甩锅者

 

一个外国政客连续三天上《新闻联播》挨批,新华社、人民日报、环球时报纷纷撰文集中火力炮轰。

 

用词非常犀利:妖言惑众、丧失底线、贻笑世人、造谣生事、拙劣表演、挑拨离间、搬弄是非、四宗罪、绊脚石、千古骂名、践踏人类道德底线……

 

这在过去相当罕见,我活三十多年,没见过这阵仗。像一个老实人被欺负久了,忍无可忍,抡起拳头把大坏蛋一顿胖揍。

 

这个大坏蛋,就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起底蓬佩奥(上)

蓬佩奥

 

疫情期间,一直到现在,没见这哥们干什么正事,好像每天就在那逼逼。干嘛呢?想尽各种说辞,将这次全球疫情爆发的责任甩锅给中国。

 

甩就甩吧,也不差他一个。

 

但蓬佩奥可能是“甩锅群”中姿势最难看的那个,明摆着造谣污蔑的心思简直一览无余。

 

一览无余到什么地步呢,这么说吧:他那姿势,有点像街上碰瓷的无赖,都告诉他装行车记录仪了,他还在那躺尸,嘴里嘟囔着:“我就碰瓷了,就碰了,你能咋地?”

 

举两个栗子。

 

他言之凿凿说新冠病毒起源于武汉。这还不够,他又来一低级的阴谋论,暗示武汉病毒研究所离那海鲜市场不远,还说中国的实验室“令人担忧”。

 

一个掌管外交事务的大主管,智商就跟营销号似的。

 

蓬佩奥批评中国隐瞒病例。从疫情爆发早期到现在,他一直这么说。就算中国已基本全面复工,这哥们还在说中国至今依然在隐瞒、中国数据失实。

这实在够瞎够扯淡。一边隐瞒一边鼓励复工,难道中国人闲着无聊,准备再来一次?

 

除了嘴上攻击,蓬佩奥还推动美国政府“断供”世卫组织,就因为世卫组织夸了中国几句;

七国集团会议期间,他坚持使用污名化中国的病毒称谓,结果连自家盟友也看不过去;

再就是,他还鼓动向中国这个疫情受害国“索赔追责”。

 

因为以上种种,蓬佩奥凭“实力”连上三天《新闻联播》。

抹黑造谣中国的不止蓬佩奥一个,为什么单单把他拎出来呢?他到底算哪根葱?

 

 

国务卿

先说说美国国务卿这个职位。

 

这个职位,英文全称叫“Secretary of state”,“国务卿”这个翻译沿用自民国。当时北洋政府设计了一个官职叫“国务卿”,移译过来,用到现在。

 

但国务卿这三字很容易引起误解,以为它相当于“总理”。其实不是。

 

美国国务卿主管外交,比如跟哪个国家签个协议、任免外交官、骂一骂哪个国家邪恶之类,是美国的外交部长。

 

美国政府15个部门,没有外交部一说(刚独立时有),这是美国一大特色,只有一个叫“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的部门,负责外交事务,以及护照签发、国玺保管等。

起底蓬佩奥(上)

这个部门的英文确实不好翻译,但准确点应该叫“国务部”而不是“国务院”,首脑应该叫“国务部部长”而不是“国务卿”。

 

现在习惯把“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State”翻译为“国务院”,首脑“Secretary of state”翻译成“国务卿”,这就难免误解。

 

与其他部长相比,主管外交的国务卿确实非常重要,抛头露面的机会多,权力居部长之首。

这有一定的历史原因。

 

1789年,华盛顿当选第一任总统那会儿,是有外交部的。

 

只是当时大家都没什么经验,各个部门设立后才发现,还有好多事没法归类到任何一个部门,于是把这些“谁也不管的事”丢给了外交部。外交部看起来吃亏,实际是变得更重要了,名字干脆也就改成“国务部”(国务院)。

 

另外,现在美国是地球一哥,美国政府不仅管美国,还自诩世界警察。因此,美国国务卿比一般国家的外交部长显得更为重要,说它是地球球长秘书也不为过。

 

