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伊朗,人们总会联想到男权社会、女性压迫、婚恋不自由等等,但人们了解比较少的是,伊朗长期存在一种叫做“临时婚姻”的婚姻形式,这种形式因其灵活性和对人性中某些欲望的认可,在伊朗这片清真的土地上一直生生不息。

临时婚姻与正式婚姻不同之处在于,双方婚前会协商好婚姻的时长,和男方给女方支付的礼金等事项。临时婚姻的时间,从几小时到99年不等,时间到后婚姻关系自动解除。另外,女性在两段临时婚姻之间得有一段时间的空窗期,如果怀孕,则可确认孩子父亲的身份。

不过,尴尬的是很多卖淫行为会披着临时婚姻的外衣——男方向女方支付一定的金钱,女性向男性提供性服务。在伊朗圣城马什哈德、库姆,有很多女性向朝觐者提供性服务时就是打着临时婚姻的幌子。

在伊斯兰世界,逊尼派不认可临时婚姻,认为其有违道德,等同于通奸。此外,逊尼派和什叶派都不认可婚前性行为。不过,什叶派学者对临时婚姻有着更积极看法。

什叶派学者认为,临时婚姻同正式婚姻一样是圣神的,受到真主祝福的。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成功后,整个国家开启了伊斯兰制度化、制度伊斯兰化的进程。伊斯兰什叶派十二伊玛目教派成为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国教,伊斯兰教义被用来框定人们的行为规范。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字幕:临时婚姻通常被称为sigeh,是宗教赋予我们的礼物

来自电影《德黑兰禁忌》

在巴列维时期,自由恋爱之风还没吹遍整个伊朗,政府虽主张西化,但仍有很多地区民智未启,在恋爱婚姻方面尤其保守,仍是以包办婚姻为主。

先是由男方父亲上女方家提亲,双方父母谈妥了结婚各项事宜。直到结婚当天,新郎和新娘才初次见面。在小说《追风筝的人》中,男主Amir看上了同乡的Soraya,便托父亲上门提亲,得到女方家长同意之后两人才开始正常交往(虽然小说里的主人公是阿富汗人,但两国文化相似)。

而在伊斯兰革命之后,自由恋爱同卖淫、不洁划上了等号。

自动草稿
来自电影《追风筝的人》,男女主约会,

女方母亲在后面监督

自动草稿
茶馆里的油画,创作于70年前。

在婚礼上新郎第一次见到新娘,从新郎的表情上能看出对新娘长相的不满和未来婚姻生活的恐惧

根据什叶派教义,男女朋友关系是不合规的,只能先结婚再恋爱(或者爱爱),绝不可先恋爱再结婚。在伊朗,没有结婚的男女在公开场合不能牵手,住宾馆不能入住同一间房(不过对外国人没有那么计较,男女不需要出示结婚证就可住一块)。在公共场合随时可能会有警察上前来检查两人是否有结婚证书。

而临时婚姻就像小情侣的保护伞,接受真主的训诫、阿訇的祝福,成为临时夫妇,才能不违背真主的旨意,规避宗教上的道德压力。

虽然相比于国内恋爱要多上一个步骤,但从某种意义上讲,相比一些既禁止临时婚姻又反对婚前性行为的教派,临时婚姻承认了人的正常感情需求和性需求,在某些历史时期的确具有一定的进步性和灵活性。

自动草稿
不是夫妻,在外不能牵手。

不过近些年宗教警察出现频率少了很多,社会的包容度也提升了不少,在很多较为开放的地区,情侣们没结婚也敢在公共场合约会牵手

我在伊朗的公司每年都会组织好几次员工聚餐或者团建。一伊朗同事礼萨每回都会带个姑娘一起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每回和礼萨来的姑娘都不是同一个人。

有一回聚餐时我的问礼萨,这姑娘是你女朋友吗?礼萨自然的答道,不,她是我老婆。后来和其他同事聊起此事,才发现,礼萨每回都说带来的姑娘是他的老婆,细想一下礼萨应该没有财力同时娶4位妻子,那这些应该都是通过临时婚姻娶来的老婆。

有一回在咖啡馆里,一个年轻人自来熟地向我打招呼,聊了一会之后他问我要了insatgram就走了。我开始只当这是伊朗人的日常热情,可没曾想他居然把我当做了他的潜在客户。当晚他便在ins上向我推销他的“生意”了:“你需要酒吗?”

