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是笑着点开卫夕的这个标题的,然而这并不是一篇开玩笑抖机灵的文章。
卫夕的观点简单而明了——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未来并不一定如我们预想的那么美好。
请不要急于反驳我:
我基于两个重要的逻辑判断——
第一、短期内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会超过所有人的预料
第二,长期看技术会大幅重构现有的财富结构,只会有少数人受益而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会被时代的车轮所碾压;
是滴,当我们线性地认为、人生就会按现有的节奏继续走下去的时候,残酷的现实会给我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你有你的计划,世界另有计划——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首先我们来看本文的第一部分——为什么说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会超过几乎所有人的预料?
主要基于以下三个判断——
1.新冠肺炎可怕的R0让它几乎不可能被短时间内控制;
2.医疗孱弱的发展中国家会让疫情大规模扩散成为必然结果;
3.服务业为主的发达国家会让原本脆弱的经济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好,接下来我来详细说一下这三点:
1.新冠肺炎的可怕的传播力让它在短时间内不可控制;
衡量一个病毒传播力的指标为“人际传播指数”,即医学上的“R0”,它通俗地说是在完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一个人能传染给多少个人。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根据美国CDC最新发表在《新兴传染病》杂志的最新研究数据,新冠肺炎的R0高达5.7,高于中国CDC之前的研究结果3.77,也高于英国帝国理工预估的3.87。
这意味着一个人平均可以传染给5.7个人。
5.7是什么概念呢?根据WHO的数据,要知道流感的R0仅仅为1.1-2.0就可以让全球5%-10%的成人和20%-30%的儿童感染,全球每年高达10亿人中招。
这个数据差异有多大请自行感受;
同时目前新冠肺炎全球死亡率为0.6%,也达到了流感0.01%的60倍;
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冠是一种极其狡猾而可怕的病毒,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可怕,在特效药和疫苗研发出来之前几乎没有完全切断全球传播的可能;
 
2.医疗孱弱的发展中国家会让疫情大规模扩散成为必然结果;
到目前为止很多发展中国家在这次疫情中确诊数据并不突出,这是因为他们防控有力吗?
当然不是,恰恰相反,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大规模检测的能力
据联合国数据,非洲有13.4亿人口,其中有40%以上的人生活在极端贫困线以下,每天的生活费低于2美元,非洲坐拥全球17%的人口但只占全球1%的医疗支出。
WHO数据,非洲平均每10,000人中仅有2.1名医生,而水资源极度缺乏的非洲也让洗手抗疫变得客观上不可能。
印度有13.24亿人口,印度家庭的平均人数为5人,远超其他国家,家庭传染就可能让印度疫情的R0急剧升高,印度每千人拥有1.31张病床,作为对比,法国是6.5张,韩国是11.5张,中国是4.2张,意大利是3.4张。
除了印度和非洲,还有2.6亿人的印尼,2亿人的巴基斯坦,1.95亿人的孟加拉国……
乌干达人口4400万,然而即便他们整个国家的ICU全负荷运行,也只能收治60人,这个数据触目惊心。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的最近道出了这些地区实行绝对严格的隔离的难处:
“把人民从病毒中拯救出来,但他们将因饥饿而死亡。”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稠密的人口、糟糕的卫生条件、孱弱的医疗体系、更多依靠日薪度日的人群……这些因素都让非洲、印度等发展中地区在很大概率上成为新冠疫情一个尚未引爆的火药桶;
 
3.服务业为主的发达国家会让原本脆弱的经济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发达国家占据了世界经济极高的比例,G7集团占世界GDP的46%。
这些发达经济体的一个重要经济特征是第三产业即服务业占比极高,同时占据了极大的就业人口。
而服务业在这次疫情中是首当其冲遭到破坏的产业,因此这些国家的经济形势也比我们想象的要严峻——
美国2019年服务占GDP比重高达80.6%、英国78.4%、德国70%、日本69.1%……
由于这些国家农业、工业就业人口较低,因此第三产业的就业人口占比在实际上比上边的GDP占比数据更高。
从这个意义上说,疫情让服务业停滞是对这些国家大多数就业人群的广泛打击。
有人说中国产业结构没有那么极端,但不要忘了,我们的工业体系在某种意义上是和发达国家的服务业是紧密联系的——
一个纽约理发店使用的吹风机可能是中国东莞工厂生产的,一个伦敦摇滚音乐会上的荧光棒则可能产自中国义乌的工厂。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当发达国家的第三产业遭到破坏,马上会通过产业链传递到中国的第二产业,其结果就是我们的外贸订单被取消,我们的工厂倒闭;
世界经济是一连串多米诺骨牌,发达国家主要提供市场、中等收入国家主要提供制造能力、发展中国家主要提供原材料,如今这串多米诺骨牌开始在不同环节开始倒下。
世界经济的形势比我们想象的更严峻,全人类都要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
正是基于以上原因,在主流舆论界对于疫情基本都是悲观的看法——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将新冠疫情描述为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人类面临的最重大考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将出现大萧条以来的最严重衰退
