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印度籍留学生,在江苏省学习中文然后攻读医学硕士,在中国已经生活了6年。今年年初的寒假开始以后,我和其他十多位同籍校友一起回到了印度家中。

在1月下旬,随着中国境内新冠疫情的爆发,我们收到学校的邮件,建议海外留学生目前不要去中国,在家等待返校的进一步通知,期间学校会为我们提供网课。再往后,疫情蔓延至全球,印度也不能幸免,以下是2、3月份我在印度家中的疫情记录。

我家旁边的街边公园

 ▾

印度医学生疫情日记,讲一讲封城下的印度
我的家乡在印度东南部的海得拉巴(Hyderabad),是特伦甘地邦的首府。这里是印度第六大城市,人口有406万,它既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也是商业发达的现代新城。海得拉巴有一个美丽的别名“珍珠之城”,因为它的珍珠产业发达,有400多年历史,给印度和世界提供了最优质的珍珠首饰。

值得一提的是,海得拉巴的地标查米纳塔门(Charminar,意为“四座塔”),作为伊斯兰教历史上标志性的建筑,是十六世纪末为了庆祝肆虐印度的瘟疫被彻底消灭而修建的。如今它虽然只是一处供游客观赏的历史遗迹,但在疫情期间,它对我而言成为了一种精神象征,希望它能祝福印度及全球各国早日消灭疫情。

查米纳塔门,©ARAVIND TEKI / Shutterstock

 ▾

这次病毒的突然侵袭让我们措手不及,没有人能预言它会夺取多少无辜生命。对印度而言,疫情意味着健康规律的生活被完全打乱、被“重新设置”,更意味着疾病和死亡、惊慌和混乱。国家封城、学校停课、公共场所关闭,给人们生活造成不便。感染者和死亡者数量与日俱增,令人痛惜。

不仅如此,它还意味着贫穷、饥饿和痛苦,当印度宣布封城,各行各业停工或居家办公时,我们听到了外来打工者和贫困人群的无奈叹息,我们同情那些为了返乡而被迫长途跋涉的各家老小……

媒体报道印度封城后的困境,非常多的民工需徒步返乡,

截图源:theguardian.com

 ▾

印度医学生疫情日记,讲一讲封城下的印度
3月份印度疫情扩散,全国开始封城 

1月30日,印度首位新冠确诊患者出现在印度西南部的喀拉拉邦(Kerala)

2月3日,增加到3例,均为武汉回来的印度籍留学生,之后三人都痊愈了。整个2月份,有关印度疫情的新闻报道并不多,全国累计确诊数量低于10人。因此大家对疫情的关注仍停留在中国境内,并不太担心本国潜在的危机。

3月,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印度感染人数剧增,大多是从疫区国回来的旅行者。他们没有及时隔离,外出参加集会,从而导致了病毒的加剧扩散。因为大部分确诊病例为境外输入,所以在3月底,印度政府暂停了全部涉外旅行者的签证。

3月期间,发生了两起群体感染。

10-12日,一位从意大利和德国旅行回来的锡克教牧师(Sikh preacher),参加了在Anandpur Sahib小镇举行的数千人宗教集会(Sikh festival)。他随后被确诊,也成为了“超级传播者”。这位72岁的老牧师在3月12日去世,是印度的第4位因新冠感染去世的患者。

另一个大型集体传染事件发生在3月初,是在德里举行的一次伊斯兰教集会(Tablighi Jamaat )。这次集会有超过9000人参加,这些人来自印度各地,其中还有960人来自40个不同国家。截止到4月4日,已有分布在印度17个不同地区的1023名确诊者与这次集会相关联。

3月22日,星期天,印度在全国范围实行为期一天的全民宵禁(Janta Curfew),总理莫迪提醒大家这是印度长期抗疫战斗的开始。在这一天,民众早7点至晚9点之间要自觉待在家里,除了一些特殊应急部门,所有饭店、集市和店铺都关闭,只有少量商店在下午限时开放。铁路和地铁等交通系统也暂停运营。

