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新冠疫情,在很大程度上,彻底颠覆了国人对西方的某些想象——所有人都知道,西方是现代文明的代表,是人类科技的高地,但万万没想到,在这次疫情中,西方的表现,却让人大跌眼镜——早期新冠只伤害亚裔的搞笑话就不说了,后来疫情已在西方爆发,可一个最简单戴的口罩,却能引发这么大的反弹——呼吸道传染病戴口罩防御,这本该是最基本的科学常识,可在人类科学高地的西方世界,从政坛到学界,从精英到平民,齐刷刷的投反对票,不仅忘记了自己在100年前西班牙大流感时全民戴口罩的历史,还把不戴口罩上升到文化高度——搞得像东方人就有戴口罩的文化似的。

口罩争议背后——西方为什么遍地神棍?
 
为什么西方会这样?当然,我们可以从社会治理等角度,找到一些合理的解释——比如民意抗拒,口罩极度紧缺,怕引起社会动荡等等——换句话说,为了维稳。
 
这个确实说得过去。但问题是,如果仅仅是维稳,那通常只能作为权宜之计,忽悠的同时,还得赶紧想办法解决问题——毕竟这才是根本之道。
 
但从西方近两个月的表现看,他们还真不仅是为了维稳,除此之外,还有很大的集体反智因素——比如戴口罩,直到今天,依然没有被完全普及,德国扭扭捏捏的只给了个谨慎建议,特朗普则是可戴可不戴,反正我不戴;丹麦更是奇葩,还正儿八经的找6000个人,分戴和不戴两组,来搞一个为期一月的实验。
 
就这种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居然被这帮人折腾成这个德行,咱看着也真是不服不行。而从西方在戴口罩一事中的表现来看,西方人的这种做法,在某些层面已经超越了社会治理的范畴,而进入到从上至下的神棍属性中——也就是说,某些显而易见的反智理念,不仅仅是愚弄大众,就连精英阶层自己,其实也深陷其中。
 
这个就有些奇怪了。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大众容易愚弄,这个再正常不过——毕竟他们知识积累有限,又缺乏独立判断能力。但受过良好教育,具备足够科学知识和理性思维的精英阶层,尤其是统治阶层,居然也能对一些基本医学常识置若罔闻,也发自内心的认为戴口罩无用,认为光勤洗手就能防御呼吸道传染,这个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为什么会这样?
 
表面上,这是文化。但其实根子还是在西方制度设计上头。
 
众所周知,人类社会是一个典型的阶级社会。阶级社会中,精英阶级由于占据了大量的资源,所以不仅在物质占有方面更加丰富,精神方向,通常也同样具备更丰富的知识,更优秀的理解能力和判断能力。
 
这种分层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通用的。不过,在精英阶级对平民阶级的引领方式上,传统阶级社会和现代西方社会,却有很大的差异。
 
传统阶级社会,精英阶级直接通过掌控社会资源,来实现对平民阶级的统治和引领。这种模式下,平民阶级对精英阶级的制衡是相对间接的,虽然也有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逻辑,让精英有所忌惮,但总的来说,精英受平民影响是较小的。
 
在这种模式下,知识传播一般都是自上而下的,既精英阶层以教化的方式,单线条的将他们所认可的,或者说所想要民众认可的知识传播给大众;至于民众认可的观点,精英阶层觉得正确就接受,觉得不正确不靠谱,还是可以在相当程度上不予理睬的。
 
当然,不可否认,这种交互关系存在弊端——既精英阶层可能因为缺乏足够制衡而肆无忌惮的直接侵犯民众利益。但它也不是没有好处,既知识层面,精英阶层能保证相对独立的思维能力,而不受思想认知较为浅薄的平民的袭扰。
 
但现代西方社会下,这套自上而下的模式就行不通了。本质上,现代西方社会依然是一个阶级社会,只不过,资本权力与政治权力互相制衡的模式,使得民权在一定程度上获得了以下制上的空间。虽然这并不能改变平民阶级属于被统治阶级的根本属性,但也确实在表面上,强化了民众的反向制衡能力。
 
口罩争议背后——西方为什么遍地神棍?
这种模式体现在现实中,就是选举制度。选举制度的要义就在于,虽然平民阶级并不能改变自身受精英阶级统治的整体格局,却可以通过选票,决定精英阶级中个体的前途命运。鉴于精英阶级不可能是铁板一块,所以政客们为了自身利益,就不得不俯下身姿,迎合和讨好平民。
 
