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执笔的是《广告狂人》的编剧,操盘的是拍过《使女的故事》的导演,领衔主演演员是大魔王凯特·布莱切特

只看这一条信息,咱就知道又一部顶级神剧来了。

《美国夫人》

开播之后,分数果然不错——

96%的新鲜度,口碑超过今年开播的大多数新剧。

《美国夫人》

今天,铺子就来说它——

《美国夫人》

《美国夫人》

这是一个关于菲莉丝·施拉夫利的故事。

施拉夫利在很多女性主义者眼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派人物。

不是因为她违法乱纪、道德沦丧、人性扭曲,而是她的政治主张——

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反对堕胎合法化,最重要的,她领导了反对《平等权利法案》的社会活动,让本来板上钉钉的平等法案胎死腹中。

(《平等权利法案》是一个关于不得以性别为理由否认或剥夺法律规定的平等权利的法案)

作为一名保守派活动家,她改变了美国平等权利的进程

《美国夫人》菲莉丝·施拉夫利

现在的好莱坞,几乎全员自由派。

对于施拉夫利,几乎没人待见,大魔王凯特·布兰切特在决定接这部戏的时候,还遭到了母亲严厉的诘问:

你怎么能去演这样的人呢?

《美国夫人》

不过这也成为凯特·布兰切特接演这部戏的理由。

凯特也想知道,为什么作为一个女性,施拉夫利会走上一条如此反女性的道路?

剧集第一集,花了几分钟给我们展示了主角的生活。

美国中部的伊利诺伊州是保守主义的大本营,生活在这里的施拉夫利,是一名典型的传统保守派女性。

衣服,她喜欢传统的女士套装。

头发,梳着精致简单的发髻。

鞋子,是端庄又不失女性色彩的中跟皮鞋。

人们只要看她一眼,就知道她是一个来自殷实家庭的传统妇女。

《美国夫人》

施拉夫利身边,有一群和她一模一样的保守派女士。

她们平时最爱一起做头发,讨论食谱——

相夫教子,重视家庭是保守派的核心价值之一。

《美国夫人》

施拉夫利一家是是坚定的共和党支持者,在共和党的地方竞选活动上,总能看到这一家的身影。

他们不仅出钱,还为活动出力。

施拉夫利身着泳衣为竞选活动助阵

施拉夫利和传统家庭主妇有一点不一样,她有着远大的政治抱负和强悍的实践能力。

她不仅在口才、学识上远超她的同辈,在操纵人心这一点上更是无人匹敌。

要了解她的政治意图,我们先要了解一下她所处的时代——70年代。

一个平权运动逐渐式微的时代。

在此十年前,平权运动曾风起云涌,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是我们最熟悉的平权事件,它曾经作为课文出现在我们高中课本上。

《美国夫人》

运动最早始于肯尼迪总统的一个反对歧视的行政命令。

后来几经发展,平权运动延伸到各个领域,少数族裔要求在教育和经济上受平等待遇、同性恋要求婚姻合法化……

其中,女性平等权利的争取,是这场平权运动中非常重要的部分。

这些女性大多是来自自由派,她们想要推动《平等权利法案》(ERA法案)。

一个性别平等的法案。

这个法案得到了大多数州政府和总统尼克松的支持,1973年,已有 30 个州批准了平等权利修正案。

但是,蹊跷的事儿发生了。

自从这一年后,通过该法案的州政府越来越少,甚至还有撤销法案的。1982年,法案批准期限到期,最终以三州之差而宣告失败(必须38个州都批准,法案才能通过)。

形势的突变,很大程度是来自施拉夫利带领的保守派女性组织。

《美国夫人》

施拉夫利在街头反对ERA法案,胸口佩徽章“STOP ERA”

施拉夫利是一个非常有才能的女士,她在组织游说方面,有着惊人的天赋。

施拉夫利所在的伊利诺伊州,这里的已婚女性大多是家庭主妇,没有工作,依靠着丈夫生活。

某种程度上,她们被排除在主流社会之外。

当这群家庭妇女成为需要被解放的人物时,她抓住了这群女人的心理,开展了一场又一场宣讲。

她知道人们内心的阴暗面,也非常懂得利用这一点来制造对立。

《美国夫人》

《平等权利法案》是一份只有50个字不足的概括性法案。

但是,施拉夫利在相关细则并未出台时,对这一法案进行过分解读。

“平等权利法案通过后,女性也会被强制服役,你希望你的女儿去当兵吗?”(70年代美国还是强制征兵的年代)

“你能想象到以后男女要共厕吗?”

“他们要废除赡养费!你们能接受和老公结婚20多年后,离婚了,一分钱都没有吗?”

《美国夫人》

施拉夫利成功唤醒这群家庭妇女的恐惧。

得到这群女人的支持后,她又将游说的脚步迈向男性议员。

保守派女性在她的组织下,给议员们分发免费面包和果酱,游说对方投反对票。

漂亮的主妇们,美味的面包,传统家庭气氛让议会大厅笼罩着一层迷人光晕。

年长的,有家室的男人很难不被眼前的情景打动。

《美国夫人》

制造对立,蛊惑人心,游说他人,施拉夫利打了一手好牌。

一路高歌的《平等权利法案》,开始遭遇重重危机。

其实,说到这里,很多人心里会有一个大大的疑问——

为什么?