当然,具体历史情景不同,每一届国务卿所扮演的角色、承担的职责也不尽相同。

 

1789年至1889年,一共17位国务卿,其中6位后来升为总统。这说明,早期美国国务卿的地位很高。

起底蓬佩奥(上)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

 

随着二战结束、冷战兴起,美国国务卿地位曾断崖式下降。当时,为了常态化应对强敌威胁,美国总统权力被大大加强,挤占了原本属于国务卿的职能。

 

尤其1947年,美国新设立两个服务于总统的直属部门,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更是大大削弱了国务卿的权力。

 

从排位来讲,美国国务卿,排在总统、副总统、众议长、参议院临时议长(参议长一般是副总统)之后,算第五把交椅。

 

 

起底蓬佩奥(上)
第二任国务卿

 

话说2016年特朗普政府刚成立那会,蓬佩奥并不担任国务卿,而是担任中情局局长。

 

第一任国务卿是雷克斯·蒂勒森(也翻译成杜乐森)。后来特朗普把蒂勒森开了,这才让蓬佩奥顶上。

 

特朗普当选总统前,根本不认识蓬佩奥,蓬佩奥也看不上特朗普。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2016年的共和党党团大会,蓬佩奥上台发言,骂特朗普是“癌症”。特朗普转身问身边工作人员,“这货谁啊?”

 

这事很有意思。不过讲这事之前,我们先来聊聊特朗普炒掉第一任国务卿蒂勒森的故事。因为这是理解特朗普提拔一个骂自己的人上位的关键。

 

蒂勒森,以前是能源巨头埃克斯美孚石油公司CEO。他擅长与威权国家做生意,据说跟50多个国家首脑打过交道。从俄罗斯普京到沙特王室,再到几内亚奥比昂,他都交过手。

起底蓬佩奥(上)

蒂勒森

 

特朗普提名他担任国务卿,看中的也是这点。当时美国参议院的表决结果为:56票赞成,43票反对。

 

要不要当国务卿,蒂勒森最初有点犹豫。当时他离退休只有4个月。退休后,他可拿一笔1800万美元的退休金。拿着这笔钱,回到德州老家,搞个农场剪剪羊毛,日子不要太香。

 

但当时有几个朋友,前国务卿赖斯和前国防部长盖茨,联袂推荐他,有点盛情难却。他老婆也鼓励他,说干得好也算人生第二春。并且他们认为,同为商人的特朗普应该会喜欢他。

 

但没想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和特朗普的八字完全不合。

 

举几个栗子。

 

2017年4月,蒂勒森前往土耳其,跟埃尔多安谈判,表示“美国不再优先考虑推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

 

但两天后,美国的56枚战斧导弹,好像故意抽他脸,突然飞到叙利亚沙依拉特的空军基地。

 

同在那段时间,蒂勒森又去俄罗斯,呼吁“在不破坏两国关系的前提下解决分歧”。

 

可他这边说完,特朗普转头跟记者说,“我们和俄罗斯完全处不来,现在我们和俄罗斯的关系,或许是历史最低点”。

起底蓬佩奥(上)

一对冤家

 

2017年7月,蒂勒森抵达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打击资助恐怖主义谅解备忘录。

 

但一个月前,特朗普放话:卡塔尔是高级别恐怖主义赞助者。他还洋洋得意地说,就是他推动了阿拉伯国家与卡塔尔断交。

 

在各类外交问题上,蒂勒森前面搭台,特朗普永远在后面拆台。两人互动不像君臣,倒像打地鼠游戏,你露头,我下锤,不亦乐乎。

 

蒂勒森郁闷得要命。曾有段时间,好几天不见人影,没有任何说明,跑去休假了。

 

一次国家安全会议,受了一肚子窝囊气的蒂勒森,当着众人的面怒斥特朗普:“你特么是个白痴。”(两人公开否认这事)

 

公开翻脸,工作当然就没法干了。

 

2018年3月9日,65岁的蒂勒森,正在肯尼亚的酒店睡觉,接到白宫电话。电话那头冷冷通知:You are fired。

 

3月13日,特朗普推特官宣,同时委任蓬佩奥接任国务卿。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两个人的个性不合当然是主要原因。