这种模式在从制度层面限制了精英阶级直接侵犯民众的能力,看上去像是不错(当然,实际上该侵犯照样侵犯,只不过方式上更隐晦点而已);但在知识传播层面,却就形成了一个必然反智陷阱——由于精英政客乃至资本必须迎合大众,所以他们也必须要接受一些平民阶级的普遍观点和看法。
 
这就有麻烦了。前文中云石君已经说过,平民阶级和精英阶级,在知识积累和科学素养方面是存在巨大差距的。所以,平民阶级的一些普遍认知,其实未必符合科学,而仅仅是基于一种感性甚至随性。
 
比如反感戴口罩,这很可能仅仅就是基于一种受拘束的不适感,以及长久以来对蒙面匪徒的天然恐惧,最终在民众心目中形成正常人不应该戴口罩的惯性认知,进而上升到文化层面,以至于在面对基本医学常识时,也表现出反智。
 
这在传统阶级社会中,没事!当精英阶级发现谬误后,直接一通教化,强力纠偏就是了。
 
但在西式民主制度下,那就麻烦了。毕竟大型瘟疫并不常见,所以平常精英政客为了讨好大众,犯不着去做忤逆民众习惯的纠偏之事;媒体为了收视率,也同样迎合大众,对反智视而不见。
 
当然,如果只是到这个层面,那还问题不大。毕竟精英阶层还没沦陷,只是他们平时懒得管民众的反智认知而已,至少自己还是清醒的。真到紧急时刻,只要精英阶层还神智清醒,他们一起站出来大声疾呼,再加上媒体配合,同样可以迅速纠偏。
 
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一方面,精英民众以及媒体,都生活在同一个社会环境下,平时大家都一味迎合大众,而对社会上的反智思潮视而不见,俗话说三人成虎,这谎话说多了也就成了真理,所以随着不戴口罩之类反智思潮在社会上的长时间泛滥,哪怕具备更高科学素养和知识积累的精英阶层,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耳濡目染,进而逐渐沦陷,被带偏了节奏。
 
另一方面,则是西式民主制度下,精英阶层本身也缺乏足够的组织性,媒体也各有各的立场——而共同的特征就是疏于宣教,而注重迎合。平时大家集体反智惯了,现在即便有个别清醒的,知道不戴口罩等于找死,但在这个环境下,想纠偏也是难上加难——他不仅要想办法让其他精英清醒,重新尊重科学常识;还得说服大家冒着被选民反感,进而有可能丢弃选票的风险,去站出来居高临下的教化大众——而这个过程,注定不会容易和简单。
 
口罩争议背后——西方为什么遍地神棍?
这就是西方人宁死不戴口罩的原因,这也就是西方遍地神棍的原因。一群具备更高科学素养、掌握更多知识储备的人,因为制度设计的原因,平时不仅不愿承担教化大众的责任,反而对相对低科学素质、低知识文化的人群不断迎合,最终使本来很容易压制的反智思潮,在社会上常年泛滥,最终就是整个社会,从上到下,一起反智化、神棍化。这在平时或许还无所谓,可一旦遇到大事——比如这次百年一遇级大瘟疫,这种平时潜藏于整个社会心理中的反智思维,最终就跳了出来,引领着这大群神棍,袒露着自己的口鼻,走向了哈利路亚的金光大道!
 
当然,神棍在神,身子终究不是铁打的。新冠专治各种不服,所以在飞蛾扑火,付出重大伤亡后,西方神棍们在血淋淋的现实面前,也逐渐开始清醒。像东欧国家,投身西方大家庭较晚,受毒较轻,所以很多一早就开始戴上了口罩;意大利、西班牙等等,在死伤惨重后,也不得不逐渐屈服。就连神棍堡垒的德意志和美利坚,现在也逐渐松口,接下来普遍戴口罩也不是不可能。至于还有一个大英帝国,唉,首相都进ICU了,咱们就还是不说了。
 
总而言之,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在云石君看来,西方世界与其成天琢磨着群体免疫,倒还不如琢磨下怎么摆脱群体反智。毕竟群体免疫这事儿,死亡率高,变异性和后遗症也都不明确,所以下场难料;但只要能不再神棍,遵循科学,重拾理性,那么战胜新冠,依然还是有希望的——毕竟,思维正常的东方人民,早已证明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