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草稿

◆反疫苗是一个交织着宗教、科学、政治、社会因素的复杂问题。

正解局出品
这两天,新冠肺炎治疗新药瑞德西韦的临床实验结果先后发布。

从已有的数据看,瑞德西韦并没有人们期望中的那么“神奇”。

“神药”不神,70亿人只能寄希望于疫苗了。

当科学家在争分夺秒研发疫苗之时,反疫苗运动也正在风起云涌。

反疫苗,到底在反什么?

01

反对疫苗,西方世界由来已久

就在西方世界刚开始流行疫情之时,即有名人站出来公开抵制新冠疫苗。

2020年3月25日,英国说唱女歌手M.I.A在推特上发声:

如果我必须接种疫苗或植入芯片,那么我选择死亡。

自动草稿

英国说唱女歌手推特发文

M.I.A对新冠疫苗的态度只是冰山一角。

西方对疫苗的抵制由来已久,已经在社会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最近二十多年,英国疫苗接种率就一路下跌。从1995年的95%以上,跌至2004年的81%,首都伦敦的接种率只有61%。

2016年,法国一份关于疫苗接种的调查结果显示,26%的受访家长拒绝为孩子接种疫苗,7%选择延迟接种,还有13%会为孩子接种但是持怀疑态度。法国有接近一半的家长,对疫苗接种有所顾虑。

自动草稿

2016年法国疫苗接种调查

在这次疫情中被折腾得不轻的意大利,反疫苗活动尤为盛行。国家队排球运动员伊万•扎伊采夫,曾因为贴出他带孩子接种疫苗的照片,引发了一场关于“反疫苗”的政治讨论。

意大利运动员伊万•扎伊采夫和孩子

2017年6月,意大利民众走上街头举行游行,要求政府废除强制接种疫苗法规。

第二年7月,意大利政府在社会和舆论压力下废止了以前强制性的《疫苗法案》,并取消了入学审查中对疫苗证明的要求。

在欧洲,民众对待疫苗的普遍态度似乎是:疫苗不是解药,是毒药。

无独有偶,美国也有“反疫苗”思潮。

19世纪末,美国爆发天花疫情,联邦政府要求各州实施牛痘疫苗接种。但崇尚自由民主的美利坚民众随即展开了如火如荼的反疫苗活动。

1879年,美国反疫苗学会成立——这比很多正儿八经的学术研究团体成立还早。在反疫苗学会的组织和助推下,强制疫苗接种法在加利福尼亚州、伊利诺伊州等7个州相继被废止。

2012年,还不是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就曾在推特上戏谑道:

健康的小孩去看医生,被打了各种各样的疫苗,然后就变成了——自闭症患儿,这样的例子太多。

自动草稿

特朗普反对疫苗

2014年,特朗普又称,“在接种许多疫苗这件事上,我的观点被证明是对的——那些医生在撒谎。救救我们的孩子和他们的未来。”

在《88万人感染,5万人死亡:为什么美国人还觉得特朗普做得不错?》(点击标题即可阅读)一文中,我曾分析,特朗普的一些言论,其实在迎合当下美国的思潮。

特朗普多次公开反对疫苗,间接佐证了美国反疫苗思潮之盛。

02

刨根溯源,西方为何抵制疫苗?

大概很多人会觉得奇怪,为什么受教育程度普遍很高的西方发达国家,却有这么多人纷纷抵制疫苗?

西方社会反疫苗,还得先从宗教说起。

1796年,爱德华•詹纳发明牛痘接种以预防天花,这被认为是人类利用疫苗的开端。

自动草稿

爱德华•詹纳为孩子接种牛痘

抵制活动几乎从牛痘接种的第一天就开始了。

当时的僧侣,认为人是上帝按照自己形象创造的,怎么能用牛身上的东西呢?何况还是母牛乳房上感染病毒之后的溃烂物?!

所以他们就以疫苗“来自动物,违反习俗,违背上帝旨意”为由,对此表示强烈反对。

直到今天,部分极端神职人员依然反对将包括牛胰岛素在内的动物制品注入人体。

除了宗教因素,关于疫苗的学术争论,也未曾断绝。

1998年,一篇发表在顶级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的论文,引起公众对疫苗安全性的严重质疑与恐慌。

