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4月22日,是第51个世界地球日。几十年来,在全球国家与各组织的呼吁下,“环保”已经成了人人挂在嘴边的一件事。

即使我们相距天涯海角

但总会因为什么原因而影响彼此

(图片来自:NASA)▼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当然,人类也并非光说不做。在过去数十年间,每个国家几乎都设立了种种“环境保护法案”,在国际合作层面召开峰会、共同承诺减排以抵御气候变化,社会公益组织也自发到地球的贫瘠地区种植了数以百万计的树木,将绿色带到沙漠……

环保议题在欧美国家尤其影响巨大

已经从观念变为一种力量,影响施政和决策

(图片来自:Valmedia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但让我们的地球变得更好,我们可以做的还有很多。

 

塑料,离不开的环保bug

自上世纪中期塑料普及以来,它就凭借结实、轻便、低成本等优势特性快速蔓延到了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

初级产品是各种各样的塑料颗粒

然后再加工为无处不在塑料产品

(图片来自:Shutterstock@Vitawin)▼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用塑料零部件做的汽车整体更轻,耗油量也更低;用塑料包装起来的产品保鲜时间延长,减少变质浪费;用塑料做的牛奶瓶比玻璃瓶更轻、也更不易碎,深得家长们的青睐。

塑料,装满你每天早上的满满元气…

(图片来自:Denis Babushkin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然而这种为人类造福的便利却给生态带来了灾难。过去60年间,全世界总计生产出约83亿吨塑料制品,其中有63亿吨已成为塑料废物,只有9%被回收利用。绝大多数塑料垃圾(79%)被填埋、或被所谓“归于自然”。¹

目前还没有很好的大规模替代品,产量还会继续增长▼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这其中,单单进入海洋的塑料,每年就有约800万吨²。如果这么下去,预计到2050年,海洋中塑料垃圾的重量加起来怕是要超过鱼类的总重量。

由于塑料的降解极其漫长

这种回归自然就是个只进不出的系统,海早晚不够用

(图片来自:Rich Carey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塑料垃圾被填埋后,其中的聚乙烯、聚丙烯等化学成分最终会渗入地下水,增加了人类回收利用它们的难度;塑料垃圾进入海洋,容易被一些水生动物及海鸟吞吃下去,导致它们染病或死亡,更甚者,通过食物链又回到人类的餐桌上……

想起了美国19世纪吃垃圾奶牛场的故事,可怕

(图片来自:somsak suwanput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总之,无论是被填埋还是流入海中,这些塑料都需要400多年的时间才能被降解,在此期间,它们将持续参与地球上的种种循环。

而对于很多比较贫穷的国家

运走扔掉以及建填埋场都是颇为昂贵的

直接烧掉确实是最便宜的方法

但会带来巨大的远期成本

(图片来自:valentina12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当然,人类早已意识到塑料的危害,有些塑料制品上有个小三角标志,里面的数字1到7,那便是”树脂识别码”——这是塑料行业协会的举措,旨在帮助塑料分类回收。

用于标识不同类型的塑料,分别用于不同类型产品

(如胶带、塑料袋、吸管、餐具等,各有不同)▼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但这一举措远远算不上完善,世界各国不是意识不足就是执行不到位,即便是美国,在塑料回收方面也不太行,落后于欧洲的(30%)³。

当然,美国也有自己的办法,美国可以出口垃圾

即使中国采取了严格的贸易禁令

但东南亚和南亚还在大量接收塑料垃圾出口

(中国台湾也是美国出口塑料的一大目的地)

(图片来自@图虫·创意/Vladimir)▼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从根本上来看,减少塑料制品的使用无疑是最有效的,但这也同样不太现实,塑料对我们日常生活的渗透,远比大家想象中要多得多,或许大家可以尽量不用塑料袋,但总不能不点外卖,不喝矿泉水,甚至不穿衣服?——像涤纶、聚酯纤维、涤纶等常见的衣料都属于化纤类,和塑料同出一源,也向环境“贡献”了不少塑料微粒。

你扪心自问,能一天不看手机么?

