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手党到西西里,从范思哲到阿玛尼,从意甲联赛到银狐里皮,从菲亚特到法拉利,从玛莎拉蒂到兰博基尼,从游历中国的马可波罗到画鸡蛋的达芬奇,中国人对意大利从来就不陌生。

近来,意大利疫情爆发,损失惨重,城市封锁,居民隔离,大家可能在网上注意到,不少乐观的意大利人在自家阳台开起了露天音乐会,演奏乐器的,唱歌剧的,好不热闹。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阳台风景

意大利人这一身的艺术细胞从何而来?

故事要从14世纪至16世纪,那场影响了整个欧洲乃至世界的“文艺复兴运动”说起。这场起源于意大利佛罗伦萨的运动中诞生了很多名垂青史的大师:布鲁内莱斯基、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波提切利、伽利略、马基雅维利……这些熠熠生辉的名字每个都彪炳史册。璀璨群星的背后,有一个传奇家族影响深远,那就是被称为“文艺复兴教父”的美第奇家族。

今天就和大家好好聊聊这个家族的故事。

海盗教皇

美第奇家族吹嘘自己的祖先是一位用狼牙棒杀死了巨人的英勇骑士。

其实他们的祖先只是托斯卡纳地区的普通农民,后来弃农经商,倒买倒卖,完成原始积累,再后来干脆做起了放贷生意,到了13世纪,已成为在佛罗伦萨颇有影响力的“Young Money”。

但是,就像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描写的那样,放贷生意在当时被看作无耻的勾当。这是美第奇家族不光彩的原罪,他们迫切渴望洗白。

时间来到14世纪,当时的美第奇族长乔万尼先是开羊毛工厂赚了很多钱,后来又开起了时髦的银行,从吸血鬼摇身变成了一位体面的银行家。但银行业风险很大,当时的英法还在进行百年战争,无论政府还是佣兵个人,都有可能随时破产,让贷款成为烂账。最靠谱的就是贷给只手遮天的教会,可教会总反复无常,欠账不还时有发生。乔万尼心里有苦说不出,“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啊。”

彼时教商勾结的把戏非常流行,所谓“朝中有人好办事”,为了壮大家族势力,商人需要教会的背书;而当时的教会中,神职人员要竞选产生,候选人需要商人的资金支持去到处撒钱,上下打点。

为了壮大银行生意,乔万尼决定孤注一掷,扶持人手进入教会高层。可他物色一通后发现,热门人选早已被其他权贵家族认领,只剩一个冷门的候选人——萨尔塔萨-科萨,这家伙在入教前是一个海盗,因厌倦了在海上杀人越货、刀口舔血的日子,买了个博士学位,又异想天开的想去竞选神职普度众生。

几番接触,乔万尼发现科萨也并非一无是处,最大的优点就是听话。好吧,就是他了,嗜血的海盗和嗜血的银行家一拍即合。

乔万尼开始了豪赌,几乎将全部家产都砸在科萨身上,资助着这个海盗在教会中扶摇直上,从神父一直爬到红衣主教。科萨很争气,乔万尼押对了宝,1410年,科萨竟爬上了宗教之巅,被选为教皇,称为约翰二十三世。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约翰二十三世》电影海报

海盗教皇毕竟原来是跑江湖的,还是很讲江湖规矩。他上任后立刻宣布美第奇银行成为罗马教会官方唯一指定银行,管理整个教会资金,美第奇家族名利双收,跻身名门。

乔万尼怕树大招风,生活低调简朴,总是骑着一头驴子出门,被叫做——“骑毛驴的大富翁”。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圣母百花大教堂

玩过游戏《刺客信条2》的小伙伴可能对圣母百花大教堂印象深刻,这个伟大的建筑,曾经是佛罗伦萨最碍眼的烂尾楼。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刺客信条2》中的大教堂

早期教会好大喜功,要建一座世上最宏伟的教堂,给乙方提出了一些远超时代的设计构想,在政教合一的佛罗伦萨,这是一个明知不能却无法拒绝的要求。

底部施工按部就班的完成,到建造圆顶的时候遇到了困难,八边形的底座需要建造一个八边形的圆顶,但由于教堂过于宏伟高耸,缺乏支撑,穹顶无法固定。这在当时几乎是无解的建筑难题,工程只好被搁置下来,这一放就是100年。

