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时间变得破碎,阅读变得奢侈的时代,将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装入囊中,让文学离生活再近一点。(文中附购买链接)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当格子衫凭借耐脏、好洗、不用烫的特点征服了世界码农,帆布包又异军凸起,以结实耐用,朴素百搭,自带年代感和文艺气息的肌理,晋升为世界文青的穿搭标配。但千年不变的设计套路:纯色、字母、卡通印花,却常常被人diss缺乏新意。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有颜有故事的帆布包并不多见,尤其是当卡夫卡、伍尔夫和库伯里克的经典元素都在帆布上出现的时候。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来自纽约布鲁克林的两枚书虫Todd Lawton 和 Jeff LeBlanc出手组建文创品牌Out of Print,选择用文学和书籍作为主题,开发各种各样有内涵的周边。其中,拳头产品就是印有经典书封的帆布包。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Todd Lawton 和 Jeff LeBlanc

这一品牌除了深受Emma Watson、Daniel Radcliffe 和 James Franco等明星的青睐,更在2017年引来全球出版大佬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的合作邀约。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西方有一句谚语叫:Don’t judge a book by its cover(书不可貌相)。但买包必须看颜值。还有什么比背着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出街更拉风的呢?更何况,这些书封背后的设计故事也十分精彩。

一、卡夫卡单肩帆布包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帆布包封面由“当代小说封面中最有辨识度与代表性”的设计师Peter Mendelsund亲自操刀,为奥地利作家弗兰兹·卡夫卡诞辰130周年而作。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弗兰兹·卡夫卡(Franz Kafka)

 

明亮的色彩,齐整的布局和几何元素的运用,象征着卡夫卡平实而富有哲理性的语言文风,而封面上的“眼睛”又带有某种荒诞奇诡的色彩,令人联想到卡夫卡孤独的眼神。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除了“眼睛”,封面中的另一亮点就是模仿卡夫卡本人笔迹的标题字体FF Mister K,由芬兰设计师 Julia Sysmäläinen 细心钻研作家手稿后制作而成。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二、伍尔夫单肩帆布包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帆布包双面图案来自英国作家弗吉尼亚·伍尔夫《到灯塔去》和《达洛维太太》的首版封面。封面设计者是20世纪女画家Vanessa Bell,她的另一个身份是伍尔夫的亲姐姐。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伍尔夫和姐姐Vanessa Bell

 

Vanessa极具艺术天赋,从小立志做一名画家。自始至终,伍尔夫对姐姐的艺术水准十分认可,小说封面几乎全权委托Vanessa设计。而除了封面设计,Vanessa还曾为伍尔夫画过诸多画像。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姐姐Vanessa Bell给伍尔夫画的画像

 

最初,伍尔夫的五官还能得到精致刻画,后来伍尔夫的脸就在Vanessa的画中渐渐隐去,似乎透露出姐妹感情变化的一些线索。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三、发条橙单肩帆布包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帆布包封面选自英国作家安东尼·伯吉斯的幻想小说《发条橙》,设计者David Pelham 曾经是企鹅出版集团的艺术总监,负责大量另类科幻小说的封面设计。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发条橙》封面设计者David Pelham

 

这本艰深诡异的小说,被视为描写青春迷失的经典之作,在文学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而大导演库布里克改编的同名电影虽遭禁数十年,却在世界各地被奉为青春片的经典。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电影《发条橙》剧照

 

Pelham回忆说,当时出版社计划向库布里克购买电影海报当封面,但却遭到拒绝,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版封面实际上是他的“急就章”,封面使用了电影中的礼帽元素,又用齿轮眼提示主人公与社会的关系,红、黄、蓝的原色调也格外出挑。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发条橙》封面,1857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 袋子里的卡夫卡、伍尔夫和库布里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