(图片来自:Golubovy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研究表明,平均每次用洗衣机洗一次衣物,都会有70万个细小纤维随水流入江河湖海⁴,这些不到一毫米长的微纤维最终会流到海洋中,造成塑料污染。除了能够看见的成片、成块、成条的塑料垃圾,塑料微粒已变成肉眼看不见但影响更恶劣的无形危害。

仔细看,就不那么清澈了

(图片来自:Tunatura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化纤纺织品,如涤纶、锦纶和腈纶等材质,不易降解,掩埋后对土壤的危害极大,这些材料和塑料类似,本身对环境并不友好。

 

环保,不仅仅是摒弃塑料化纤

那么只要尽量避免合成化学纤维制品就一定是环保的吗?也并非如此。木材的使用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原本,森林覆盖了地球表面约30%的土地,全球大约有16亿人(包括2000多种土著居民区),多多少少都在依靠森林维生,从中获取药物、燃料、粮食。

渔猎时代是靠山吃山,到了资本主义时代是开矿伐木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这只是一份生计而已

(图片来自@图虫·创意/deposit)▼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我们的现代生活同样离不开这些林木,衣柜、桌凳、木地板,牙签、棉签、卫生纸,木材几乎无所不在。仅仅在我国,2017年时的木材消耗量就将近5亿立方米,据估计,今年我们国家的木材需求量可能要达到8亿立方米⁵。

虽然木材出口的总价不能和能源矿产这些大类比

但仍然是很多国家颇为重要的出口产品

(下图-上为加拿大出口结构,下为巴西出口结构,红色为木制品类别,黄色为纸制品类别)

(图片来自:OEC)▼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为了获得木材,砍伐树木是少不了的。根据2015年《自然》杂志的一项研究,自人类开始砍伐森林以来,至今已经有46%的树木消失⁶;据时代周刊的报道,如今人类平均每年要砍伐掉150亿棵树木。

而在导致林木消失的过程中,与普通人密切相关的因素,是使用卫生纸等以木头为原料的生活用品。拿美国来说,美国人均用纸量世界第一⁷,而它们的纸浆原料多来自于加拿大北部的原始森林。

别的可以短缺,卫生纸不可以

(疫情期间-美国俄勒冈州)

(图片来自:Tada Images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为了满足庞大的市场需要,加拿大的伐木公司每年砍伐的森林面积超过1000万英亩(约合40.5万公顷)⁸,虽然有复种的要求,但显然跟不上使用的速度。

产量是真的大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锯木厂)

(图片来自:Nalidsa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过量砍伐森林导致的危害人人都烂熟于心:数亿人、80%的陆地动植物依靠森林生活,如果森林受到威胁,地球的生态多样性将遭到破坏;另外,森林还能够吸收大量温室气体、减缓全球变暖的步伐等等。

相比伐木,这几年森林相关新闻最多的就是大火了

在巴西和澳大利亚的大火都造成了巨大损失

而且有些情况下大火还是人为的

(图片来自:Pedarilhosbr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其实不仅对环境有破坏,从森林砍伐的一些木材对人体健康都可能造成侵害。

木材中(特别是一些来自热带的木材),含有一些具有潜在毒性或生物活性的物质。最常见的例子是木材从业者常常在加工天然木材过程中产生原发性刺激反应,如皮炎、眼结膜刺激症状、角膜炎、上呼吸道刺激症状等。

德国人民为了保护地球反对巴西砍伐雨林…

(图片来自:mimher / Shutterstock)▼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所以人们也想到了一些替代品,比如最早由日本推广的竹牙签、竹筷等。但竹子在很多日用领域很难替代树木,比如生活用纸方面,竹浆纸就因纤维硬、造出来的纸巾不够柔软、容易掉渣等原因而难以得到绝大多数人的喜爱。

近些年深受年轻女性和妈妈们欢迎的纯棉柔巾或许是减少林木砍伐与使用的一个新选择。而且相比于竹浆纸,100%棉花材料制造的纯棉柔巾柔软性和韧性都很好,反复揉搓或者湿水之后都不变形不破裂。

天然又环保的自然材料并不多见,人类能够规模化生产的就更少了。棉花算是其中为数不多的一个,长久以来,棉花做的衣服,棉花做的被子等棉制品一直都是国民生活用品的上佳选择。

逢年过节,弹一床新棉被

(图片来自@图虫·创意/秋影随风)▼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棉花在地球的生长已有7000年历史,无疑是“可持续”的代名词。这种作物一年收获一次且年年生长,以它为原料的制品用弃后埋在土壤里数月便可自然降解,变成有机肥料。