上文说道,乔万尼通过扶持教皇成为了佛罗伦萨的首富,但毕竟年事已高,家中事务逐渐交给儿子柯西莫打理,柯西莫谦逊好学,平时喜欢读古代先贤的各种经史子集,大概学问越大责任越大,柯西莫在佛罗伦萨土生土长,他决定资助一位怪才来解决这个碍眼的烂尾楼——布鲁内莱斯基。

布鲁内莱斯基在绘画、雕塑、建筑方面都很有建树,尤其爱钻研古希腊、古罗马的建筑学和绘画,他发明的透视法对绘画艺术产生了深刻影响。

他从古希腊万神殿的建造方式上寻找灵感。可是万神殿是木材支撑,再用混凝土浇筑建成的穹顶,而此时连混凝土配方也失传了。

布鲁内莱斯基奇思妙想、另辟蹊径,计划大概是在教堂内部先建一个小型穹顶作为支撑,类似有保温壶的内胆,又开创的使用了砖块倾斜摆放的方法减少压力。他磕碎底部来立起鸡蛋,以此演示计划的可行性,可教会和市民们还是将信将疑。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布鲁内莱斯基设计的穹顶

在柯西莫的大力支持下,工程在质疑声中开始了,每天都有好奇的市民跑来围观,充当云监理。

乔万尼没能活到完工那一天,他深知闷声发大财的道理,又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在临死前告诫继承人柯西莫,“万事低调,未经召唤不可擅去市政厅 ”。

多年后,东方的红顶商人胡雪岩去世前对子女留下遗言“勿近白虎”,二者似有异曲同工之处。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国父

柯西莫遗传了父亲精明谨慎的特质,他把大量钱财偷偷转移到了城外,一直低调行事。可是美第奇异军突起,晋升新贵,早就成了传统贵族的眼中钉。

1433年9月7日,柯西莫被把持市议会的奥比奇家族传唤到市政厅。奥比奇家族虽已家道中落,论财富不可跟美第奇相提并论,但在佛罗伦萨扎根多年,虎倒威犹在,势力颇深。这次定下“请君入瓮”计,想让柯西莫有去无回,彻底铲除美第奇家族。

奥比奇软禁了柯西莫,派佣兵把守,又严刑拷打美第奇家的军师,得到了对柯西莫不利的证词,指控他犯了卖国罪。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英意合拍剧:《美第奇家族》

那时的佛罗伦萨共和国,给人定罪要全民公投,奥比奇家族在广场让人民投票决定柯西莫是否有罪。以防万一,还驱赶了美第奇家族的朋友们,禁止他们投票,柯西莫罪名成立。

千算万算,奥比奇家族漏算了一件事,有钱能使鬼推磨。柯西莫在牢房听到了广场的声音,知道危在旦夕。他随手摸摸身上,还有些散碎银两,没花多少钱就买通了看守他的佣兵,趁广场上念判决书的功夫,逃出城去了。

奥比奇又犯了一个错误,放虎归山。他们认为反正已经掌控了城市,就没有卖力追杀柯西莫,只是把美第奇族人流放了事。

柯西莫的铁杆朋友劝他招兵买马,武装反攻。但柯西莫牢记父亲遗言,继续韬光养晦,等待机会。

他没有等太久,1年时间,整个佛罗伦萨就乱成一锅粥了。因为美第奇银行资金雄厚,又是教会背景,佛罗伦萨的市政民生工程之前都是他们在承包,城市建设有条不紊。奥比奇家族权利再大,计谋再狠,终究没钱办不成事。不到1年,佛罗伦萨就像没了物业的小区,业主们不干了,愤怒的人群占领了市政厅。

