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位靓仔,同时也是一名猛男,我常常会遇到一点别有企图的人,他们或直白或委婉的试探我,想要知道我到底是直还是弯,说到底还不是觊觎我的美貌。

 

呵,肤浅的人类。

 

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微博的个人介绍都是,钢铁是有多硬,我就有多直。虽然憨是憨了点,但从此以后再也没人问过我类似的问题。

 

虽然我又刚又直,但我誓死捍卫他人变弯的权利。

 

当大学教材将同性恋归为心理障碍

 

前几天微博上有个热搜是#大学教材将同性恋归为心理障碍#,认为同性恋和异装癖、窥阴癖一样,同属于一种变态行为。

 

当时我就震惊了,这都2020年了,还有人认为同性恋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甚至是一种病吗?

自动草稿

了解之后才发现,持这种看法的人真不少,将同性恋归为心理障碍且认为可以治疗的教材,同样大量存在。

 

有调查显示,截止2015年,有4成教材认为同性恋是变态,有5成教材认为同性恋可以被矫正。

 

我的天呐,互联网是刚普及吗?

 

1990年5月17号,世界卫生组织就从精神疾病列表中删去了“同性恋”一项;2001年,中国也宣布同性恋不再属于精神疾病。

 

19年过去了,这些编教材的咋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自动草稿

 

说到同性恋,就不得不提LGBT(女同、男同、双性恋以及跨性别者),在我国,LGBT群体已超过7000万。

 

由于传统生育与婚恋观念影响,这7000万人一直处于被歧视、被抵制的状态。由于国人对待同性恋并不友好,7000万人中,也只有5%的人敢于出柜。

 

对他们而言,谈恋爱像做贼一样见不得光,如果公然牵手拥抱,一定会被人指指点点。

 

我第一次接触同性恋,大概是在高中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一名女同。

 

起初我十分不理解,为什么女性会和女性之间会产生恋爱情这种东西,因为青涩的我还不不太明白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听过的歌里也只会唱“坐在巷口的那对狗男女”。

 

但是不理解归不理解,我宽广的胸肌决定了我宽怀的胸襟,毕竟那会同性恋在我们学校是很常见的事情。

 

除了女同,我们学校还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男同性恋者,俗称GAY。

 

他的兰花指和小碎步,给当时正处于青春期的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以至于我一度对男同产生了一些些的厌恶心理,直到后来真正开始接触同性恋的知识。

 

自动草稿

 

从王尔德到李银河,他们的文字告诉我们,性是无罪的,而同性恋也只是一种自然的生理选择。这不关乎道德,也不颠覆伦理,同性恋在自然界中广泛存在,但只有人类对此无法忍受。

 

同性恋并没有统一的表现形式,不是所有的男同都喜欢翘兰花指,也不是所有的女同都是胡子拉碴。

 

他们就和所有的异性恋一样,有人优雅,有人粗暴,有人行善,有人作恶。他们不卑贱也不高贵,和你我并无区别,仅此而已。

 

要是谈个恋爱都谈出了高低贵贱,那我觉得,你肯定得回炉重造了。

 

反对同性恋的理由各不相同,但在中国,同性恋会导致人类灭绝,是普遍的反对理由。

 

自动草稿

 

我不知道他们这个观点是怎么得来的,但是你去问问那些反对的人,他们一定会说,如果人人都是同性恋,人类早就灭绝了,所以一定要“杀死”那个同性恋。

 

这个说法其实十分荒谬,先不说试管婴儿、体外受精这些了,从来就不会出现“人人都是同性恋”这种情况,否则哪来的反对者。

 

何况这世界上,同性恋只是少数,因为同性恋使人类灭绝那可比小行星撞地球的几率还低。

 

但如果,他们敢说异性恋的结合是为了传宗接代,恐怕一出门就会被打死。

 

目前的科学研究告诉我们,并不存在所谓的同性恋基因,同性恋的成因复杂且多样。不管怎么说,同性恋就是一种正常的性取向,无法预测,也无法改变。

 