施拉夫利为什么会如此热衷于反对《平等权利法案》。

这个粗线条的法案,并没有实质性地危害到保守派妻子们的利益。

其实,只要我们懂一点点人类的潜意识,就会明白,人类激进的行为背后,一定有着深层的心理原因。

有些深层的心理因素,连当事人都没有意识到——

她也是女性身份的受害者。

施拉夫利和其他家庭女性一样,活在人们的刻板印象里——

女性无法承担重任,她们甚至无法思考复杂的问题。

她否认这个社会上,女性遭受的不公,“我从来没没有感受过社会的歧视”。

《美国夫人》

同时,她将歧视归罪为部分女性自身的不努力——

《美国夫人》

然而作为一个女性,她遭遇了太多歧视。

作为曾经研究国防和核安全的专家,施拉夫利千里迢迢赶到华府开一个关于核武器的会议,正准备发表自己的意见时,却被要求做秘书的工作。

“去记个会议记录吧”。

《美国夫人》

在接受电视采访时,主持人在节目开始前小声说:

“我会问你简单的问题,以免你招架不住。”

《美国夫人》

施拉夫利一直认为自己聪明有学问,丈夫才追求她。

但是,丈夫耿直打脸。

不,我是看上了你年轻。

《美国夫人》

施拉夫利一生绝大多数时间,都被视为空气,或者花瓶。

作为过了一辈子传统生活的家庭妇女,她极度害怕承认她所遭遇的看不见的歧视——

承认被人歧视,就相当于否定了自己的前半生。

于是,施拉夫利成了一个活在套子中的人。

这个套子,就是保守主义家庭观。

剧集第一集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细节,施拉夫利在参加一个会议时,被人叫成了施拉夫利小姐(未婚的意思),她立马纠正对方,“是施拉夫利夫人。”

《美国夫人》

施拉夫利没有意识到,她如此急切地表明自己已婚的状态,恰恰是因为传统婚姻观念对女性的打压。

70年代,已婚是一个女性成功的标志。

女人年纪大了还不结婚,就是有罪之身。

不结婚的女人,要不是个丑女,要不是就是个自由派。

选择不结婚?大多数女人没有这个自由。

《美国夫人》

前段时间,荣格的一段话又在各大社交平台上火了——

当你的潜意识没有进入到你的意识的时候,那就是你的命运。

某种程度上,这算是施拉夫利和一小部分保守主义女性的人生写照。

她们反对平等权利,却不知道自己的内心为何反对,这种反对来自直觉,来自潜意识。

而当人一直被潜意识控制,无法用意志做出判断时,她是无法选择自己的命运的。

施拉夫利一直没有意识到,自己反对《平等权利法案》的最深层的心理原因:她不被重视,但她依旧想成为议题里的重要人物。

在她的专长国防话题上,男权世界根本没有留给她话语空间,于是她转头对准了针对少数族裔、同性恋、女性等群体的议题。

她是女性,她最有发言权了。

对抗《平等权利法案》,她能获得前所未有的权力。

剧集的角色海报

这场抗争无关平等,只在权力

《美国夫人》

施拉夫利非常在意自己的权力。

反对《平等权利法案》的女性,被她称为施拉夫利鹰女

没错,反对组织要以她的名字命名

即使,施拉夫利是她的夫姓。

《美国夫人》

施拉夫利的权力边界意识强烈。

有成员提出想让她共享其他州的联系人名单时,她果断拒绝。

分享名单能更有效率地反对法案,但却削弱了施拉夫利的权力。

比起反对《平等权利法案》,她更在乎自己是不是在权力中心。

《美国夫人》

施拉夫利扯谎,岔开分享名单的话题

权力的味道,真是香甜。

曾经的她,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家庭妇女。

曾经的她,只有在百无聊赖的下午,盯着破洞的地板和漏水的墙纸打发时间。

《美国夫人》

《美国夫人》

但是,通过反对《平等权利法案》,她终于和那些常常上时装杂志的自由派精英女性站在同一个舞台。

她拥有了权力,通过反抗。

但是,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潜意识里的反抗力量,正是来自男权社会的霸凌——作为国防专家,却一直被议会无视。

于是,向女性同胞开枪,成了她的命运。

《美国夫人》以这样略带反派的视角,讲述平权运动背后,女性隐秘的扭曲的内心。

再观2020年,世界范围内保守主义纷纷回潮,《美国夫人》里描绘的1970年代似乎再次重现。

有的地方,你甚至不能读一本描述现代女性生存困境的书籍。

《美国夫人》

网络时代,人们不用再像施拉夫利一样,去阐述去论证去游说去组织,现在,只要上下嘴皮子一搭,键盘一敲,就可以了。

但是——

你们意识到了自己的潜意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