这时教皇也派来了特使,宣布柯西莫无罪,还让他执掌佛罗伦萨,老百姓一看这个财神爷又回来了,欢天喜地的将美第奇家族迎回城市。

柯西莫心想,一年前你们还在广场上等着吃人血馒头,现在脸变的倒快。他决心杀鸡儆猴,于是把奥比奇族人拉到广场,宣布死罪可免,活罪难饶。当着百姓,用刀将他们尽数毁容,彻底巩固了美第奇家族对佛罗伦萨的统治。还释放了被奥比奇囚禁的布鲁内莱斯基,资助他继续完成大教堂修建工作。

这下全欧洲都知道了柯西莫和教皇的交情有多深,美第奇银行的分支网点得以开遍全欧,一方面做正常的存贷生意,一方面代理教会收取“会费”,这让柯西莫很快成为了欧洲首屈一指的大富豪。但他不是那种土鳖暴发户,而是一个有艺术品味的富二代。柯西莫决心当艺术家的天使投资人,通过资助他们创造瑰丽的艺术品,从而提高美第奇家族的声望。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美第奇家族》剧照

圣母百花大教堂耗时16年终于完工,用掉了400万块砖,气势恢宏。柯西莫想出了一个广纳天下贤士的好办法。

他派出大量信使,邀请欧洲、非洲,亚洲国家的神职、商人、艺术家来出席大教堂的开幕式,美第奇家族还报销所有异地宾客的路费,连教皇本人也亲临祝贺。

东西方艺术家们汇聚于此,宏伟的教堂不出意外的震惊了世人,柯西莫乐善好施、热爱艺术的消息也声名远播。世界各地的优秀艺术家纷纷慕名前来,佛罗伦萨很快成为了艺术之都。

此后的数年里,种种伟大的作品开始诞生在佛罗伦萨,柯西莫一直到寿终正寝前,从没吝啬过对艺术家的支持,和多纳泰罗尤其交好,以至于多纳泰罗死后就葬在柯西莫墓旁。

族人问他,家族的声望已经很大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柯西莫道出原因,“也许某天我们还会被流放,但这些伟大的艺术和建筑会永世留存。”

著名学者威尔杜兰特评论道:也许意大利人比咱们都聪明,他们发现真理只不过是一种妄想,而美,不管多么具有主观性,却是一种可以拥有的现实。

在柯西莫逝世后,佛罗伦萨的子民们,称他为“国父”。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伟大的洛伦佐

柯西莫死后两代,他的孙子洛伦佐20岁时继位。

经过两三代人的励精图治,美第奇家族此时在佛罗伦萨民心归顺,声望很高。可是城中的传统贵族,同样是银行世家的帕齐家族一直想取而代之,看洛伦佐只是个嘴上没毛的小青年,觉得有了可乘之机,他们吸取了奥比奇失败的教训,第一要将洛伦佐和他的弟弟,也是美第奇家的二号人物朱利亚诺斩草除根,第二直接暗杀了事,以免夜长梦多。

帕齐的底气来源于教会的支持,那位和美第奇家族交好的“海盗教皇”已过世多年,教会和美第奇早生嫌隙。多年来,教会向美第奇银行借了很多贷款,也想借帕齐之手除之后快,债主没了也就不用还钱了。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洛伦佐塑像

复活节那天,洛伦佐兄弟来到教堂做弥撒,他们浑然不知帕齐家族已提前埋伏下了刀斧手,只等摔杯为号就一拥而上乱刀砍死。可怜的洛伦佐不是关羽,弟弟也不是周仓,他们没能像单刀赴会的故事中那样平安无事。

弟弟朱利亚诺被连捅19刀,当场毙命。洛伦佐身负重伤,在随从的舍命掩护下,满身是血的逃进圣器室,关上沉重的大门,躲开了追杀。爱戴洛伦佐的市民们看到这样的场景,包围抓住了凶手。

