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背包历史悠久,曾经与军队和战争密切相关,现代徒步背包彰显着进步,也迫切需要革命性的改进。图片来源:booknode.com

背包发展至今,走过了早期以军用为主,民用为辅,再到背包革命后不断涌现的民用背包设计,直至当下轻量化与材料科学进步的全新阶段。但,更为革命的设计可能还在孕育之中。

直到今天,登山包的功能较之诞生之初,并无没有太大变化,即装载运输物资,其依靠的方法依旧是人体与重量的对抗,同时通过背负系统提供舒适性。

早期历史

攀登的开端——人类早期的攀登并没有专门针对户外环境设计的背包,而是采用军用帆布包或生活用包。

1895年,登山家菲利普.S.艾伯特(Philip.S.Abbot)在攀登中使用的就是一款帆布包,这类包并没有独特的设计。图片来源:gripped.com

随着阿式登山运动在欧洲和北美的兴起,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些工匠在传统帆布包的基础上开始进行技术改进。20世纪初,挪威人伯根(Bergan)利用钢管作支撑,设计了一款中等容量的外架攀登帆布包。

挪威人伯根1908年设计的帆布包。图片来源:carryology.com

1908年Bergans品牌成立,1910年开始作为军事用途供给挪威军队,这也是早期阿式登山家选用的背包种类。图片来源:carryology.com

1920年,通过观察古老部落的智慧,北美户外运动行业之父劳埃德·纳尔逊(Lloyd Nelson)在阿拉斯加的徒步旅行中获得灵感,从而改进了因纽特人背包的外框架结构,使重量能更广泛地分散在人体背部。

这是第一款现代意义上的外框架重装徒步背包。

纳尔逊将这种包命名为“纳尔逊式印第安背板”,并在1922年申请专利,投入大规模工业生产。图片来源:historylink.org

背负的诞生——从现代背包诞生之初,对背负系统的改动就从未停息。早在1874年,美国陆军亨利·C·梅里厄姆上校(Colonel Henry C. Merriam1874)就出于军事目的考虑,设计了世界上第一款带有人体工程设计的背包,让重量由肩部转移部分到臀部。

这款背包受到了军队的欢迎,仅在1927年一年就收到6000只包的订单。图片来源:《制服,武器与装备》,亨利·c·梅里厄姆著

战争与发展——早期背包首先满足的是军队使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战争也促进了背包的发展。特别是在二战时期各国军队的背包设计里,都能窥见如今民用背包的影子。

美军在太平洋战争初期装备的背包,这款名叫jungle pack的背包外观很像现代重装徒步包,但是并没有内部框架,后来被更舒适的M36和M43制式背包代替。图片来源:olive-drab.com

德国精锐的山地部队装备的一款能满足徒步与攀岩需要的包,被称为Gebirgsjager Rucksack,是现代冲顶包的前身。图片来源:olive-drab.com

使用M39背包的二战时期瑞典军队迫击炮小组。M39背包是由帆布袋附在钢框架上,肩带是皮革,金属配件为镀铬的钢或铝。图片来源:Foreningen Beredskabstiden

二战后,世界经济走向复苏,户外运动热潮兴起,民用背包在吸取军事装备经验的基础上,得以迎来爆发式增长。

背包革命

开端——20世纪50年代末至60年代初,西方兴起嬉皮士运动,“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作为社会运动深入政治,文化,艺术等方方面面。户外运动契合了年轻人对冒险,反叛,山,想象,自由等各种元素的追寻,背包旅行随之成为风尚。

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的出版被誉为“精神教科书”,大批年轻人跟随他的脚步在世界范围内背包旅行,客观上激发了背包产业的发展。图片来源:reddit.com

我有一个美丽的愿望,我期待着一场伟大的背包革命的诞生,届时,将有数以千计甚至数以万计的美国青年,背着背包在全国各地流浪,他们会爬到高山上去祈祷,他们会写一些莫名其妙,突然想到的诗,会把永恒自由的意象带给所有的人和所有的生灵(信息来源:《达摩流浪者》,杰克·凯鲁亚克著)。

1952年,登山者迪克·凯尔蒂(Dick Kelty )对外框架式背包进行了彻底改革。至此,世界上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民用登山包诞生,同时结束了登山运动依靠军事盈余物资的历史,这也是户外民用装备的里程碑。

迪克成立了背包品牌Kelty,他辞去了木匠的工作,专心投入背包制作,Kelty背包很受欢迎,开启了一个数十亿美元的全新市场。图片来源:meitianapp.com

1963年,美国登山队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西脊就采用了Kelty登山包。图片来源:beforeitsnews.com

Kelty公司1963年生产的外架式登山包,供给了美国登山队,和1966年美国国家地理南极考察。图片来源:gearjunkie.com

尽管外框架包具有极大的容量和背负能力,但稳定性不够的缺陷也较明显。为此,1967年格雷格·罗威(Greg Lowe),即后来罗威派(Lowe Alpine)品牌创始人之一,将外框架包框架结构移至内部,促使背包更贴近身体,在提升稳定性的同时也保留了背负能力。

这种结构背包的出现,将其使用范围扩充到了滑雪、攀岩等更多户外领域。此后,无框架,内框架,外框架三种包的划分格局基本形成。

1967年格雷格.罗威设计的内框架包,内框架包把安稳性与舒适性结合,开创了全新背包领域。图片来源:lowepro.com

罗威公司60年代的初期产品,被誉为改变户外历史的产品之一,内框架包在之后的十年内发展为户外背包的主流。图片来源:outsideonline.com

70年代到80年代——这一时期,在60年代内外框架包的改进基础上,背包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当前许多主流品牌都是在这一时期涌现。

