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期军官
上文说到,西点帮在特朗普政府扎堆。我们先从他们所处的年代上分析下其中的缘由。
这群人1982年进入西点军校时,正值里根当政,冷战高潮未退,86年毕业后留在了军队服役,可到了91年,冷战骤然结束,军队收编,许多同学选择退伍,下海淘金。
 
这是一批转型期军官,他们的思维方式,受冷战影响和塑造,本以为可以大展身手,为国赴汤蹈火,没想到时代浪潮变化太快,没来得及拔枪,就被大浪拍到了商场大海。
 
将“美国第一”挂在嘴边的特朗普,似乎给了这些人第二次生命,让他们年轻的热血找到了再次释放的空间。
当然,在特朗普底下做事,首先都要顾虑他的个性。就算吸引力法则再强大,个性不合,说开掉还是会开掉。
最典型的例子要数前国防部长马蒂斯,他曾经也是西点军校毕业,但后来跟特朗普闹了矛盾,辞职了。这事我们待会细说。
说到特朗普和西点毕业生的互相吸引,还有一点也值得关注。
 
特朗普本人曾就读于纽约军校。这个学校是一所高中私立寄宿学校(现在被中资机构收购了),许多毕业生都会进入西点就读。

起底蓬佩奥(下)

军人特朗普
 
特朗普说,纽约军校严厉的军事作风塑造了他。他后来没读西点,是他心中小小遗憾。他一直想搞个大阅兵,证明他的军人情结比较浓。当上总统后,西点毕业生充斥于他的政府,似乎也可以理解。
 
2019年,副总统彭斯在西点军校毕业典礼发表演讲,热血沸腾地鼓吹战争,说什么“在你人生的某个阶段,你将为美国在战场上战斗,这是一个确定的事实”。
 
这个演讲弄得特朗普心痒痒,他决定要在2020年的西点毕业典礼发表演讲。前些日子,他还兴奋地发了预告推特,但校方表示,新冠疫情严重,毕业典礼还不知道啥时候办呢。

起底蓬佩奥(下)

科赫家的人
 
毕业后,蓬佩奥去了美国陆军第二装甲骑兵团担任坦克指挥官,驻守在德国,负责东西方边境巡逻。
 
5年后,冷战结束,边境解除,他升为上尉。后来,他离开了军队。
 
除了西点军校外,蓬佩奥最喜欢拿这段军旅生涯说事,说这是他最荣光的时刻。
 
但我们刚说过,当时冷战到了尾声,边境没那么可怕,都能在柏林墙两边随便溜达了。蓬佩奥坐在装甲车里,悠哉得很,跟度假差不多。

起底蓬佩奥(下)

柏林墙
 
但正是这种悠哉感,可能给他造成了一种错觉,以为美国是冷战得益方,冷战好像也没什么危险嘛。
 
所以他担任国务卿后,说话做事,冷战腔调特别浓。这种派头,在新时代显得格格不入,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
 
退伍后,离开了集体生活,在很长一段时间,蓬佩奥都好像没找准人生坐标。
 
他先哈佛法学院搞了一张法学博士文凭(他91年退役,94年获得博士学位,感觉有点奇怪),然后搬到华盛顿,加入“威廉姆斯和康诺利”律师事务所。90年代末,跟第一任妻子离婚,搬到了母亲的家乡堪萨斯州。
 