心爱的弟弟惨死眼前,洛伦佐悲愤不已,他开始了疯狂的报复,帕齐族人全被绞刑处死。暴力笼罩全城,洛伦佐让佛罗伦萨共和国变成了名为僭主实为独裁的统治。

教皇听闻帕齐阴谋失败,命令保皇派的那不勒斯王国出兵讨伐佛罗伦萨。洛伦佐也派兵迎战,可双方实力悬殊,眼见不敌,时间紧迫,再不作出应对佛罗伦萨恐有屠城之危。

洛伦佐乔装打扮,趁夜色混出城去,带足贡品支身南下那不勒斯,策反那不勒斯国王。超凡的胆识加上多方的博弈加上个人的魅力,又或者单纯只是钱给的太多了,那不勒斯国王不仅签下停战协议,还连同洛伦佐一起对教会听调不听宣。教皇又急又气,无奈默认了美第奇对佛罗伦萨的统治。

这一仗中,洛伦佐的个人英雄主义,拯救了城中百姓,在佛罗伦萨声望达到顶点,人们恭敬地称他为“伟大的洛伦佐”。

洛伦佐虽然独裁,但不是暴君。受家族熏陶,他兴趣广泛,酷爱艺术、狩猎、写诗、唱歌,几乎什么都会,平时的他没有架子,经常跑进跳舞的人群中扮演滑稽戏,和百姓互开玩笑,因为也有人称他为“豪华者洛伦佐”,最重要的是他坚定地支持艺术家自由创作,推动了文艺复兴的高潮。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米开朗基罗,达芬奇

洛伦佐开办了“自由美术学院”,13岁的米开朗基罗在此学习,洛伦佐对他视如己出,把他接到美第奇宫与儿女们同吃同住。米开朗基罗天赋过人,学习能力超强又不循规蹈矩,绘画、雕塑作品都是传世珍宝。

洛伦佐在城中发现了一名天才的年轻画家——达芬奇。这个年轻人来到一家画室当学徒,他的老师见了达芬奇的画后,惊为天人,自己终生不敢再提笔画画。洛伦佐资助达芬奇潜心作画。

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日后均成宗师,与英年早逝的拉斐尔并称文艺复兴三杰。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鞭笞者和虚荣之火

佛罗伦萨欣欣向荣的新派艺术氛围惹恼了一位信奉原教旨的僧侣——“鞭笞者萨伏纳洛拉”。

他是个极端原教旨主义者,认为是洛伦佐对艺术家的纵容造成了这一切。为了过苦行僧般的生活,他每天要用沾水的鞭子把自己抽打的皮开肉绽。鞭笞者开始在佛罗伦萨散布预言“洛伦佐会得到上帝的惩罚,美第奇迟早要完”。

洛伦佐因为常年赞助大量的艺术家,撒钱给那些虎视眈眈的盟友和永不满足的教会,财富大大减少,渐渐入不敷出。对市民的施舍变得少了起来,这让人们开始不满,再加上鞭笞者的蛊惑,大量平民包括米开朗基罗这样被洛伦佐养大的艺术家,都认为洛伦佐是破坏共和体制的暴虐独裁者。

而这时洛伦佐身染重病,不靠谱的偏方加速了病情。难道鞭笞者的预言是真的?连洛伦佐自己都不禁开始这么想。他知道自己死后,美第奇家族如果没有教会庇护就会土崩瓦解。求人不如求己,他把年幼的二儿子小乔万尼和养子朱里奥送去罗马入教,颇受当时教皇尤里二世的宠爱。

洛伦佐弥留之际,想起鞭笞者的话,对死亡充满了恐惧,他把鞭笞者请到床边,请求宽恕自己一生的罪孽。鞭笞者附在他耳边说:“你死后会在地狱被无尽的烈火焚烧,受尽无穷的折磨”,洛伦佐在惊恐中死去,终年43岁。

鞭笞者预言成真,名声大振,他恢复了佛罗伦萨的共和体制,美第奇族人被尽数流放,洛伦佐的儿子被悬赏。

鞭笞者在广场燃起了熊熊大火,向围观的人们痛斥洛伦佐的邪恶,焚烧了美第奇家族的徽章和大量藏品,市民随声起哄。艺术家们迫于压力,也不得不将自己的杰作扔进火焰。画作、雕塑、典籍、珠宝、化妆品,凡被鞭笞者认为罪恶的东西都被付之一炬。

这场大火几乎将文艺复兴的成果燃尽,史称“虚荣之火”。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美第奇家族徽章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教皇里奥十世