而且棉花不需要任何加工,自然生长出来就能用于纺织的自然纤维,而因其自身的柔软度与柔韧性,用棉花纺纱织布和做被子的过程中都不需要柔软剂、湿强剂等其他多余添加,对人类健康与环境比较友好。

工业时代之前几种常见原料,麻、丝、棉

能兼顾舒适性和经济性就是棉花了▼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另外,棉花在生长过程中能够吸收大量二氧化碳并释放大量氧气,算下来,全球每年棉花种植吸收的二氧化碳量相当于750万辆客运车的尾气排放。

破土而出的棉花种子▼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绿油油的棉田和光秃秃的山形成鲜明对比▼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从环保的角度看,棉花不仅自带可持续、可降解的环保属性,还间接有利于缓解温室效应。对我们来说,平时多用棉制品,便也是间接减少了进入海洋的塑料微粒、为生态可持续做了一定贡献。

 

棉花,让环保和舒适共生

正是在搜寻棉制品的过程中,“全棉时代”这个品牌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这是一家主张以“棉”为核心原材料,生产日常护理和家居生活用品的品牌,主打环保、舒适、健康,对母婴和女性护理比较关注的用户可能对这个品牌比较熟。值得一提的是,它还有很多年的医疗背景。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相信大家还对春节汹涌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心有余悸,整个抗疫期间,从武汉到湖北再到全国,大家常常能见到电视上带有winner标志的口罩、防护服等医用防护物资,这家被业界称为“抗疫战中的硬核公司”的稳健医疗,就是全棉时代的母公司。

身穿winner防护服的医生

(图片来自@新华网)▼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母公司稳健的医疗背景、多年的技术沉淀和流程规范,也成了全棉时代的天生优势,他们的产品同医用产品保持同样标准,比如净化车间,出厂灭菌等。

严格的生产环境▼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在研究了他们十年来的发展之后,我发现:这不是一个棉花企业,这是个科技企业。全棉时代脱胎于稳健医疗,是医用转向民用的。他们有非常多自主研发的专利或专有技术,当然还有很创新的产品,比如纯棉柔巾、纱布卫生巾、棉尿裤,一次性全棉内裤、全棉纱布被等,这些材质都是纯棉的,每一件都解决生活痛点,对环保也友好。

就拿全棉时代最具创新性的一款产品,纯棉柔巾来说,原材料是一年一生的棉花。这对于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纸张生产国和消费国重要性不言而喻:国人每年要消费970万吨纸,砍伐2.33亿颗大树,相当于8个神农架,如果改用棉花,这8个神农架就保护下来了。

全棉时代的招牌产品之一——棉柔巾▼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另外不得不说,全棉时代的创始人李建全确实是一位棉花的狂热粉丝, 他在全国两百多场演讲,主题不是品牌,也不是产品,而是“全棉改变世界”。在他看来,目前很多环保的方案,其实是建立在牺牲便利性的基础上的,只能靠一时热情坚持,并不能持久。如果企业能提供好用又环保的产品,那大家很自然地就会选择,会爱上。”

这可能正是全棉时代的理念:更多的人使用棉产品,就是让地球“可持续”的切实做法。

(图片《丰收了》-王振军)▼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坚持一年容易,坚持十年其实很难,全棉时代不仅自己做,还带动行业一起用棉。

从门店了解到,全棉时代棉花原材料,很大部分是新疆棉。可以想象,新疆有大量盐碱地和沙漠地,棉花正好耐旱耐盐碱,增加棉农收入,改善土地荒漠化,种棉花是个好办法。2010年,新疆的耕地面积只有2938万亩,在加大棉花种植后,新疆耕地面积增长了70%,达到了5019万亩,越来越多干旱而贫瘠的土地变成了可耕种绿洲。

一望无际的棉田

(图片《万顷良田裁银装》)▼

海里的塑料化纤要比鱼还多了,我们能怎么办?
作为消费者,我们可能并没有实力去完成全棉时代作为一个口碑品牌的环保壮举。但环保二字说起来虽大,其实是人人可以践行的事务,我们不妨从理解全棉时代的品牌态度开始,意识到小小的棉花对于可持续生活的重大价值。

选择一种可持续的生活,不仅是为了帮助解决社会环境问题,也是为了改善生活质量,回归能够与自然长久共生的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