世贸组织WTO预计今年全球商品贸易大跌13%-32%,全球GDP萎缩2.5%-8.8%
国际劳工组织的报告显示,在全球33亿劳动人口中,已有81%受到新冠疫情影响,预计全球今年新增失业人数或超2500万,注意是新增;
美国官方数据,最近三周美国失业人口就累计新增了1600万,经济学家预测美国失业率将达到12%,这将是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高的数字。
美国1970年以来的失业数据走势
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终身教授金刻羽则更加悲观——
“我们面临的有可能是经济大萧条,而不是经济衰退,是1931年的情况,而不是2009年的情况。”
《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撰文称,人类现在正面临的全球危机或许是我们这一代人目前遇到最大的危机。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今明两年全球真实gdp增速预测
我们再看中国的一组数字:今年前两个月,中国工业产出下降13.5%,发电量下降8.2%,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降20.5%,固定资产投资下降24.5%,出口下降17.2%。
很显然,在这一次全球经济动荡中,中国断然无法独善其身,这背后源于——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贸易国,我们的贸易量占全世界的12%,我们是全球120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
“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这一句每年都喊,但很多人其实没有感受,然而今年将在各个行业的偃旗息鼓中变成最真切的现实;
所以,现在你觉得你还能做到独善其身吗?时代的一粒灰落到一个人的头上就会变成一座山;
不要认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OK,聊完新冠疫情这个黑天鹅,我们再来聊聊技术这只灰犀牛!
没错,新冠疫情无论如何都会过去,即便会持续几年从更长远的角度也依然是短期冲击.
但技术带来的财富格局的重塑可能对大部分人而言都是一个长期威胁,而很多人还并没有看到这个魔鬼。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或许你躲得过新冠疫情,但你大概率躲不过技术革——
技术会带来威胁?你是说机器人会拥有智能然后会威胁人类?还是生物科技会产生生态灾难?
不,卫夕说的都不是这些!
我要说的是技术带来的智能革命和马太效应会加剧这个世界的贫富悬殊、会重塑财富结构,从而给你、我以及我们大部分人带来相对贫穷,从而给社会造成难以调和的矛盾。
我会从”智能革命“和”马太效应“这两个底层逻辑来阐述我的观点——
首先是——”智能革命“,先说结论——“智能革命”会导致大规模的短期内失业,注意:“大规模”、“短期内”这两个关键词非常重要:
1.你能想象全世界出租车司机、货车司机、网约车司机全部失业么?这是10年内极大概率发生的事情,突飞猛进的自动驾驶技术已经稳步走向突破的黎明了;
2.你能想象全世界的初级律师、初级会计短时间全部失业么?这是人工智能高歌猛进的当下正在逐步发生的事情;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杭州余杭区全国首个网络交易纠纷在线调解平台
3.你能想象所有高速收费站的收费员全部失业么?这是在中国这几年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已经在全力推ETC了;
4.你能想象世界上所有的iOS和安卓程序员全部失业么?理论上当5G速率快到所有内容都变成”云“而不需要”端“的时候这件事就会发生,不要忘了当年的塞班开发者全部失业早已是现实;
5.你能想象所有主题公园全部关门么?当VR、AR迅速进步能够完全模拟真实的技术实现突破时,理论上就会发生;
……..
很多人会说你这是杞人忧天,他们反驳观点主要有两点:
第一,技术进步没有那么快,这一点很容易反驳,因为客观上技术是指数级进步的,我们感觉没那么快是因为我们是以天为单位感受的,今天和昨天比好像的确没什么进步。
事实上,我们回到20年前的2000年,那时候几乎今天的整个互联网都没有诞生,MP3对于用随声听的2000年简直是科幻,但今天MP3已经早已被我们淘汰了;
第二个反驳的理由是:技术进步会产生新的岗位,到时候失业的人可以去做新的工作,你看前几次技术革命,蒸汽机取代手工,汽车取代马车,人类的转型就很稳定和顺利。
这是很多人的观点,然而世界没有那么简单: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卢德运动——纺织工们在工人卢德的带领下砸织袜机
这次的技术革命和前几次截然不同——它的发生时间是如此之短以至于很多人其实没办法迅速转换。
蒸汽机取代手工、汽车取代马车是几代人至少也是一代人的时间。
所以喂马人可以悠闲地告诉他的儿子——“爸爸这份工作将来会消失,你学份手艺去汽车工厂当工人吧”
但今天的技术速度,失业是在几年、几个月、甚至几天之内发生,根本没时间进行转换;有无数出租车司机在世界各地烧砸Uber的汽车就是一个明证,而以后技术迭代只会以更快的速度加速;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反Uber运动”
从喂马人到汽车工人是蓝领和蓝领之间的转换,而现在的问题是随着机器智能的进化,整个蓝领工作岗位都会消失,不仅蓝领,而是包括初级白领的工作也会陆续消失。
让一个失业的蓝领变成一个高级的白领,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看一看《美国工厂》这样的纪录片,看一看特斯拉的全机器人工厂,你就会明白卫夕说的并非危言耸听;
有一个理论认为,任何思考时间不需要超过5分钟的工作都会在未来10年消失,这相当可怕;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吴军博士的《智能时代》一书中指出,未来只有5%的人能从智能革命中受益。
这背后残酷的潜台词就是95%的人会从智能革命中受损。
你有多大的信心你不属于那95%?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说:卫夕,我明白了,我理解了你刚刚说的底层逻辑——竞争不过机器的人都会被淘汰。
所以我的解决方案是——我去做网红!