此时远在罗马教会的小乔万尼已成长为红衣主教,听闻惨案悲痛万分,发誓让伤害美第奇的人们受到惩罚,他向教皇借兵,带领着大军杀向家乡。一时间,佛罗伦萨黑云压城城欲摧。

此时佛罗伦萨共和国的实际掌控者是马基雅维利,他坚信共和制度神圣不可侵犯,被市民推选为大将,以“爱国者”的名义带兵出城阻击,可是很快就被全歼,马基雅维利本人被俘,佛罗伦萨喊着捍卫共和的人们被吓破了胆,开城投降。

小乔万尼夺回对佛罗伦萨的统治,鞭笞者被火刑处死。市民对美第奇敢怒不敢言,只能在背地里咒骂。

不久,罗马传来消息,教皇去世,要小乔万尼回罗马参选教皇。经过十多天的博弈,小乔万尼当选教皇,称“里奥十世”。他的弟弟朱里奥也晋升为红衣主教。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里奥十世

小乔万尼当选的消息传回佛罗伦萨,市民忽然像失忆了一样,完全忘记了之前的“小摩擦”,觉得与有荣焉。人们走上街头载歌载舞,纷纷拿着礼品跑去向美第奇族人祝贺,还自发组织了盛大的庆典迎接教皇回乡省亲,在浮夸的庆祝活动中,1个小男孩被涂满金粉参加游行,不久就金粉中毒死掉了。

教皇命令米开朗基罗在西斯廷大教堂的天顶绘制《创世纪》,要画满巨大的天顶,可真是一份苦差事,米开朗基罗不敢不从,他曾经相信鞭笞者,背叛了洛伦佐,连创作《大卫》时,都是把洛伦佐假想成了巨人歌利亚,《创世纪》完成后,教皇又命令他修建洛伦佐和朱利亚诺的陵墓来赎罪。

被俘的马基雅维利拼命向教皇宣誓效忠,但还是被无情流放。他并不甘心,在被流放的偏远小镇上写下了著名的《君主论》献给美第奇,想用治国的才华打动教皇,教皇不为所动。他撰写的《佛罗伦萨史》中对美第奇族人不吝吹捧,可惜教皇还不买账,马基雅维利最后郁郁而终。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马基雅维利和《君主论》

马基雅维利起于没落贵族,醉心政治,忠于共和,真的很有思想和才华,可被俘后又卑躬屈膝,对权力求而不得,跪舔到最后一无所有,成为了可悲的政治犬儒主义者。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马丁路德

里奥教皇从小在教会长大,荒淫无道惯了,上任后把几百个酒囊饭袋的亲朋好友安插在了教会中,这些人只知道每日花天酒地,甚至连敛财都不会,教会资金很快被挥霍一空。里奥不愧是银行世家的后代,一看这样下去难以为继,推出了臭名昭著的创新型融资工具“赎罪券”。

“赎罪券”说白了也不过是一张纸,只是被教皇开过光,购买的人死后就不用接受终极审判,成了稳上天堂的门票,这是把上帝家里当成了旅游景点?更离谱的,你如果凑巧财力雄厚,还可以替已经去世的列祖列宗购买,死人有了赎罪券,也可以坐上地狱直达天堂的直通车,欧洲的孝子贤孙们纷纷购买,教会又大富大贵起来。

说到这里,有一个悖论,很多宗教的教旨都是禁欲,即享乐的欲望是罪孽,活着就是一场苦修。但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是,上了天堂后就可以酒池肉林,尽情享乐。所以,禁欲的原因是为了欲望,赎罪的原因是为了犯罪?天堂成了法外之地,天使都是法外狂徒?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抢购赎罪券

德国僧侣马丁路德出现了,入教前他曾是位哲学系的博士,某天一场可怕的暴雨困住了他,他当场发愿,如果上帝保佑大难不死就入教为僧,脱险后,他信守了诺言。

现在他认为教会已经腐朽到不可救药。1517年,马丁路德撰写了一篇要求宗教改革的战斗檄文《九十五条论纲》,他借助当时在欧洲还很时髦的东方舶来品——印刷术,大大扩散了这篇文章的扩散速度和广度。