在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
 
直到1997年,他和几个西点同学,在堪萨斯州威奇托市做了一家公司:赛耶航空航天公司。
 
蓬佩奥出任CEO。但公司做得半死不活,常年亏损,后来他退出了,进入石油大亨大卫·默芬的森里特国际石油服务公司任总裁,但做得也不太顺心,没赚多少钱。
 
这两份工作给他带来的好处,主要还是人脉。
 
一是他的第二任老婆苏珊。
 
苏珊是威奇托州立大学的“返校节皇后”,当地一家银行的副总裁。蓬佩奥老来他们银行借钱,一来二往就熟了。
 
二是结识了威奇托市最富有的家族——科赫兄弟家族。

科赫家族
 
两兄弟给了塞耶早期投资。蓬佩奥说他们的投资只占2%,但实际上前前后后加起来,科赫兄弟的投资占了20%左右,总共高达9000多万美元。
 
此后,科赫兄弟成了蓬佩奥幕后大金主。2011年蓬佩奥进入国会山,报纸上说他是“科赫家的国会议员”。
 
科赫家的一名资深特工马克·肖特,和副总统彭斯的关系不错,是彭斯的亲密幕僚。
 
大选那会,马克·肖特让蓬佩奥帮助彭斯准备秋季辩论。科赫家的资深特工交待的事,蓬佩奥不敢怠慢,答应了,并从此搭上彭斯这条线。
 
后来正是通过同学厄本和彭斯向特朗普推荐,蓬佩奥才获得中情局局长职位。
 
从这个关系链条看,说蓬佩奥是“科赫家的人”也不为过。
 
科赫家族,是美国著名土豪,手上掌握的科赫工业集团,以超过1000亿美金的年收入,位列全美非上市公司第二位。他们家供应了美国1/4的石油和天然气。
起底蓬佩奥(下)
科赫兄弟
 
根据《福布斯》的排名,两兄弟的财富,每个人高达310亿美元,位列富豪榜第4位。
 
1967年老科赫死后,家中四个兄弟继承了父亲的炼油公司,并将公司扩大为一个包含农业、畜牧业、金融服务、道路沥青等业务的大型工业集团。如今,他们在全世界搜罗并买入好公司,财富越积越多。
 
老科赫死后,四兄弟曾为了争夺家产,不惜闹上法庭。最后老二和老三,也就是查尔斯和大卫,花了13亿美元,买下另外两兄弟股份,获得科赫工业集团的控制权。如今说的科赫兄弟,一般指查尔斯和大卫。
 
后来老四比尔还是不满,一度自爆家丑,说科赫家公司谎报采油量,窃取印第安土著自然资源。争产风波一直闹了20年,2001年才算真正结束。
 
查尔斯和大卫,除了以财富多闻名外,他们也是保守主义的忠实拥趸。主要的理念,概括起来就是,哈耶克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们希望政府奉行不干涉主义,个人和公司尽量少缴税,认为环境保护也是一种干涉,所以尽量废除,并且认为地球温室效应理论是个骗局。兄弟俩中的大卫更激进,支持同性婚姻,反对政府禁毒。
 
兄弟中的大卫,1980年作为自由党副总统候选人,曾亲自下场玩政治,结果失败了。后来他们开始建智库,致力于改变人们的思维方式。
 
比较讽刺的是,他们建智库的目的,是为了改变别人的思维方式,标榜的信念却是自由意志主义,比如拥有120名员工的卡托研究所。
 
办公司那会,蓬佩奥曾经任科赫家资助的“弗林特山公共政策中心”受托人,这个中心的成员,也是科赫家族资助的“繁荣美国人协会”的早期成员。
 
两兄弟一直是共和党的最大金主,据说投入了大约2.5亿美元。
 
2012年,他们花了几千万美元,支持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败给了奥巴马,两人感到“极度失望和痛苦”。

起底蓬佩奥(下)

2016年特朗普竞选总统,两兄弟却没有支持他,反而支持特朗普的党内对手。
 
特朗普搞贸易保护、奉行孤立主义、推出“零容忍”移民政策,让科赫家非常恼火,一度威胁不再资助共和党,转而资助民主党桑德斯。
 
特朗普不爽两兄弟的威胁,连发两条推特,说自己不是傀儡,批评科赫家族只关心美国本土以外的生意,而他是“美国优先”。
 
当然,他们和特朗普之间,分歧有,但涉及到真金白银的大方向,双方还是会妥协的。
 
比如2017年,特朗普推动税改法案,将企业所得税从35%下调至20%。这个法案,最终在参议院以51:49的投票比例艰难通过,科赫兄弟为此投入了将近2000万美元。
 