全民宵禁当天,我家附近的街道上只有少量路人,大部分都居家隔离

 ▾

3月24日,总理要求从25日零时开始全国封城21天,他警告说:如果印度不能处理好这21天,国家将落后21年。

封城对城市居民而言意味着有更多的家庭时光,可对外来民工及其家庭而言却是巨大的灾难。封城使得火车、公交停运,大量农民工失去工作,只能徒步返乡。他们拖家带口,扛着沉重的行李,长途跋涉数百公里,同时又缺乏食物和水的供应。

以往出现在电影中灾后逃难的情节,突然成为了现实。很多媒体报道,返乡人群中充斥着饥饿、恐惧、疲倦、和无助,伴随着极大的不确定性。

宵禁之际,德里首都城边,大量外来民工试图挤上长途车返乡,截图来源:newindianexpress.com

 ▾

更多的外来民工因为封城停工,只能扛着行李,举家步行返乡,截图来源:cnn.com

 ▾

3月28日,印度累计确诊人数达1000,到4月8日晚,累计确诊翻了五倍,达到5749人,死亡178人。境内已有超过40%的地区出现疫情。

封城后的政府措施:

救济贫困,疏导购物渠道,研制高效呼吸机

3月16日,联邦政府已宣布全国的院校停课。

3月25日,印度开始为期21天的全国封城。封城后,至少5千万外来民工失业,城市失业率上升到30%,贫困人口飙升。考虑到这些原因,印度政府宣布将给8亿人分发小麦和大米,并会提供未来3个月的定量配给。

妇女们保持距离领取政府发放的救援物资,图片来源:economictimes.indiatimes.com

 ▾

印度医学生疫情日记,讲一讲封城下的印度
在很多地方,政府开设了救济中心,并给贫困线以下的家庭提供经济援助。也有不少名人为抗疫而捐款,包括企业、商人、明星、政治家等。

3月27日晚至28日,全国各地超市都出现了一次囤货购物潮,政府只能通过限购的方式来阻止购物恐慌,例如西红柿每人限购一公斤。

印度居民涌向小店抢购食物,并没注意保持安全距离

 ▾

印度医学生疫情日记,讲一讲封城下的印度
自封城后,购物恐慌一直在持续。4月2日,各大超市不得不关闭大门,限员入内购物。货架被大面积扫空,紧俏的货物包括面条、饼干、大米、油、消毒液及其它清洁剂。超市呼吁大家自觉有节制,互帮互助,传递友善。

抢购导致食品供给变得紧缺,价格上涨。于是,政府允许持证经营的小商贩们在街头出售生活必须品。使居民们在家门口就能买到所需物资,尽量保持自觉隔离,避免拥挤在人群众多的大型集市。全印度有180万这样的指定商贩。

图为相关媒体报导,

截图来源:timesofindia.indiatimes.com

 ▾

印度医学生疫情日记,讲一讲封城下的印度
政府的紧急救灾机构几乎每天都要在疫区喷洒消毒液。其次还建议民众出门时至少要戴上自制口罩。

社区消毒,©David Talukdar / Shutterstock

 ▾

印度医学生疫情日记,讲一讲封城下的印度
贫民居住地消毒,©Photographielove / Shutterstock

 ▾

戴着自制“口罩”的民众,©stockpexel / Shutterstock

 ▾

印度应急抗疫还有一个举措:抓紧对呼吸机的升级研发。因为政府担心如果新冠感染人数继续增加,呼吸机会出现短缺。有些医生提出了富有创意的方案。曾研制出世上最便宜呼吸机AgVa的两位专家,正在采用一种能消减病毒活性的专利技术来对这种呼吸机进行升级。