文章对教会直言不讳的辛辣批评传到了教皇耳朵里,教皇没有大发雷霆,心想一个小虾米翻不出来多大的浪花,此时他还不知道这个德国僧侣会在未来开山立派,重创天主教。里奥只是宣布开除马丁路德教籍,宣称他死后必下地狱。

然而里奥教皇比马丁路德先死了,1517年,里奥死于一场重感冒,不知上了天堂还是地狱。他的弟弟朱里奥接任,称“克莱芒七世”。

马丁路德这时已经获得了大批德国追随者,他们组成叛军,浩浩荡荡的发兵讨伐圣城罗马,这按常理可是大逆不道。大概教会的种种恶行早已失去民心,叛军沿途并未遭到太大抵抗,他们杀进罗马,不再听马丁路德指挥,他们可不是军纪严明的岳家军,进城后就开始大肆烧杀抢掠,男人被屠杀,女人被侮辱,教皇被囚禁。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马丁路德

消息传遍了佛罗伦萨的街头巷尾,反复无常的市民在广场上越聚越多,也组成了叛军,开始对自己生活长大的城市打砸抢,无数艺术品在浩劫中被毁。《大卫》也被砸掉了一个胳膊,而他的作者米开朗基罗,正在洛伦佐陵墓里施工,他吓得赶紧躲进了一口石棺中,后来他自述道,“当时我觉得自己才是那个死去的美第奇,躲避活着的美第奇”。

被囚禁的朱里奥没有坐以待毙,他使出家族的传统艺能,把随身的珠宝黄金送给守卫,逃跑成功。

越狱后的他立刻组织盟友击败德国叛军,夺回罗马。接着马不停蹄地杀回老家。

佛罗伦萨叛军听闻教皇卷土重来,为了防止被报复清算,他们抓住了美第奇家族仅存的继承人,教皇11岁的侄女凯瑟琳,威胁如果不立刻停兵,就要轮奸她。

朱里奥无奈同意,救下凯瑟琳。

经此一战,朱里奥认识到需要更强大的盟友才能保证江山永固,三年后,14岁的凯瑟琳被朱里奥嫁给了法国的亨利王子。再后来,王子登基,凯瑟琳成为法国王后,正是这位王后给法国人带去了意式的精致生活和时尚品味。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三堂会审伽利略

时间来到1537年,美第奇家族人丁不旺,年轻的族长被反对势力暗杀后,连个继承人都没来得及留下。他们只好找到了一位家族里的私生子,出生长大在乡下,只有17岁的柯西莫(区别祖先,下称“小柯西莫”),充当傀儡领袖。

小柯西莫私生子的身份,让他自卑又要强,不愿受人摆布。他上位后娶了西班牙驻那不勒斯总督的女儿,新娘子还是当时罗马帝国国王的表侄女,更重要的是嫁妆里包括了一支武器精良的军队。

有人脉又有部队,小柯西莫成为了佛罗伦萨名副其实的统治者,他心满意足了。但比他野心还大的妻子命令他扩大疆土,强大的火枪部队又踏平了临近的锡耶纳共和国。

1569年,小柯西莫统一托斯卡纳地区,成为托斯卡纳大公,称“柯西莫一世”,一时风头无两。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小柯西莫和他妈

小柯西莫重视家庭教育,他找到伽利略来当皇子们的家庭教师,因为他觉得家族不缺艺术品味,但需要科学知识来自然。

伽利略是实证派科学家,喜欢用简明的实验证明复杂的原理,他带着皇子们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比如在比萨斜塔上做了著名的两个铁球同时落地实验,推翻了亚里士多德流传2000年的错误。这不过是一堂家教课,只是围观蹭课的市民很多。

他们还发明了天文望远镜,每晚仰望星空,发现了很多宇宙的奥秘。比如,伽利略发现了木卫1、2、3、4,为了感激美第奇家族的资助,他把其命名为“美第奇卫星”(后改成现在叫法);他还发现了太阳黑子、太阳自转、银河组成、月亮表面凹凸不平等等,这些伟大的发现,却也是悲剧的开端。

