凭着全球化领头羊的经济霸主地位,以及率领北约东扩,压缩俄罗斯的战略攻势,尚能将欧洲继续牢牢捆绑,可随着美国经济地位的相对衰落,以及对全球化态度的改变,经济上美欧的共同利益基础正在衰减,分歧却越来越大;至于北约东扩,在前期的高歌猛进之后,已经逼近俄罗斯的战略底线,引发其之强烈反弹——结果就是不仅不再壮大欧洲实力,拓展其之地缘缓冲空间,反而带来巨大的安全风险。
 
这种趋势下,美国能给欧洲带来的利益越来越小,掣肘越来越多;相应的欧洲,尤其是德法这些主要国家,对美国的忠心自然越来越淡。
 
这是美国无法接受的。但它又无法像过去那样,通过不断为盟友谋取利益,来获取它们的忠心和支持。这种情况下,美国还要继续维持美欧关系,一个办法就是反其道而行之,维持与俄罗斯的冲突态势,加剧欧洲安全形势紧张。
 
这是很毒的计策。虽然欧洲并不愿与俄罗斯死磕,虽然他们对美国主导的乌克兰博弈并不打心眼里认同;但只要美国把这场纠纷挑起并维持,让欧洲局势始终处于动荡,那欧洲各国出于安全的顾虑,就不得不一边骂着美国,一边又依靠它。
 
如果美国与俄罗斯战略和解,其就失去了再利用俄罗斯威胁钳制欧洲的筹码,这样一来,欧洲就更加无所顾忌,他们势必在政治、军事上加快与美国的脱钩,如此一来,美欧战略同盟的基石就真的会彻底松动。
 
对俄罗斯中兴的忌惮,以及对美欧战略同盟松动的担心,使得美国在松绑俄罗斯一事上,显得顾虑重重。特朗普作为一个跨界总统,可能战略思维不够,或者说他本人生性冲动,再加上自身利益的考量,或许会对美俄和解颇为上心,但华府的政治精英们,却明显没有他想的那么轻松。正因为如此,特朗普上台将近四年,曾经被普京寄予高度厚望的美俄和解,依然是干打雷不下雨,反倒让特朗普背了个通俄的包袱。
 
只不过,不管美国这边阻力有多大,对普京来说,对美和解一直是其孜孜以求的目标——甭管普京在大众面前形象有多强势,作为国家领导人,他心里一直明白,长期与美国僵持,国家是没有出路的。俄罗斯要想脱困,打破美国封锁制裁,是绕不过去的槛。所以,普京在表面强势的同时,也一直没有放弃任何一个推动美俄和解的契机——易北河会师联合声明,就是这种思路的体现。哪怕声明只是象征性,但积沙成塔,象征的多了,也未必不会出现转机。毕竟,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只不过,对中国来说,美俄和解,纵然不是什么大灾难,但也不是一件喜事。即便和解最终仍是不可避免,但站在中国的角度,还是来的越晚越好。所以,在这里,我们就不祝普京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