没错,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好的选择,至少你理解了我刚刚阐述的第一点逻辑——机器会加速代替人,而我们要利用人不可能被替代的部分;
然而这时候我有一个更残酷的现实告诉你:我们这几乎是在做白日梦!
接下来我会以“做网红”的例子来说明互联网的第二个底层逻辑——马太效应下的赢者通吃。
我们先来看几组数据——
1.淘宝直播数据——2019年双十一,淘宝直播整体GMV约200亿,而薇娅和李佳琪两位超级主播加起来就超过60亿,占总体比例超过30%,也就意味着所有其他主播只能分享剩下的70%的份额;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2.网络文学平台——国内某著名文学平台的相关人士向红星新闻记者透露:2018年,该平台上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作家仅1000余人,而这个平台的作者超过700万;
3.互联网企业市值——根据东方财富网数据,2019年,互联网百强公司总市值达12.56万亿元,而阿里和腾讯的市值加起来为7.17万亿,也就意味着这两家巨无霸市值要比百强中剩下98家公司的总和还要多;
4.华纳兄弟数据——2016年,华纳兄弟影业全部60%的利润来源于前3部最卖座的电影,70%的利润来源于前四部;
5.欧洲足球职业联赛数据——欧洲五大联赛的三分之二的职业足球运动员月收入不到1000美元,而排名足坛榜首的梅西2019年的收入高达1.31亿欧元;
6.高管薪酬数据——根据《商业周刊》的数据,2015年,标准普尔500家上市公司CEO的平均工资是他们公司普通员工的216倍,而20世纪50年代,这个收入倍数仅为20倍

这些数据无一不说明一个互联网时代的逻辑——赢者通吃。
赢者通吃的概念最初来自德州扑克,就是赢者获得场上的所有筹码,在互联网的概念上就意味着除非你是赢者,否者你几乎享受不到技术的任何红利。
因此互联网世界其实没有什么长尾理论,也不是什么二八法则。
它的本质是——“1% / 99%的法则”,甚至比例比这个还要夸张;
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这背后源于技术在全方位加速了信息的对称和流动,同时服务对于消费者的成本变为0,有成本用户就会权衡,一旦没有成本,消费者一定选择最优质的,因此强者恒强;
做网红在逻辑上没错,错的是概率,这个概率比彩票中奖概率甚至还要低;
这就是互联网残酷的法则,它的底层逻辑决定了它的利润会流向最杰出、最优秀的人。
“要么出众,要么出局”并非一句毒鸡汤,而是现实;
《人类简史》作者的这段演讲值得反复看
很多人说,你看我们生活水平提高了啊,和以前相比我们温饱不愁了啊,我们普通人也能用上红米手机了啊!
好!这时候我问你——你幸福吗?
很多人回答一定是否定的;
为什么我们不幸福?原因很简单,因为有很多人比我们赚的更多,我们的生存的压力变得更大了;
的确,技术提升人类整体的绝对福利毫无疑问是一个伟大的进步,然而它在客观上加剧了人类的相对不平等;
为什么美国底层民众把特朗普选上台?是因为他们的绝对生活水平降低了吗?并不是!
而是在这一轮技术浪潮中,和华尔街、硅谷、好莱坞那些赚的盆满钵满的大亨相比,他们的相对利益受损了,而华尔街、硅谷、好莱坞这三大势力全部支持希拉里。
这是美国的阶级斗争,他们把特朗普选上了台,从而加剧了这个世界的不稳定性
下面这张图非常能说明技术是如何重构社会的财富结构的,这是过去50年,美国收入前1%的人的收入占比和美国后50%的人的收入占比走势图。
可以看到,前1%的收入占比在快速上升,而后50%的人收入占比在快速下降,前者已远超后者。
这就是技术革命的威力!
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
图片来源:公众号“单单谈互联网与人生”
我们处在一个世界的十字路口,我们充满了不确定性,我们无法预测我们的未来。
从这个意义上讲,今天卫夕这篇文章的结论——“不要以为你的人生就这样了,你还有很大的下降空间”在客观上极大概率是成立的。
去年,王兴说“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当时很多人一笑而过,然而今天一语中的;
接下来一个巨大的问题来了——我们应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