自动草稿

 

就像我,天生直男,比铁还硬,比钢还强,想要变弯,难上加难。

同性恋与形婚

 

由于同性恋这种取向压根无法改变,但是繁衍后代的本能深植在中国人的血液里。为了满足父母带孩子的乐趣,又或者是为了逃避他人的质疑,很多同性恋者选择了结婚。

 

王小波曾在《东宫西宫:调查报告》中写到,“在中国,许多男同性恋者最终会和女人结婚,这可能是他们同西方男同性恋者最大的区别。”

 

这种流于表面,为了婚姻或生育的结合,被称为形婚(形式婚姻)。据调查,我国同妻人数,已经超过了1600万。

 

这1600万女性,有的是由于对方婚前的隐瞒,被骗进了婚姻的殿堂;有的则是男同与女同之间的互帮互助,为了应付各自的父母,也为了保护各自的恋人,不得已而结婚。

 

婚姻变成了一种隐瞒与欺骗的手段,没有爱的婚姻,可以说屁都不是,甚至还伤人。

 

自动草稿

 

在网上,你可以轻易地找到并加入此类形婚组织,一旦形婚中的同性恋者是以生育为目的而结婚,那么对于婚姻中的另一半而言,这一定是一场持续多年的悲剧。

 

由于婚姻只是一个空壳,那么这场无爱的婚姻势必会给不知情的一方带来诸多伤害,无论是精神上或者肉体上。

 

哈工大曾对一个173人的同妻群进行了为期3年的跟踪调查,结果显示她们中逾90%遭遇过家庭暴力,30%在婚姻中没有性生活,但仅有30%的人选择离婚。

 

那些不愿意离婚的同妻,其实也很好理解,因为她们已经有了孩子。

 

中国女人的母性始终是强大且伟大的,为了孩子她们可以忍受无爱无性的婚姻,面对暴力或者冷暴力,仍然隐忍不发,只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传宗接代的思想,让一些同性恋者将妻子当成生育的工具。

 

自动草稿

 

由于我国没有针对同性恋的法律条款,因此同妻的权益也无从谈起。立法空白、取证难,同妻即使选择离婚,也无法获得合理的赔偿。

 

同性恋不是罪,但骗婚一定有罪,所有以骗婚手段达成的形婚,都是在给整个同性恋群体抹黑。

 

别说什么社会不接纳,父母逼婚,渣就是渣,别把罪推给性取向。

 

同性恋只决定了一个人是喜欢同性还是喜欢异性,同性恋从来不决定一个渣还是不渣,是罪犯还是道德家。

 

 

同妻,是整个社会合谋的悲剧,我们需要完善的立法,更需要放下偏见。因为偏见产生误会,而误会一定会带来伤害。

 

有些同性恋者害人,有些同性恋者被伤害。

 

因同志身份被化学阉割的计算机之父图灵,因“不敢说出的爱”被判鸡奸罪入狱的王尔德,因变性身份被指指点点的金星……

自动草稿截图出自[王尔德]

 

在今天,同性恋已不再被当成精神病对待,但是对于同性恋的偏见,仍然无法消除。

 

不是所有的同性恋都滥交都坏,就像并非所有黑眼圈男明星都擅长“多人运动”。别轻易给一个群体贴标签。

 

在各种反对的声音中,家人的误解最为伤人。

 

 

同性恋能被矫正吗?

