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山友,是户外一道靓丽的风景,图为山友“妖静”在小五台徒步连穿。摄影:大三

她们来自各行各业,有销售,教师,设计师等等。她们是我们平时生活中都能遇见的女性,也许就是你身边的同事,朋友。户外是她们共同的一种爱好。

我们采访了几位女性山友,记下了她们的徒步故事。

遭遇过危险,却想走更远

山友三姐,接触户外两年,一次短线徒步时曾遭遇生命危险,但她依旧继续走线。

2016年4月,南太行。图片提供:三姐

三姐是安徽芜湖人,在上海做食品销售工作。为了避免太多打扰,我们约定的采访时长是半个小时,三姐很健谈,我们聊得很投机,断断续续持续了一个下午。

2015年,工作的辛苦让三姐很想出去走走。一个偶然的机遇参与了龙须山徒步,从此也与户外结缘。两年时间,不仅走了华东的昱岭关,迷魂谷,七尖,永嘉十二峰等,也走过鳌太,贡嘎。

 

2015年4月,参与龙须山穿越活动。图片提供:三姐

提起户外两年印象最深的事情,三姐讲述了在迷魂谷的经历,原本一天的行程,由于恶劣的天气,整整两天半才走出山区。

 

“迷魂谷不是虐,是惊心动魄,这一程有两处,我都差点没命了。”

迷魂谷穿越。图片提供:三姐

华东多雨,山间也险峻潮湿,2016年9月,三姐与几名队友迷魂谷徒步穿越,由于路程只有十几公里,队友也走过这条线,他们并没有携带太多装备。

 

迷魂谷行程的开端,天色只是有些阴沉。图片提供:三姐

上午的行程很轻松,路程刚过三分之一,天上却下起了雨,并且越下越大。暴雨阻碍了队伍的行进速度,路面湿滑,到了傍晚,才完成了预计路程的一半。天色变黑,雨水却没停,队伍借着头灯的光继续走,直到感觉路线不对。

“无奈之下我们选择找个平地休息,可都没有带帐篷,只好地布当天幕,坐在防潮垫上,靠着山休息。

这一路,我不知被什么虫子咬了,大腿上咬了许多疙瘩,奇痒无比,涂了药膏,忍着痒,就这么休息了几个小时。”

 

潮湿闷热的迷魂谷,环境并不友善。图片提供:三姐

雨下了一夜,早上仍没放晴,山谷里灰蒙蒙一片。接下来的路段需要用绳子降到谷底,在第一个15米高的绳降点,三姐没有抓牢绳子,手中一滑,背朝下掉落悬崖:

 

“掉下去的瞬间,我心里就想,我会不会就此失去生命,手拽着绳子,任由它在手心里滑下去。”

 

万幸的是,底部的树杈接住了三姐,将她卡在半空中:

 

“卡住那一瞬间,我把绳子抓的很牢,心里就在想,我千万不能有事,否则对不起自己,对不起队友,更对不起家人,当时也顾不了身上的疼痛,爬起来继续前行。”

迷魂谷中的绳降。图片提供:三姐

降到谷底之后,队伍加紧赶路,暴雨倾盆却再次阻止前行。雨水根本没有要停的意思,队伍找到一个避雨的山洞,上涨的雨水却几乎要淹没洞穴。无奈之下,他们涉水爬到山顶。

 

“我们在山顶全身湿透等了两个多小时,雨水总算小了点。可下边峡谷里水流很急,根本过不去,每个人都有点绝望了,就着山顶仅有的一点信号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

因为之前说好周日晚上会回去,结果谁也没想到会困在山里,只能撒谎跟家里人说,有事多耽搁一天。”

 

就这样在山顶上等着,直到天黑,雨水小了,水位也退了不少。为了避免失温,队伍又冒险回到山洞,烤着火,半睡半醒又过了一夜。

第三天早上起来,收拾好装备,雨终于停了。安全通过几个绳降点,穿过丛林,总算快要出山了。

可就在快要出山之前的绳降点,麻烦又来了,这是一个带有瀑布的绳降点。

三姐在瀑布中艰难下降。图片提供:三姐

“没有办法,我只能鼓足勇气,硬着头皮,抓紧绳子,一步一步往下走,在进入瀑布那一刻,由于山里雨水太冰凉,浑身被冻得直哆嗦,脚底又全是乱石头,头顶还被瀑布冲刷着,只能闭着眼睛。

因为没有后退之路,只能向前冲,心里默念着一定不会有事,就这样坚持走了出去。”

三姐说,自己回到家时精疲力尽,但是感觉很庆幸,谈起这次经历,她也毫不讳言:

“很多时候,我就在想,很多路线需要我们量力而行,把最坏的情况都要想进去。

我问她对这次经历后是否后悔,心有余悸会不会阻止自己继续走线。她表示并不后悔:

 

“累是肯定的,但是从不后悔,自己选择的,累我也觉得很值得。”

 

迷魂谷虽然很虐,但也有惊无险。图片提供:三姐

提起2017年计划,三姐说短线每周都在走,五月份计划去珠峰东坡嘎玛沟走一次长线,采访的最后她说:

 

“从没不想走,只想走更远。”

户外的生死经历后,三姐却更加迷恋户外,如今她工作半年,另外半年时间都在玩户外。

我们采访的另一位女性山友,则是把爱好作为了职业的延续。

让爱好,成为职业的延续

山友冰水,接触户外八年,从初识户外到带队走线,她巧妙地将爱好融入职业。

冰水如今主业为祁连山路线开发。图片提供:冰水

冰水是甘肃武威人,2008年来到北京开咖啡店。2013年,她关掉了北京的店铺,回到甘肃,在祁连山带队走线,既是为了陪伴家乡的父母,也将爱好作为了职业的延续。

 

提到北京,她坦言这是她户外的启蒙地:

 

“一开始接触户外,是还在北京学做咖啡的时候,我的师妹带我去了后河。以前让我心里有激情的东西是咖啡,后来就是登山走线了。”

 

后河、三峰、海坨、京西古道,香巴拉,冰水还记得当时在北京的周末行山。

在北京几年后,2015年,冰水开始涉足长线,在云南三江拉练之后,她开启了新疆狼塔C+V,再后来是德格穿雀儿山,以及念青唐古拉山穿越等等,同时也开展高海拔攀登。

2016年10月玉石沟露营。图片提供:冰水

冰水在雀儿山-德格穿越。摄于2016年6月。图片提供:冰水

2016年4月参与玉珠峰攀登。图片提供:冰水

提及户外印象最深刻一次,冰水回忆起和队友“笨鸟”两人长达九天的念青探路。

念青唐古拉山地形复杂多变。图片提供:冰水

在这次探路的第六天,下午五点时他们开始攀爬一个垭口,两个小时后天黑了,冰水却还没有翻过垭口:

 

“当时笨鸟已经到了垭口上了,我在距离他700米的地方,我当时因为天黑看不到路了。”

 

虽然相距只有700米,但是这条路并没有明显路径,冰水周围都是大石头和茂密的高山杜鹃林。两人用口哨互相传递信息,但是天色已黑,茂密的灌木也阻挡了视线。

 

西北山麓,大石头很容易阻挡视线。图片提供:冰水

冰水当时体力已经消耗殆尽,准备找个石穴就地露宿一晚,水袋里也没了水。

 

“当时渴得我喝杜鹃叶上的水。”

 

直到几小时后,队友终于找到她,给她烧了些开水,带她去了营地。冰水很坦诚,她回忆起这次早年遇险,坦言和当时自己的户外经验有关。

念青唐古拉山的乱石堆,摄于2016年9月。图片提供:冰水

聊起今年的户外计划表,冰水的活动内容紧凑丰富:

 

“今年最重要的,是一个念青20天无补给的线路,7月有个阿式的雀儿山攀登,5月的洛克尼亚连穿,端午节想走个龙眼线路,再就是继续开发些祁连山的线路。”

祁连山探路照片。图片提供:冰水

如今的冰水投身于祁连山徒步路线开发,问及为何选择开发西北路线,冰水回答说:

“总想出去找美景,其实美景就在我身边。”

念青徒步时拍摄的海子。图片提供:冰水

我进一步问她祁连山为何如此具有吸引力,以及户外带来的影响,她补充说:

 

“玩户外更多的是精神追求,我在户外找回了更本真的自己,我就是我,不会被别人轻易改变。”

2016年2月,冰水时隔两年回到家乡祁连山下的青阳岭露营,她庆幸自己依然未变。图片提供:冰水。

冰水说户外让她淡薄了名利,走线纯粹的生活不需要考虑太多琐碎的事情,生活简化为完成每天的路线,和看到更美的风景:

 

“户外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在安静的地方你可以思考更多东西,感受更多纯粹的东西。”

户外可以成为生活本身,也可以是生活的调剂。

将这种力量带入生活,我们采访的另外两位女性山友都感受到了美好。

走线,让生活更美好

山友黎黎和山友妖静,她们都把“走线”当做节假日的调剂,徒步也在潜移默化中扎根生活。

山友黎黎——黎黎是四川泸州人,在北京当中学化学老师,她的朋友圈总是记录着美好的细节:一束新买的花,儿子学会的一道菜,或是一处美丽的风景。

对黎黎而言,走线是一种乐观积极的生活方式。图片提供:黎黎

两年前,黎黎从没想过自己会参加户外活动,她对自己的体能有些不自信:

 

“我原来初中高中都是免体生,不用上体育课,属于病病殃殃的那种。”

 