我知道在伊朗买卖酒精饮料是非法的,但是好奇心使然,我便问他有什么酒。他回答:“我自己私酿的葡萄酒和土耳其走私的啤酒,你可以先尝尝看,再决定要不要买……我最近急着结婚,但是没有足够的钱付礼金。”

伊朗每年都有喝私酿酒致盲甚至致死的新闻报出来,我没有答应。

他看酒不行,便开始给我发姑娘的照片,接着说:“你看这个姑娘如何?不过她最近需要钱,我可以给你一个好的价格……如果你们举行临时结婚的话,她还可以给你当老婆。”

咖啡厅男子发给发给我姑娘的照片

临时婚姻有时也被称为尝试婚姻,年轻人在正式步入婚姻前可以先拿临时婚姻试试水。临时婚姻办理流程较正式婚姻更简单,成本也更低。

按照伊朗社会传统,正式结婚时男方需要向女方支付100个金币(价值约15万人民币,根据地区、社会阶层、经济形势,金币数量会有所不同)。一旦正式婚姻破裂,金币全部归女方所有,这是对女性生活的一种保障,也可用来约束男性离婚。

自动草稿
伊朗人爱玩,婚礼也得热热闹闹,开销自然也大

如果举办临时婚姻,男方给女方的礼金少,也不需要大费周章的举办婚礼(很多时候可能双方父母都不知情,办婚礼何从说起)。男女双方到婚姻登记处领个证,阿訇念一段经就结束了。

如果两个人感觉不好,等时间一到婚约自动解除,这段婚姻中双方投入远少于正式婚姻,婚姻结束时不会牵扯到太多财产纠纷。如果两个人觉得合适,还可以续期,或者直接转成正式婚姻关系,十分适合刚步入社会,没有多少积蓄的年轻人。

个人感觉,如果能够将这种制度向好的方向引导,也许会成为类似在某些西方国家的伴侣制度。

有时,临时婚姻也是两个真心相爱的年轻人的无奈之举。近年来伊朗经济萧条,年轻人并没有充足的钱来支付礼金、筹备婚礼,选择临时婚姻可以大大降低结婚费用。以一年的婚期为例,男方仅需向女方支付1个金币以及一本古兰经,有时候可能什么都不用给。

不过,一旦婚期结束,女方有可能失去经济保障,且伊朗社会仍有着浓厚的处女情结。所以,临时婚姻常常会受到女方家庭的反对。虽然现代社会中伊朗女性参与工作的比例在中东国家中名列前茅,但是职场上的性别歧视依旧严重,女性失业率远高于男性。

综上所述,临时婚姻具有能合理规避宗教禁忌(婚前性行为)、成本低、程序简便、操作灵活等特点,在伊朗社会仍旧有着很强的生命力。

德黑兰街头的年轻夫妇,©ngoc tran / Shutterstock

最后说一说,临时婚姻最具有争议的一点是——在具体实践中时常会变质为卖淫。更有甚者,妓女会同教士勾结,通过贿赂让教士不顾时长限制(临时婚姻的最低时长,两段临时婚姻之间的空窗期)为妓女办理临时婚姻,妓女便可以更加勤奋的工作。甚至教士有时候也会利用临时婚姻来为自己招妓。

伊朗某位政要(男性、教士)曾针对临时婚姻做出如“性欲是真主的恩赐”评价,结果招致骂声一片,被批评其不尊重女性、滥用临时婚姻谋“性”福。临时婚姻的滥用、教士的虚伪,使得这种婚姻制度饱受群众们的质疑,尤其是中产阶级。

在小说《伊斯法罕的哈只巴巴》中有这么一章——《毛拉纳丹提出从男人的快乐中敛财的新计划》——

“毛拉纳丹提出一项既与公众方便又与法律不相违背的计划:‘你知道,无论婚姻长短律法都是许可的,女人可做临时婚姻中的妻子。于是我向主祭祀建议,我们为什么不多储备一些这种妻子,提供给那些需要伴侣的人呢?’……

他弄了几间不值钱的小房间,每间中安置了几名妇女,由他牵线搭桥将这些女人以临时妻子的身份许配给需要这种婚姻的人。婚姻双方都须交一定的费用,这样财源便滚滚而来了。”

自动草稿
 临时婚姻所里风情万种的“临时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