英国医生威克菲尔德联合了一些同行,在统计临床接触的儿童自闭症患者后,宣称儿童自闭症与接种麻疹、风疹、腮腺炎三联疫苗有关。

自动草稿

《柳叶刀》关于儿童自闭症与接种麻疹、风疹、腮腺炎三联疫苗有关的论文

非常凑巧的,在美国也有研究者专门研究疫苗的安全问题,发现三联疫苗里的一种防腐剂硫柳汞含神经毒素汞,而汞中毒主要损害的就是人的神经系统,存在导致自闭症的可能。威克菲尔德的观点似乎被进一步夯实。

这些发表在科学期刊的论文,给了反对疫苗接种的积极分子一个强有力的武器,也将反疫苗运动推上了新的高潮,越来越多的公众开始在主观上否定疫苗的安全性。

最近十多年,随着西方社会个人主义的抬头,反疫苗运动的另一个主要推力也产生了:

个人主义者认为,强制接种疫苗是违反公民的自由选择权。

其实,个人主义早在十九世纪就已出现苗头。1898年,英国政府迫于保护个人自由的压力,放松了强制接种疫苗的力度,允许家长以个人信仰为由为自己的孩子选择不接种疫苗。

近几年,标榜反疫苗以传达保护个人权利的信号,也成为欧美一些政治家博出位的新玩法。

2016年,有望参选美国总统的三位共和党候选人,参议员兰德•保罗、州长克里斯•克里斯蒂和众议员肖恩•迪菲,就在一档新闻节目中大肆鼓吹公民对疫苗接种的选择权。

这又为反疫苗点了一把火。

03

有目共睹,疫苗的正面作用巨大

反疫苗运动,虽也是事出有因,但实践证明:反疫苗是错误的。

疫苗接种本身是个科学问题,威克菲尔德怀疑疫苗安全性的那篇论文,很快被证明为造假。

2004年,该论文的13名共同作者中,有10人联名在《柳叶刀》上发表致歉声明,并表示正在撤回关于疫苗和自闭症患者之间存在联系的论文及言论;

2010年,该论文从《柳叶刀》正式撤稿;

2011年,威克菲尔德的从医资格被英国医学总会取缔。

自动草稿

威克菲尔德接受记者采访

除了这篇论文本身的学术性问题之外,威克菲尔德还涉嫌商业贿赂。《星期日泰晤士报》曾发表报道,指出威克菲尔德不光在研究理论上存在巨大漏洞,而且论文的研究证据被人为篡改过。

坊间流传,专门打反疫苗诉讼的律师,贿赂了威克菲尔德,让他为诉讼提供所谓有利的“学术证据”。

更打脸的是,威克菲尔德被媒体曝出是个“二五仔”——就在1998年发论文宣称疫苗有问题后,他还递交了一项麻疹疫苗的专利申请。

如今,曾经的“反疫苗斗士”威克菲尔德无论在学界还是公众眼中都臭了大街了,但他造成的恶果却依然流毒无穷。

有目共睹,疫苗是人类抗击病毒的利器。它是能激发人体免疫机能的一类生物制剂,为提高人类平均寿命做出了巨大贡献。

疫苗好处多多,比如不会产生耐药性,比如很多疫苗可以一劳永逸地让人终身免疫等等。

尤其在抗病毒药物尚未研发与普及的今天,疫苗更是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反疫苗运动声势越来越浩大,西方人慢慢品尝到不接种疫苗的恶果。

就以刚才提到的麻疹疫苗为例。意大利麻疹感染病例数逐年增加,相比2016年,2017年掀起的反疫苗游行示威,使得麻疹病例增长了近五倍;2018年,增长也是保持在两倍左右。

自动草稿

近年意大利麻疹感染人数

大洋对岸的美国也没好到哪里去。2019年美国麻疹病例激增至1282人,这是自1992年以来美国报告病例最多的一次,环比上年,感染人数激增300%。

自动草稿

美国2010-2019年麻疹病例 来源:www.cdc.gov

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表示,绝大多数病例都是儿童,都发生在未接种麻疹疫苗的人群中。

04

选择,并付出代价

疫苗特别是假冒伪劣疫苗,造成的负面结果,也加大了公众对疫苗的不信任。

甚至还有人认为,药企为了商业利益,夸大疫苗的作用,故意隐瞒疫苗的风险。医生说孩子必须接种疫苗,是因为拿到了药企的好处。

如果是出于这个原因反疫苗,反而是一件好事,有助于倒逼药企生产更加安全可靠的疫苗。

但事实上,反疫苗不仅仅是一个科学问题,而是一个交织着宗教、科学、政治、社会因素的复杂问题。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只有选择。

反疫苗者,可以选择不打疫苗。正如拒绝戴口罩、居家隔离一样,只是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选择,是要付出代价的。

这是新冠病毒教会人类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