201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黎黎看到一个俱乐部组织的徒步腾格里沙漠活动,那年受到《狼图腾》的影响,她特别想去西北,于是鼓起勇气报了名。

 

这次连续三天的沙漠徒步开启了黎黎的户外生活,她发现自己能走下来,从此坚定参与户外的信心。

此后的黎黎慢慢喜欢上了户外活动:不仅走北京周边的狗牙山,北灵、小五台等路线,也走亚丁、墨脱、阿里,攀登四姑娘三峰。除了走线,她也开始接触探洞,崖降。

 

2016年9月在南北梯-白云坨行山。图片提供:黎黎

2016年7月在四姑娘山三峰。图片提供:黎黎

提起户外两年印象最深的事情,她用一种乐观的方式描述第一次沙漠徒步的艰苦。在2015年端午节的沙漠徒步中,黎黎遇到了一种顽强的生物,给她带来了“见面礼”:

 

“沙漠里有一种生物的热情让我始料不及,永生难忘。那就是大漠中的‘蚊子兵团’。它们在沙漠里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强大的繁殖力,终于等到了我们,真是千年等一回。”

 

沙漠里的蚊子无孔不入,即使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蚊子也能钻入手套,衣服,头巾之中,让徒步者苦不堪言。黎黎笑称,沙漠里的蚊子没有经历过职场生涯,不懂什么是尔虞我诈,所以完全不会看人脸色。

2015年端午节在腾格里沙漠。图片提供:黎黎

沙漠徒步对精神和身体都是一种考验,沙丘连绵不绝,松软的沙子让每一步都很困难。黎黎谈到当时的情况:

 

“我第一次上沙丘就没有经验,这只脚一踩进去,另一只脚没能及时拔出来,马上沙子哗哗落下来没过我的小腿肚,自己也感觉身子在往下掉,就这样,走一步退半步。”

 

2015年端午节在腾格里沙漠。图片提供:黎黎

眼看着离沙丘顶只有一步之遥,但自己却到不了,她有些着急,还好队友出手相助:

 

“最后还是旁边的山东小伙子‘想念’揪住我肩膀的衣服把我拽上去的,我像个半死不活狗一样,连滚带爬上去了。”

黎黎很细心,她记得住户外活动每一个人的名字,也对每一个帮助过她的人心存感激,在徒步墨脱之后,她这样描述在户外人们融洽的关系: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太快,当我们拍着手,做着小朋友才做的游戏时,我们仿佛就是一群无忧无虑的大儿童,此刻,这里没有身份,没有职业,没有高低贵贱,我们就是最真实的自己。”

 

黎黎说,一起走过墨脱的伙伴们本来相约今年端午去鳌太,但今年自己带初三的班,挤不出时间同行,她感到有些遗憾。

2016年端午节的墨脱之行。图片提供:黎黎

提及这些年户外带来的改变,黎黎很是感慨:

 

“没参加户外之前,我觉得自己每天按部就班,只能平平淡淡地过一生。世人眼里理所当然的一生。

 

走进户外以后,我发现原来有那么多有意义的事,那么多有意义的人。队友和同伴带给我很多感动,让我觉得人生充实美好。”

北京三峰的雪景,摄于2017年的新年第一次徒步。图片提供:黎黎

山友妖静——妖静是福州人,因为自家工厂开在盐源,一年中大半的时间都在四川。她接触户外,是因为自然的美景。

当“妖静”看到美景,也会静不下来。图片提供:妖静

2008年,一次旅行让她来到了九寨沟,顺道前往了若尔盖草原,09年的新藏线自驾游则加深了对自然的向往:

“那时候算是旅游。第一次看到了草原,看到高原。被高原的那种天震撼到了,蓝的耀眼。在心里就迷恋上了。”

川西景色。摄于贡嘎环线。图片提供:妖静

之后,妖静开始接触户外徒步。贡嘎、洛克,高原风光深深地吸引着她。

2016年10月贡嘎环线。图片提供:妖静

川西雪景。图片提供:妖静

2015年10月洛克徒步,妖静说:”辛苦了一路,经历了,才懂得我也可以。” 图片提供:妖静

问及户外最艰苦的一次,她觉得并非走高原,而是提到了2016年8月小五台山五台连穿。那次的行程安排是两天,因此头一天凌晨就得出发,第一天直到黄昏才抵达扎营地点。

 

“过了东台那一段,都是山脊上的路,我恐高,因此心里特怕。”

 

2016年8月,妖静在小五台山脊。摄影:大三

即使心里很怕,她也只能自己渐渐克服:

 

“我觉得我最难受的就是不能用杖子,完全靠手,心里很恐惧,那时候就跟自己说,没人能帮我,自己不走,就要拖累别人啊。

在户外,一切都要靠自己。”

