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让你预测一下病毒什么时候会消失?我猜很多人会说夏天吧。
 
中国的夏天热,那可是出了名的。外国人来中国避暑,都能被晒晕。
高温之下,人都坚持不住了,那病毒呢?
 
最近,美国科罗拉多大学丹佛分校的一篇文章,对温度与疫情的关系,做了推测。
 
通过研究3月14日到3月27日的新冠病例数量,他们发现:
 
季节性的温度变化,可能会影响全球不同地区新冠病毒的传播轨迹。
平均最高气温超过大约22.5℃时,新冠肺炎的发病率会大大降低。
 
这个说法,并不是我们第一次听到了。
 
早在中国疫情刚刚开始时,就有人称,非典的结束就是因为天气转热,所以新冠也可能在夏天消失。
 
夏天如今越来越近了,那么新冠病毒,真的会因为天气变热而消失吗?结论恐怕没这么简单。
 
经历过2003年的人,可能会对当年的SARS疫情,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非典,印象深刻。
 
SARS最早在2002年11月被发现,随后在29个国家和地区迅速传播,造成全球超过8000人感染。
 
因为政府的有效措施,中国的SARS疫情,差不多在2003年5月份就结束了。
 
确实是快到夏天,疫情就消失了。
 
但这个事情很容易让人误解,SARS真的是因为温度上升而消失的吗?
1

SARS是因为天气消失的吗?
恐怕不是。我们很容易能找到反例。
 
多伦多在2003年2月底出现第一例案例, 3月底到达疫情高峰。
 
随着政府限制、隔离等等一系列举措,多伦多很快在5月份控制住疫情。
 
当人们以为SARS已经过去了,疫情却又出现反转。多伦多进入第二阶段的非典传播。
 
还好,政府并没有把希望寄托气温上,很快采取相应措施控制疫情。
 
多数学者认为,非典的消失,和国家的积极防疫有很大关联,温度并不是重要的影响因素。
 
如果多伦多在第二轮疫情爆发时,只是等待天气上升,那我们很难想象,之后会出现什么后果。
 
所以,非典并不是到了夏天自然消失,而是我们刚好在夏天控制住了疫情。
 
那么高温,究竟对疫情有没有影响呢?
2

高温能减轻疫情吗?
 
我们可以先拿气温较高的地区,做一下简单地推测。
 
首先,我们来看看印度。
 
印度的气温现在已经有三十多度了,有些地区甚至超过40度。然而,在高温buff的加持下,印度的疫情,是什么样的呢?
 
印度的确诊数量一直在不断上涨,单日新增病例超过一千,增加速度堪比中国最严重的时候。
 
我们再看看气温同样是30多度的新加坡。
 
作为一个总人口只有武汉市人口数量一半的国家,新加坡的确诊病例已经过万。
 
气温升高之后,确证病例数量呈现出很明显的上升趋势。
 
当然,高温地区也有疫情控制得比较好的国家,比如说泰国。
 
泰国的气温也在30度以上,但从4月10日开始,疫情曲线渐渐平稳,呈现出明显的好转趋势。
 
我们可以比较得知,高温地区的情况,和现在温带地区国家的状况类似:
有一些国家控制得比较好,有一些仍然很糟糕,没有呈现出受到气温影响而好转的迹象。
 
所以说,高温对疫情的作用,或许并不像我们期待的那么大。
 
当然了,很多人还是会有疑问,传染病的流行到底与季节有没有关系呢?
3

传染病与季节有什么关系?
 答案是,确实有,但是大流行的传染病不一定遵循。
 
早在两千五百年前,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就发现:
在特定季节,许多传染病更常见。
 
比如,大多数的流感会在冬季爆发,而主要由蚊虫感染的登革热,则往往会在夏季达到高峰。
 
这些例子都很好理解。
 
就流感而言,冬季时大家更多聚集在屋内取暖,空气流通性差,加上节日的人员流动,有利于病毒的传播。
 
同时,一些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在寒冷的环境下,体外存活的时间更长,而在天气炎热时,就会变得脆弱。
 
这就解释了,冬季为什么会是流感的高发期。
 
而登革热,是因为进入夏天后,大量的蚊虫带来较多的感染机会。等到了冬天,蚊虫消失了,传染源便切断了,疾病也就会消失。
 
不难发现,有季节相关研究的,大多是长期和人类共存的传染病毒。
 
这些传染病会在某些季节出现,然后销声匿迹,第二年又再次出现。因此,对这类传染病,我们常常能发现跟季节间的规律。
 
但是,SARS这样的爆发性传染病不同,它突然出现,又在人类的努力下最终消失。我们没有进一步的数据,来研究它们与季节温度间的关系。
 
所以,对于突然爆发的传染病,目前普遍的认知是,至少在第一年,往往不会遵循随季节变化的规律。
 
比如,流感往往爆发在冬季,而西班牙大流感的高峰却出现在夏季。
 
在新型病毒面前,人群普遍易感,即使有某些因素会削弱病毒传播,也很难让病毒销声匿迹。
 
所以期待新冠病毒仅仅因为季节而消失,不现实。
 
那么,新冠病毒与温度的研究,现在进行得怎么样了?
4

新冠病毒与温度的研究进展如何?
如果这次的新冠疫情无法在全球遏制住,变成长期病毒,那么关注它与季节温度间的关系,就格外重要了。
 
但以目前的研究来看,我们只能说,相关研究争议都很大,研究结果也常常互相冲突。
 
目前已有的研究主要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在实验室进行的实验,一类是基于已有数据做的计算。
 
实验室的实验,是通过人为制造环境的变化,观察病毒的活性。
 
香港的一项研究表明,把病毒放置在22摄氏度的环境下时,14天后无法再检测到病毒;
 
把病毒放置在37摄氏度的环境下时,1天后便无法再检测到病毒。
 
这一类研究遇到的问题是,实验室很难模拟实际情况。
 
在人群中传播的病毒情况,远比在培养皿中更复杂。病毒活性降低并不代表不会感染,病毒在桑拿房传播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而基于已有数据的计算,则更加困难。
 
以国家为单位研究,无法回避的是:不同国家的政策和医疗条件都有差异,这些因素会导致结论出现偏差。
 
根据非洲疾控中心的数据,今年二月初,大小约为欧洲三倍的非洲,却只有南非和塞内加尔两个国家有能力检测。
 
在这种条件下,我们很难通过现有的数据做分析预测。
 
新冠病毒的传播,与温度到底有没有关系?
 
现阶段的结论只能是,可能会,也可能没有。
 
气温升高是疫情消失的有利因素,但并不是疫情消失的充分条件。
 
会有这样的结果,还是因为,在病毒传播中,存在的影响因素实在太多了。
就像比尔盖茨基金会的专家所说,如果我们能够知道为什么夏天能够抑制病毒,那么将会比任何的疫苗都有效。
 
而在还不知道这一切之前,我们只能继续等待。等待更多的研究出来,并在期待病毒消失的同时,做好持续战斗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