 

特朗普这人非常特别,在他底下干,无视他的个性很难成事。他的口头禅“You are fired”,不仅仅是嘴炮。

起底蓬佩奥(上)

蒂勒森仅仅是他解雇的众多干部之一。

 

他解雇或离职的干部名单,长到比特朗普还离谱:

 

白宫秘书波特;

首席经济顾问科恩;

国防部长马蒂斯;

国防副部长约翰·鲁德;

退伍军人事务部部长戴维·舒利金;

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

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

情报机构检查总长迈克尔·阿特金森;

美联储主席耶伦;

当然,还有悲催的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博尔顿……

 

就问你怕不怕?

 

另外还有个原因我觉得也很重要。

 

前面说过,美国国务卿相当于其他国家外交部长,但实际权力大得多,原因之一是美国自诩世界警察。

 

但特朗普作为商人,上台后开始算计美国浪费了多少无谓的军费,他因此主张,美国再也不做世界警察了。

 

这套全球收缩战略,毫无疑问会降低美国国务卿的重要性。

 

而且,可能会更惨。

 

因为特朗普向来推特治国,个性自恋强硬,事事上手,管得好多事本就是外交事务,他的女婿库什纳又分管了一部分中东事务,何况还有国安委和国安顾问之类的帮忙。

 

他手下的国务卿,做个跟屁虫或最安全。

 

蒂勒森被开掉,原因正是他老一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架势。他以为自己是劳模,但特朗普把他当山炮。

 

2017年4月,美国就“朝核威胁”在联合国召开高级别会议。蒂勒森表示,愿意和朝鲜直接对话,通过外交方式解决朝核问题。

 

没想到川建国同志又不高兴了,直接推特开怼,“蒂勒森想要跟‘小火箭人’鑫谈判,是在浪费时间”。

 

可说完这话两年后,2019年6月,特朗普踏上朝鲜国土,与鑫会面握手,一直到现在,他都说,“我跟鑫关系挺好的”。

起底蓬佩奥(上)

他得意地说自己“开创了历史”,但他忘记了,曾经差点比他先一步开创历史的蒂勒森,已经被开除一年零三个月。

 

除了他琢磨不透的个性,真的很难解释他的所作所为。

 

在这种老板底下做事,蒂勒森仅干了9个月。

相较之下,蓬佩奥能干满两年,也怪不容易。其中原因,从他前任的遭遇反向推导,我们大致能猜到几分。这儿先不下结论,待会细聊。

 

顺便说一句,5月2日,是蓬佩奥任国务卿两周年的日子。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来临前,新闻联播给他三连爆锤,也算一大厚礼。

 

 

起底蓬佩奥(上)

骂过特朗普

 

话说2016年总统大选那会,特朗普的势头非常猛。他在共和党内部的竞争对手,是来自迈阿密的国会议员马可·卢比奥。

起底蓬佩奥(上)

马克·卢比奥

 

这个卢比奥,中国人估计比较熟悉,他有个外号,“反华急先锋”。

 

去年美国国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就这家伙推动的。

 

那句著名的逻辑鬼才言论:“美国通过涉港法案,是美国的内部事务,中国的指责是在干涉美国内政”,也是他说的。

 

2014年,他任国会主席,针对香港雨伞运动,提出《美国-香港政策法》。

 

2016年,他跟猴哥黄之锋会面。

同一年,还接见蔡英文,据说确立了“美台友好关系”,间接促成蔡特两人通电话。

 

2018年,卢比奥参与提案的《台湾旅行法》在美国国会通过。

 

对了,他刚当选国会议员的2010年,曾致力于关闭佛罗里达的孔子学院,抗议美企向华为缴纳专利费。

 

总之,这哥们一直以反中为乐,就像一只难缠的苍蝇。

 

卢比奥是古巴裔后代,据他自己说,他的父辈在卡斯特罗执政初期,因为受不了暴政,偷渡至迈阿密谋生。

 

迈阿密这个地方,因为与古巴地理上挨着,历来是古巴流亡者的天堂。慢慢久了,这儿也就成了反古巴的堡垒。

起底蓬佩奥(上)