1974年小鹰(Osprey)品牌创立,图为创始人之一麦克.普福滕豪尔( Mike Pfotenhauer),小鹰的第一款背包就是由他亲手缝制。图片来源:Ospreypacks.com

小鹰在1976年(左)和1982年推出的两款代表性产品。图片来源:gearjunkie.com

格里高利(Gregory)成立于1977年,图为创始人韦恩与妻子苏珊,格里高利最初的背包都是他们亲手制作。图片来源:gregorypacks.com

使用格里高利早期外架包的露营者。图片来源:24hourcampfire.com

1986年,彼得·爱斯库里(Peter Askulv)创立了攀山鼠(Klättermusen ),在登山包方面攀山鼠直到今天仍在生产传统的外框架式背包。图片来源:klattemusen.com

外框架背包曾经一度是户外背包的主流,图为70年代末期的徒步者。图片来自:Pintest.com

直到今天,攀山鼠依然坚守在外框架包市场。图为如今市场上大容量的攀山鼠Mjølner 100L徒步背包。图片来源:Outdoorzy.pl

90年代——90年代,继承80年代的风潮和徒步旅行的火热,各厂商针对背包的稳定性、舒适性以及人性化等方面做了不间断的渐进式改良。

这一时期,背包重量呈现上升趋势。它有着更复杂的背负系统,更厚的衬垫,更结实的面料,可移除的外挂袋和头包,更多的外挂带,拉链和扣件。

电影《荒野生存》(into the wild)讲述了90年代美国青年克里斯葬身荒野的真实故事,电影中复刻了那个年代的户外背包,克里斯的大包沉重而结实。图片来源:cliffsnotes.com

1994年的马来西亚童子军合影,身前的背包很具有那个时代的风范。图片来源:kompasiana.com

1995年的美国徒步者,使用的是外框架包。图片来源:backpackerqualitygear.com

格里高利Danali 105升背包就是90年代末期的经典产品,直到今天仍然受到山友喜爱,不过老款已经停产。图片来源:bestbackpacksguide.com

始祖鸟的Bora 95升背包也代表了重装徒步背包的经典,如今老款也已经停产。图片来自:pintest.com

今日背包

进入21世纪,背包设计更加多元,在内架包替外架包成为主流的同时,伴随技术攀登、运攀岩、攀冰、短线徒步、越野跑等多种运动的兴盛,轻量和超轻量背包不断挑战着传统背包的地位。

为此,传统厂商开始寻求变革,不断降低背包自重,简化背包设计,推出轻量化产品。

格里高利Baltoro75升背包采用了简洁的设计。图片来源:campsaver.com



始祖鸟2016年新款Bora AR,和老款相比明显简洁轻量。图片来源:gearpatrol.com

此外,传统背包的背负系统也在寻求改革,前后平衡式背负就是典型代表。

图为AARN推出的背包系统,把背负均匀地分担到身体前后。图片来源:aarnpacks.com

与此同时,随着材料科学的进步,新型材料也开始运用于背包,一些采用实验性质材料的厂商开始出现,并利用互联网扩大影响。

高强度的轻量化尼龙应用于背包设计,更舒适,更轻量是如今的主流。图为Gossamer Gear Gorilla轻量徒步背包。图片来源:Gossamer Gear.com

HMG(Hyperlite Mountain Gear)推出的御风者3400(Windrider 3400)采用的是大力马(Dyneema)材料。图片来源:hennessyhammock.com

轻量化品牌Zpacks致力于粗苯(Cuben)材料的背包应用探索,图片来源:zpacks.com

不可否认,始于90年代末的背包轻量化浪潮,很好地满足了崛起的短线徒步和越野跑群体的需求。不过,这类背包与传统背包的关系并不冲突:前者采用更多更多的内部支架,更厚的衬垫保证舒适,后者则立足于材料创新。

整体而言,在传统背包依然是主流的今天,轻量化则为徒步者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未来展望

经历百年发展,户外背包背负系统的局限已显现,材料进步带来的轻量化浪潮并未从根本上革新背负系统。

今天的背包与百年前一样,依然发挥协助运输的作用,也依旧是人的身体与重量的对抗。未来背包的地位会怎样?更深的变革值得期待。

实验性质的人体外骨骼技术目前主要服务于军事领域,不过很有可能是未来户外徒步装备,轻松背起比身体更重的背包也并非不可能。图片来源:dailymail.co.uk

重装测试的美军HULC外骨骼系统,军用装备的发展往往会渗透至民用领域。动图来自:arronlee33上传的视频《Exoskeleton Integrated Soldier Protection System》

背负机器人大狗(Bigdog)的测试视频,这不是科幻,而是正在发生的改变,也许有一天,登山者的身后就会有这么一台机器人完全替代登山包的角色。动图来自:Boston Dynamics上传的视频《BigDog Overview》

可以设想,一旦外骨骼和机器人产业进入登山领域,背包的概念或将会被淡化甚至消失,如今炙手可热的轻量化也可能在技术变革中归于沉寂。

不过,无论技术怎样发展,背包毋庸置疑已经成为一种文化符号的存在,它不仅仅满足了户外功能性的需要,也代表着一种连接山野的精神力量。

背着沉重的徒步背包旅行时,至少有75%是靠的精神力量(信息来源:《野外伦理》,劳拉·沃特曼/盖伊·沃特曼著)。

正如《登山圣经》所言:“这是个装备飞速发展的时代,也是更强调登山精神的时代。”未来二十年,我们可能在目睹人类借助外骨骼登顶珠峰时,也能看见执着的山友背着复古的登山包投身山野。

只要登山运动不停息,背包就一直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