总的来说,科赫兄弟可能比特朗普还狂热,是共和党“极右翼”的主要推动者。比如,强硬的副总统彭斯,就是他们家家奴。

起底蓬佩奥(下)

彭斯
 
彭斯一直鼓吹不存在全球温室效应,承诺不用政府资金限制碳排放,这背后主要的支持者,正是科赫家族。因为科赫家经营石化企业,有很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
 
目前特朗普政府,已经有上百名与科赫集团利益相关人士,占据司法、环境和财政等各个领域。
 
蓬佩奥和彭斯,是他们家两个最重量级的人物。
 
从这个角度考虑,蓬佩奥是一个卡在科赫家族和特朗普之间的夹心人,他是科赫家的傀儡,又是特朗普的奴才。
 
科赫家和特朗普如果发生矛盾,蓬佩奥会像遇到“妈和女朋友同时掉水里,要先救谁”的难题一样尴尬。
 
两个主子,都不好惹。
 
 
起底蓬佩奥(下)
拧巴
 
2007年,蓬佩奥参加堪萨斯州共和党主席竞选,输给竞争对手拉苏尔。
 
拉苏尔摒弃两人政治分歧,觉得蓬佩奥这人不错,拉他共同投资了一家叫向日葵的风能公司。蓬佩奥投了10万美元。
 
后来这家公司一个涡轮叶片破裂,造成了严重损失,最后无奈破产了。
 
此时的蓬佩奥,已接受科赫家族的投资,照理说他不应该去投这个项目。科赫家的能源公司,生产油气这样的传统能源,不愿意新能源抢占他们的市场,一直攻击新能源。
 
这应该算蓬佩奥受惠于科赫家族后,开的唯一一次“小差”。随着科赫家给的钱越来越多,他再也没有反抗或违背他们的意志。尤其进入国会山后,他刻意把这段“小差”经历完全抹杀,绝口不提。

起底蓬佩奥(下)

“闭紧嘴巴”
 
2014年,他无视曾经投资风能公司的经历,竟然大声呼吁政府终止风电技术生产税抵免,还说风电是一项昂贵的福利事业。
 
这还不够。2011年,厄本把他弄进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他任命了一名前科赫家族的律师为首席律师,以维护科赫家族利益。
 
2012年,他写了一篇评论,专为科赫家反环保、反新能源的观点辩护,还呼吁不要再攻击科赫兄弟。2014年,他肉麻地把科赫兄弟称作“伟人”。
 
凡此种种,他拼命把自己改造成了科赫家的合格傀儡,尽管拧巴,尽管违背自己的心愿和意志。
 
忠诚跪舔,换来真金白银。2010、2012、2014、2016年,他获得了科赫家族最多的竞选资金。
 
这儿有必要说下,蓬佩奥不敢违背金主意志,可能跟他个人的财物状况也有关。虽然他干了多年公司,在多家公司任总裁多年,但并没有赚多少钱。
 
担任国务卿,他申报的家底总额,不过50万-70万美元,是特朗普内阁中最穷的一个。
 
为什么特朗普敢跟科赫兄弟叫板?因为他自己就一大财主。蒂勒森为什么受不了特朗普,说不就不干?一样的道理,爷有钱,Who怕Who。

起底蓬佩奥(下)

美国大财主:特朗普父子
 
像蒂勒森这种人,快退休了还去干国务卿,纯粹只为人生余光锦上添花,行就行,不行拉倒。
 
但蓬佩奥绝无可能这么任性。他更像卢比奥那一类政客,出身底层,当官是理想,更为稻粮谋,信守的理念,随着利益局势的变化而调整,甚至完全违背自己意志,强行跪舔。
 
面对强势的特朗普,蓬佩奥表现出一样的窝囊。
 
2018年,特朗普推动他的全球收缩战略,要求从叙利亚撤军,单方面消减2亿3000万美元叙利亚美军费用。
 
这不仅意味着把叙利亚控制权拱手相让于俄罗斯,也意味着自奥巴马以来美国在叙利亚所做的多年努力化为泡影。
 
这也可能得罪盟友,让那些多年来跟着美国在中东混的欧洲小伙伴们哇凉哇凉。
 
这个一意孤行的决定,让特朗普政府底下的官僚们失望透了,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和当时的国防部长马蒂斯,甚至特朗普死忠粉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都感觉总统疯了,各种运作、游说、建言。
 