迈阿密和古巴挨着

 

好多来这儿定居的古巴人,就算之前并不反感自己的祖国,但为了融入这儿的熟人圈子,也不得不从众,假装反古巴。(一个很有意思的社会学现象)

 

这个卢比奥,也有点这个味道。他老说父辈是受不了卡斯特罗暴政,才来到美国避难。

 

但《华盛顿邮报》查出,他的父辈是在1956年离开古巴,当时执政的是右翼独裁者巴蒂斯塔,不是卡斯特罗。

 

卢比奥出身草根,身体素质很好,他能取得政治学和法学博士学位,实现阶层跃升,他出色的橄榄球技术帮了大忙。

 

从篡改父辈履历这点来看,他不算诚实。对他这样一个草根来说,为了融入当地圈子,撒这点谎也不算啥。

 

但通过这事,你大致可以了解像卢比奥这一类政客,为什么会几十年如一日,反感一个根本没去过也不了解的陌生国度。

 

很多时候,并非他真信仰什么意识形态,而是为了标榜某种姿态。

 

说到底,底层移民谋生不易啊。

 

共和党内部总统候选人竞选时,他骂特朗普“骗子”,败了后,转而全力支持特朗普,并调整甚至隐瞒过去的想法。

起底蓬佩奥(上)

卢比奥和特朗普

 

好多人把这说成是党内团结的表现。呵呵呵。

 

蓬佩奥跟卢比奥的关系非常好,算铁粉。2016年共和党党团大会,卢比奥把最后一小段演讲时间,留给了自己的这位小铁粉。

 

当时全国各地的共和党代表都来了,特朗普也在。蓬佩奥一上来就大肆咒骂特朗普,说他是怪人、癌症,是民主的威胁,无视宪法。

 

他还引用特朗普自己话说,“如果他命令一个士兵犯下战争罪,那名士兵就会去做”。

 

就是在这个会上,特朗普第一次问身边工作人员:“这货谁啊?”但也就这么一问,事后他并没有记住这个无名小卒。

 

后来有人向特朗普推进蓬佩奥担任CIA局长,他已完全不记得这人。

 

他的女婿提醒他,蓬佩奥曾骂过他。他才想起,然后歪着脑袋说道:“不,我应该收回提名。唉,这就是让副总统彭斯挑人的结果。”

 

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特朗普通过了蓬佩奥的提名。这是个小谜,其中原因现在没人能查清楚了。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许多人都被特朗普开掉或被迫离职的情况下,为何骂过特朗普的蓬佩奥,能获得总统好感,不降反升?

你可能以为他一定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其实蓬佩奥获得特朗普提名后,做的事跟卢比奥一样,那就是迅速跟自己的过去做一个了断,进行了一番痛彻心扉的灵魂深处的革命。

起底蓬佩奥(上)

蓬佩奥和特朗普

他把过去骂特朗普的视频,尤其以前发过的推特,一夜间删得一干二净。

 

你可以想象这个销魂的画面。熬着熊猫眼,连夜删朋友圈。这有点像为了毁灭出轨证据洗手机的渣男,忘记洗,后果往往很严重。

 

他知道删不干净,所以后来补了一句,“能入特朗普内阁,也是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

 

贱贱啊。

 

蓬佩奥和卢比奥同属一类人。他们激烈反中,并非真了解什么真相,只因为这种标榜,是圈子或者上司认同的标签,就像同一个黑帮戴同一款墨镜。

 

 

西点第一名

 

蓬佩奥,1963年生人,父母是南加州工人阶层。父亲韦恩,曾参加朝鲜战争,担任海军无线电报务员。母亲多萝西·墨瑟,堪萨斯州一台球店老板十个孩子中的一个。

 

蓬佩奥算学霸,学习成绩很好,而且从高中一直霸到大学毕业。

 

据说从高中时代起,他就特别喜欢阅读安·兰德的小说,包括《源泉》和《阿特拉斯耸耸肩》。

 

安·兰德主张极端个人主义、反利他主义、自私即美德,算是右翼一根高级的文化标杆。

 