2016年8月妖静参与的小五台连穿。摄影:大三

妖静说,在路程最累的时候,她一边走一边骂自己不该来。当问到走这次虐线是否后悔时,她说:

 

“走完又想去了。”

 

2016年8月小五台风光。摄影:大三

2016年8月小五台落日。摄影:大三

户外总是充满机缘巧合,妖静曾因为徒步与旧友相遇,这让她印象深刻:

 

“我户外印象最深刻的人是‘老Z’,我认识他26年了,是高中同学,但高中三年合起来没说超过10句话。”

两位老同学在牛背山的活动中相遇,后来还一起参加了洛克,贡嘎的长线徒步。

 

“谁曾想,以前不说话的同学,现在跟他每天都在好几个群里瞎聊。”

 

摄于2016年10月贡嘎环线。妖静用这一张图作为对2016年的告别。图片提供:妖静

工作之余,妖静坚持跑步,喜欢喝咖啡,也时常晒晒陪孩子的“溜娃”照。户外只是悠闲方式的一种。但她也感受到了徒步走线带来的改变,不仅是心态更加乐观坚强,也学会了生活中的“减法”:

 

“参与户外后,我做事进步很大,学会了精简,尤其是出门旅游带的东西,现在也精简多了,统筹安排上也做得更好。”

 

参与贡嘎环线的“小妖”,摄于2016年10月。图片提供:妖静

走线让生活更美好,我们采访山友卓姣时,她也表达了这种看法,同时探讨了户外本身的意义。

户外的意义

山友卓姣,接触户外四年,徒步露营是她和丈夫都很喜欢的活动。

在后河露营的卓姣。图片提供:卓姣

在北京工作的卓姣,职业是游戏设计。她接触户外是在2012年,和朋友一起去灵山露营,由于遇到大雨,在滴水的帐篷里坐了一夜。

 

她的丈夫“熊猫”是一名画家,同时也是户外爱好者。2012年深秋,他们随队前往大五台朝台的经历让卓姣记忆犹新。

虽是深秋,但是大五台山已然入冬,队伍在北台前遭遇了暴风雪,艰难地前进,夹雪的大风吹得人站立不稳。

2012年深秋,卓姣所在的队伍在大五台遭遇暴风雪。图片提供:卓姣

卓姣认为除去身体的艰苦,心理上的感触更深,因为丈夫“熊猫”差点失温。

 

“大五是我第一次户外长线,就遇到这么个下马威,觉得人在自然面前太渺小了。”

大五台的恶劣天气,和丈夫险些失温的经历,让卓姣感受到了人面对自然的无助,却也有队友帮助的温暖。在大家的团结互助下,丈夫恢复了体温,队伍也在风雪中安全下撤。

 

队伍在风雪中安全下撤。图片提供:卓姣

大五台的经历让卓姣加深了对户外的认识,每次出行前都会做足准备,没把握的线路不会轻易去。谈起另一次印象深刻的户外经历,卓姣笑着对我说是“自找的。”

2016年清明节,腾格里五湖连穿,由于早上吃错了东西,在行程开始的第一天,她一路都闹肚子,整个人感觉已经虚脱,几乎没有力气继续走。同时天上下起了雪,前面的路径越发不明显。

 

2016年清明节,腾格里沙漠五湖连穿,突遇降雪。图片提供:卓姣

“当时很崩溃,可想回家了,但是又不想迷失在沙漠里。前面的路也不清楚,必须紧跟前面的人。不能掉队。唯一的办法就是跟着往前走。”

 

五湖连穿的开始有些狼狈,她再也不敢乱吃东西了,以后每次徒步都遵循固定饮食。但卓姣并不后悔参与这次徒步:

 

“那一次的风景,应该说是百年难遇吧,沙漠落雪。”

沙漠落雪,沙子与雪两种简单的物质可以构造美景,卓姣也发现,徒步可以让生活“简单而美好。”

 

沙漠落雪的景色。图片提供:卓姣

关于今年的户外计划,她也已经排得满满当当,近期准备去韭菜岭,9月计划梅里大环线,10月则尝试走走尼泊尔EBC环线。

新的一年,卓姣希望去到更多的地方。图片提供:卓姣

户外的意义是什么?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在采访的最后,卓姣讲了一段自己的感悟:

 

“劳累了身体,却喂饱了视觉,愉悦了心灵。

 

路途中的一切,对于每个经历者来说感受都不尽相同。同一座山不同季节,不同心境,甚至不同队友都带给你不同的感受。

 

山就在那,也许这就是令我神往的奥秘。”

写在最后

我们采访的女性:三姐,冰水,黎黎,妖静,卓姣。她们都是选择户外的女性。

其实也就是身边一起走线的山友。

山脉与草地。图片提供:妖静

坚强,独立,乐观是她们共同的面貌。户外让她们的特质得以彰显,她们也让山野更加美丽。

高原上的花。图片提供:妖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