反应最激烈的当属国防部长马蒂斯,愤而辞职。他还写了一封酸不溜丢的辞职信,发在推特上。里面说道:“你(特朗普)有权任命一位在这些问题上与你观点更加一致的国防部长,我认为我辞职是正确的决定。”

起底蓬佩奥(下)

马蒂斯
 
特朗普一开始没看懂这封信,后来幕僚提醒,马蒂斯可能在讽刺他听不进去不同意见,喜欢找马屁精当下属。
 
川建国同志觉得很没面子,没等约定辞职日期到来,就宣布马蒂斯该滚蛋了。意思是,不是你炒我鱿鱼,是我炒你。
 
马蒂斯作为国防部长愤而辞职,作为国务卿的蓬佩奥又在干嘛呢?
他可不敢辞职,当然更不敢跟特朗普面对面硬刚,而是忙着给总统的任性擦屁股。
 
他跟当时的总统安全顾问博尔顿兵分两路,他去约旦、埃及、巴林、阿联酋、以色列等国跑一遍,表示美国不会背叛盟友,还会一如既往留在中东,博尔顿去了土耳其,要求埃尔多安不要攻打库尔德武装(叙利亚反政府武装,美国代理人),结果碰了一鼻子灰。
 
在公开场合,蓬佩奥却力挺特朗普,他说“2000名士兵驻扎在那里已经没有意义了”。马蒂斯辞职,他也站特朗普:“马蒂斯的个人感受并不重要。”
 
这种违背个人意愿的言行,让蓬佩奥看起来特别拧巴。
美国CIA前局长约翰·布伦南评价:“现在特朗普政府终于留下一堆特朗普的人,这些人没有脊梁骨。”
 
 

伺候总统

 
蓬佩奥对国家安全事务还是比较有热诚的。他当选国会议员后,除了进入了能源与商业委员会,还加入了情报委员会。
 
2012年,利比亚班加西,两名美国外交官和两名美国情报人员,被恐怖分子袭击致死。
 
当时恰巧处在总统大选期间,时任国务卿希拉里不想节外生枝,刻意淡化此事,后来的特别调查委员会,为希拉里开脱责任。
 
美国国内为这事闹得沸沸扬扬,许多人批评奥巴马政府对待恐怖分子过于软弱,且漏洞百出,国务卿没能提前向领事馆发出警告,是个大失误。
 
一名死者母亲哭诉,希拉里没有给驻外人员更多保护。
 
作为反对党议员,蓬佩奥死咬着失职的希拉里不放,发动了一系列猛烈的攻击,并推动更加深入的追责调查。
 
随着调查深入,后来曝出了“邮件门”(另外一大瓜,这儿不细说了)。直到2016年,希拉里被这事拖累,总统大选中败给了特朗普。

起底蓬佩奥(下)

希拉里
 
蓬佩奥撕咬希拉里最狠,从班加西使领馆遭遇恐袭那会开始骂,一直骂到希拉里输掉选举,因此获得“班加西狂”的美誉。
意思是,他盯着当年班加西四名美国人遇害这事,正确明智,也卓有成效,成功搅扰了希拉里的总统梦。
 
从这点来看,蓬佩奥也算得上特朗普上位的一大功臣。他跟总统之间的分歧显而易见,但共同的敌人,足以让分歧忽略不计。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嘛。
 
2019年,一名匿名情报界人士举报,特朗普7月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话时,要求对方调查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和儿子亨特。同时,特朗普还被认为,企图冻结一笔对乌军事援助,施压乌克兰对拜登父子的调查。
 