 

在知乎上,有个话题叫【怎样才能坦然接受儿子是同性恋的事实?】

 

尽管问题叫做 如何接受,但细看都是这位母亲对于儿子同性恋身份的排斥,甚至希望能通过一些手段改变儿子的性取向。

 

这个问题的描述十分详细且冗长,这位妈妈反对同性恋的理由也十分充分:儿子学业优秀、喜欢运动、没有打扮的花枝招展,同性恋会被人说闲话等等。

 

自动草稿

 

虽然字里行间都是对孩子取向的焦虑,但从描述来看,这位妈妈其实更在意外人的看法,觉得同性恋上不了台面,自己孩子同性恋这事会让他们成为家族的笑柄。

 

对我们这一辈来说,想要让父母接受同性恋,简直难于登天。

 

这个问题下有个回答会让猛男落泪。

 

自动草稿

 

身为直男的我,在看完这条回答后,不得不对这位朋友说一句,【你真棒】。

 

这位答主朋友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的性取向与周围人不同,所以他也从来没有做过伤害其他女孩子的行为。他努力学习,认真工作。

 

长大后,他选择向父母出柜,但是父母并不理解,父母也同样认为【儿子是GAY】这件事,是一个耻辱,同性恋是一种变态行为。

自动草稿自动草稿

父母的不理解,是他面临的最大压力。因为他并没有做错事,不祈求父母的接受,仅仅只是希望父母将他当成一个正常人来对待。

但这仍然是一种奢望。

 

回答里这哥们遇到的情况,是我国绝大多数同性恋都会面临的状况。

 

成年以后宣告出柜,或许只是会被父母排斥,倘若在成年之前告诉父母同性恋这件事,面临的或许是精神加身体的双重伤害。

 

还记得杨永信吗?

 

自动草稿

 

除了治疗网瘾,在他的治疗范围内,其实也包含了同性恋。据说只要通过雷电法王的测试,同性恋也能变成异性恋。

 

电击这项传统治疗法,在我国的发展源远流长。

 

早在1999年,心理学领域权威杂志,心理学报就曾刊登一篇名为《催眠诱导下电击性厌恶试治同性恋3例》的文章,但这篇文章仅仅只是作为学术研究而已,但在我国民间,电击被当成了治疗同性恋的绝佳武器。

 

“听说你是同性恋,电一电就好了。”

 

所谓的治疗就是在同性恋者的下体黏上电极,并给他们观看同性**视频,唤起欲望,一旦他们产生性兴奋,就会被电击。

 

当看到这个描述,我不禁下体一凉。太可怕了。

 

自动草稿

 

由于是机器操控,只要身体出现一丁点的反应,电流就就会像针扎一样,流遍全身,起先是痛,后来会晕厥、甚至休克。

 

有严重的,因此出现性功能障碍,整宿整宿失眠。

 

电击疗法,这种我们看起来惨无人道的方法,其实也只是其中比较“人性化”的做法而已。

 

在反对同性恋的地区,还有着更多让人无法理解的治疗方法存在。

 

在厄瓜多,曾有一位女同摄影师卧底当地的同性恋治疗所,在那里,她见证了什么叫做地狱。

自动草稿

来自摄影师宝拉(Paola Peredes)

 

厄瓜多当地父母一旦发现孩子是同性恋,便会将孩子送进所谓的治疗所,企图将他们掰直。

 

矫正的手段更是令人发指,在这里同性恋被认为是一种疾病,是一种罪行,所有的女同都必须和男医生发生性关系以改变性取向。

自动草稿

来自摄影师宝拉(Paola Peredes)

 

你知道的,这种行为,在我们的法律中叫做强奸。

 

此外,图灵曾经接受激素治疗,也就是所谓的化学阉割;上世纪还曾经流行过移植睾丸、切断额叶等种种方法。

 

这些治疗方法,没有一种奏效,反而给他们留下诸多后遗症,被切除额叶的人,成为了木头人。

 


2019年5月17号,台湾地区通过同性婚姻专门法,我不知道大陆的同性婚姻法何时才能到来,或许我有生之年都等不到。

 

在传统的社会和道德秩序下,我们总是习惯批判和排斥任何离经叛道的行为,可是两个成年人之间自愿且平等的爱情,它有罪吗?

 

我知道放下偏见很难,立法承认同性恋的合法性,更难。

 

但我们至少可以尝试着去理解,

 

同性恋不脏、不恶心,也不特殊,爱就是爱,哪来的高低贵贱呢。

 

所有真诚的、发自内心的爱,都值得被尊重,

 

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