疫情下我的城市和家庭生活的改变 

3月初,我开始意识到印度疫情的潜在危机。作为医学专业的学生,我向家人朋友详细介绍了新冠病毒的危害,及其容易人传人的特点。他们有任何相关问题都会找我咨询。我也告诉了他们日常防疫的基本措施,提醒他们储备好口罩、消毒液等物品,并储备好至少一个月的食物。

我家储备的部分消毒液,N95和医用口罩

 ▾

印度医学生疫情日记,讲一讲封城下的印度
我家储存的部分食物,包括麦子、豆类、蔬菜等,大部分食物都放在储物柜里

 ▾

印度医学生疫情日记,讲一讲封城下的印度
我们就餐的习惯依然保持“右手抓饭”,但是我们一直都是饭前饭后用肥皂认真洗手的。现在疫情影响下,我们更注意保持个人清洁卫生,也开始更多的使用勺子进餐,面条类食物会使用叉子。

这是封城前,我们在当地饭店品尝的印度手抓饭

 ▾

3月22日我们城市累计确诊达30人,4月8日已经增加到364人。这里目前只有三家大型医院提供新冠病毒检测和医治。有人呼吁把新冠重症室从中心医院转移到人口稀疏的地方,他们认为在有大量其他病人到访的医院里收治新冠患者是错误的做法,会增加传染风险。

我家附近的一所普通医院,门口等待的人保持距离,有些戴着口罩

 ▾

3月底,很多商店里口罩、消毒液、卷纸都已断货。药店里也很难找到,即使有少量存货,售价也是平时的5倍。

我家对面的商店多已关闭,只有一个买日用品的小商店半开着店门在营业

 ▾

海得拉巴是古代伊斯兰教中心之一,在现代,则以信仰印度教的人口为多数,也仍有一些人信仰伊斯兰教,以及基督教。我家信仰伊斯兰教。我每天向真主安拉祈祷5次,祈求他保佑我们免受疾病和瘟疫的伤害,停止疫情,把和平和健康带回给人类。

我带着弟弟在诵读《古兰经》

 ▾

印度医学生疫情日记,讲一讲封城下的印度
关于目前的印度疫情局势,我能获取的准确信息有限,很多媒体工作者也在居家隔离,印度能及时更新的新闻来源变得稀少。我信任政府和医院所做的努力,不过我预计封城需要延期至少一个月才有希望控制局势。

从我身边的社区防疫情况来看,印度民间缺乏像中国基层那样有组织的团体进行防疫支援和志愿者服务。在我们当地,大家只有依赖家庭支援各自零散为阵,老人和弱势群体还缺乏及时的应急关怀。我家和邻居们都会给保安和附近贫困家庭送食物或捐钱。

疫情期间政府的支援重心倾向于贫困人口,这一点国民们都理解并支持。我也深深为印度贫困人口的饥饿问题而担忧。印度贫困人口占总人口的30%以上,粮食能否合理分配到最需要的地方、及时拯救饥饿的贫困人群,对政府来说仍是非常严峻的挑战。

志愿者给无家可归的人分发食物,

©prabhat kumar verma / Shutterstock

 ▾

印度医学生疫情日记,讲一讲封城下的印度
此外,就全国疫情而言,农村地区是最薄弱的环节。印度作为农业大国,有一半以上人口依靠农业提供生计。封城使得农民们没法出售农产品,而外出打工者又因为停工失业被迫返乡,增加了农村地区的负担。同时,农村感染者的确诊、医治和数据统计也存在很多疏漏,如果农民患者因贫困或当地缺乏收治医院而无法就诊,最终导致死亡,这样的病例是无法统计在官方数据中的。因此有专家认为官方统计的新冠疫情死亡人数只有实际死亡人数的1/5。

在瘟疫肆虐的社会动荡中,我对人性的意义、人与人的关联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也更明白齐心抗疫的重要性。再者,看到大家的防疫意识在加强,社区环境污染在清除,社会平衡在重新建立,我也相信最终我们的世界可以从疫情中治愈,恢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