一国总统利用国家对外援助和国外政客,打击国内政治对手。这让特朗普陷入震惊世界的“电话门”,最后导致他被弹劾调查。
 
特朗普打这通电话时,国务卿蓬佩奥就在一旁,而他并未阻止。
 
这都不是事,关键是蓬佩奥对下属的管理和态度,让他陷入“电话门”风暴中心,一度弄得里外不是人。
 
蓬佩奥的下属,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是这次弹劾调查的关键证人。她向调查人员证实,特朗普的确有不当行为。
起底蓬佩奥(下)
玛丽·约万诺维奇
 
同时她还爆料,在任时,受到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的抹黑和威胁。另外,康涅狄格州共和党国会候选人罗伯特·海德,也曾经严厉斥责过她,甚至威胁监视她。
 
特朗普本人,也在约万诺维奇作证期间,发推特批评她,讽刺她作为外交官去过的每一个地方,事情都会“变得糟糕”。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说,“特朗普这是恐吓证人,妨碍司法”。后来有人问特朗普这事,他像个无赖一样回应,“我有说话的权利。我有言论自由”。
 
特朗普流氓起来谁也拦不住,不过作为约万诺维奇的上司,主管外交的蓬佩奥,为什么连个屁都不放呢?
 
下属都被欺负成这样了,沉默就不是金了。
 
好多人因此批评蓬佩奥虚伪无能,没胆量维护国务部(国务院)下属的利益,面对总统唯唯诺诺。
 
有人想起1985年,同是国务卿的乔治·舒尔茨,以公开辞职的方式,对抗里根总统的不当行为。
起底蓬佩奥(下)
乔治·舒尔茨
 
当时舒尔茨反对里根,针对18万名政府雇员测谎测试的计划,其中包括4500名来自国务部的雇员。
 
舒尔茨抗议第二天,里根做出了让步。
 
相较之下,蓬佩奥太令人失望了。连他的西点同学,都觉得他差劲,为了个人前途违背西点军校“不能撒谎”的原则。
 
不过此一时非彼一时也,可以想象,假如他当真公开对抗特朗普,下场又会是一次推特式滚蛋。
 
事实上,他倒不担心同学失望、对手嘲讽,反而更担心特朗普怪罪他用人不当,或把他当成替罪羊。
 
这次弹劾调查中,除了玛丽·约万诺维奇,有多名国务部官员,都成了指控特朗普的关键证人。
比如美国驻欧盟大使馆政治顾问、国务部官员戴维·霍姆斯,证实了特朗普给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打过电话,敦促他保证泽连斯基调查民主党人。
 
蓬佩奥很难做人,他只能两害取其轻,那就是尽心尽力伺候好情绪变化无常的特朗普。至于骂名,有特朗普的好评就够抵消了:“我们属于同一个频道”。
 
《纽约客》在一篇报道中,给了蓬佩奥一个精准定位:“像一枚瞄准特朗普屁股的热追踪导弹。”
应该说,很传神了。
 
 
起底蓬佩奥(下)
结尾
 
蓬佩奥,跟卢比奥同属一个货色,嘴上硬邦邦,可并没有什么主心骨。
 
但这并不意味着轻敌,出现他们这号人物的美国政治土壤,是非常值得关注和研究的。
 
他的背后,是一个不断收缩的超级大国,一个急着找寻“假想敌”讨好民粹的大怪兽,和一个短期利益至上的右翼小圈子。
 
为了政治私利,“反中”是右翼政客普遍喜欢戴上的标签,短时间内几乎无法改变。
 
像蓬佩奥这种人,面对中国,他会说出什么来都不奇怪。至于疫情期间,他违背常识攻击中国,就当笑话,不值得大动肝火。
 
想想,为了讨好科赫家族,就连世界公认的新能源技术和温室效应,他都能昧着良心去反对和质疑。
 
这让我想起上世纪初,时任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他扛着内部既得利益集团的压力,坚持将英国海军军舰从烧煤改造成烧油,最终在一战中赢得先机,成功击败德国,将帝国的余晖延烧了半个世纪。
 
中国不要做德国,保持开放的势头,拥抱新型的技术,不骄不躁,默默做自己该做的事。反智的政客,害不了清醒的人,害的是他自己,所以没啥可气的。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