伽利略名声大噪,引起了罗马宗教裁判所的注意,这个类似明朝东厂的机构,为了维护天主教地位,大量焚烧进步书籍,处决科学人士,愚弄普通民众。

伽利略的好友布鲁诺因为公开支持哥白尼的日心说,就被宗教裁判所在广场火刑处死。伽利略很纠结,一方面怕遭到迫害,一方面想把伟大的发现公布于世,他想出一个并不高明的方法。

70岁的伽利略孤注一掷,写了一本书《关于托勒密和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通过情景对话的方式,借书中人物的嘴证实日心说,以为这样就能让自己甩清干系。小柯西莫看后大为震撼,于是资助出版。

《对话》传到裁判所手里,他们可不管文体是什么,一看内容,发现都是彻底颠覆宗教理论的东西,就下令收缴焚烧,又把伽利略抓了起来,三堂会审,严刑拷打。

年迈的伽利略承受不住折磨,终于屈服,他写下悔过书,违心承认自己的学说都是异端,只有宗教才是真理,这才得以保命,判了终生监禁,后来在小柯西莫的斡旋下,改为软禁在家中。

伽利略在家坚持写书,并托朋友带去荷兰出版。后来,伽利略双目失明仍研究不辍直到病逝。小柯西莫派人暗中给予了很多关照,伽利略也是美第奇家族资助的最后一位巨星。

疫情最重的意大利,曾是文艺王者:美第奇家族真相

伽利略

宗教的统治虽然严酷,但伽利略的学说和求证精神已经在人们心中播下了科学的种子,随着科学不断进步,如今宗教不能干预科学已成共识。

1992年10月31日,教皇保罗二世在梵蒂冈演说,当年处置伽利略是一个“善意的错误”。他对在场的神职人员说:“永远不要再发生另一起伽利略事件。”

1737年,美第奇家族因乏嗣无后而解体。最后的美第奇族人把政权交出时,也将家族博物馆和艺术品一并转交,条件是:艺术作品必须服务于“公共利益”。这一君子协定流传至今。

传奇的美第奇家族,历经300年风雨,资助了无数伟大的艺术家和科学家,推动了文艺复兴运动的诞生和高潮,开启了人文、理性、启蒙的精神,又静静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如今的佛罗伦萨,仍然保留着大量的,深深烙印着美第奇家族的伟大建筑和艺术品,随处可见高悬着的美第奇家族徽章,仿佛在对仰望的游客诉说着过往的辉煌与荣耀。

后记:中国与意大利

1969年初,意识形态之争还未硝烟散去,意大利顶着争议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合法地位;1970年与中国正式建交,在西方引起轩然大波;1982年,中国和意大利签订《中意合作三年纪要》;1988年,意大利援建重庆医疗急救中心;1999年,意大利明确支持中国加入WTO;2003年,SARS疫情爆发时,意大利邀请中国专家参加国际研讨;2008年,汶川地震,意大利是第一批捐助的国家,也是第一个到达救援现场的国家。

身为北约和欧盟的创始成员国,意大利虽然还是欧洲第四大经济体,但发展已经停滞多年,GDP年增速不足1%,名列“金猪四国”。

穷则思变,近年来意大利和中国的经贸合作越来越密切,2019年3月,意大利不顾反对声音,成为G7集团(美、加、英、法、德、意、日)中首个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意大利经济副部长当时向记者透漏,还有两个G7国家也在谋求加入,但暂时保密。

2020年,新冠肺炎爆发之初,在一些国家看中国笑话的时候,意大利援助中国四万只口罩和一些防护服。现在意大利疫情严重,死亡率超10%,世界第一,欧盟袖手旁观,中国正在对意大利和其他盟友进行百倍的回报,全力援助。

国与国之间,利益的摩擦总也难免,但合则两利是不变的真理,所谓家庭、族群、国家、世界概莫能外。求同存异,加强合作,换位思考,互相谅解,投以木桃,报以琼瑶。我相信,中国的铁杆朋友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