许多右翼政客,都喜欢用安·兰德标榜自己的“纯粹”。

 

比如,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说安·兰德是自己的精神导师,连特朗普这种搞贸易保护、反移民的混不吝,也吹说喜欢《源泉》,是安·兰德的脑残粉。

 

安·兰德如果知道特朗普喜欢自己,估计会从棺材里跳出来,然后把他掐死。比较可笑的是,国内居然真有学者信这类说辞。

起底蓬佩奥(上)

安·兰德

 

高中毕业时,学霸蓬佩奥作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被国会议员鲍勃·多南(知名右翼)赏识,推荐到了西点军校。

 

得到鲍勃·多南推荐,蓬佩奥后来也反复拿出来说。他说“如果想了解我的政治立场,想想我是谁推荐到西点军校的就明白了。”

 

这跟他说自己喜欢安·兰德是一个逻辑,都是为强化右翼身份。

 

他在西点军校学的不错,最后以班级第一名成绩毕业。

 

西点军校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比较特殊,何况班级第一名,这点值得吹一辈子。

 

特朗普尤其看着他这点。在国务卿的就职典礼上,他还说,“他是西点军校第一名哦”。

 

西点著名的校友、曾经的校长麦克阿瑟,当年也是以第一名成绩毕业。这位二战之神、五星上将,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地位不要太高。

起底蓬佩奥(上)

麦克阿瑟

 

1962年,82岁高龄的麦克阿瑟回到母校,发表了著名的催泪演讲《责任、荣誉、国家》,把西点军校的声望推向了高点。

 

蓬佩奥后来回忆说,“当西点第一名很苦。就连鞋子都必须是最亮的。”

 

西点军校,原名叫美国陆军军官学院。西点是个地名,坐落在纽约80公里的哈得逊河西岸,位于河流的转弯处,三面环水,一面傍山。独立战争期间,“大陆军”总司令乔治·华盛顿,在这建了一个阻遏英军舰队的要塞。

起底蓬佩奥(上)

西点军校

1802年,杰斐逊总统在这创办了西点军校。学校的校训是三个词:责任、荣誉、国家。

 

独特的校风,让西点成为右翼风气最盛、民族主义情绪最浓的地方,极具侵略性。以朝鲜战争为例,当年如果不是杜鲁门拦着,西点优等生和校长麦克阿瑟,差点将炮火打到中国内地。

 

蓬佩奥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

 

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儿的氛围,而是他在这儿结识了一帮人,融入了一个右翼小圈子。这对他后来的事业影响至深。

 

蓬佩奥第一次退伍经商,就是和他的同学乌尔里希·布雷希尔和布莱恩·布拉托一起合作开公司。

 

后来他当了国务卿,这两人都被他弄到身边当助手,其中布雷希尔为国务部参赞,布拉托被任命为副国务卿。

 

另外一位帮了蓬佩奥大忙的同届同学,是大卫·厄本。他算一政治掮客,CNN评论员和特朗普的心腹。2016年,他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竞选活动中帮特朗普募款,据说两人一见如故。

 

2011年蓬佩奥当选国会议员,是厄本帮他在能源和商务委员谋得席位。

 

2016年,蓬佩奥想谋求中情局局长或陆军部长职位,又是厄本联合副总统彭斯,将他介绍给了特朗普,成功拿下中情局局长一职。

 

陆军部长一职,则由厄本分配给了另外一位西点同学马克·埃斯伯。2019年,沙纳罕从国防部部长一职退下来,埃斯伯顶了上去。

 

除了这些西点人以外,像前国防部长马蒂斯、前国家安全顾问马斯特和弗林,都是西点军校毕业。

起底蓬佩奥(上)

西点军校时期的蓬佩奥

 

由于这些西点同学,同时在特朗普政府中担任重要职位,许多跟蓬佩奥一样是86届毕业,媒体把他们叫做“86届西点帮”。

 

这些人聚在一起,对美国当今政坛会产生什么影响,是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

关键,这帮人为什么偏偏会在特朗普政府扎堆?这就要说到特朗普和这些人的相互吸引力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