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 张勇:商业设计与组织设计是企业一号位不可推卸的两大责任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第一,你要做什么业务,你要服务什么客户,你要为他提供什么服务?这个我总结为商业设计。商业设计是一号位不可推卸的责任。你的团队,你指哪儿,大家打哪儿。但是你自己心里要不断去思考,公司走到现在,要走向未来,我的客户是谁,他有没有发生变化,我原来给他提供什么服务,我今天要给他提供什么服务,未来他还需要什么服务,跟我有什么关系。这就是整个商业模式设计。大家不要误会,这个商业模式不是说收费模式,这是两件事情。当然商业模式设计里面,收入模型设计是不可避免要考虑的一部分,但肯定不是商业模式的全部。

第二,在商业设计以外,组织设计是企业一号位不可推卸的责任。今天在实战当中,大家对于第一个问题花了很大心思,但在第二个问题上,可能花的功夫没有第一个那么大。第二件事情为什么这么重要?第一件事是解决生产力的问题,第二件事是解决内部生产关系的问题。(来源:张勇在湖畔大学的授课内容)

02 |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今年是阿里巴巴成立20周年,它在过去20年的发展中确实有很多地方值得学习借鉴,很多企业也非常喜欢这么做。但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你们今天看到的是20岁的阿里巴巴, 而你的企业可能只有几岁、十几岁,阿里的很多做法并不一定适合你,不要盲目模仿、照搬照抄。如果把阿里的管理方法看作是“药”,那么是药三分毒,其他企业在学习时必须慎重选择,避免陷入一些误区之中。

阿里的做法中有一些是速效药,副作用极小。基本上各种类型、不同发展阶段的企业拿过去就能用,即便一个公司体质差一点,也可以用,而且绝对有效。

第二类药是要慎服的,这种药副作用很大,如果服用不当,就容易出大事。比如阿里的合伙人制和政委制。很多企业都在引进这两种制度,但这些制度不是那么好学的,一些公司学阿里政委学“死”掉了,原因在于它们没有理解这一制度的核心,而只学了皮毛。

第三种药要按序服用的,不能一口气吃下去,要分期早晚各服一次,并且儿童、老人等体质弱者还要减半。这里面最典型的代表就是阿里的考核机制和轮岗制。这两个因为操作起来比较简单,也是很多公司学得比较多的。(来源:卫哲在湖畔大学的授课内容)

03 | 陈春花:公司更需要“对的人”,而不是“能人”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我之所以用“对的人”,而不是“能人”,是因为我想表达自己一个明确的选择,在一个极具变化的环境下,更需要合作和协同,而“能人”却恰恰做不到。

 

“能人”的第一大特点就是经验丰富,因其经验太丰富,有极强的能力,所以比较难接受新的东西,往往喜欢凭经验去行动;第二大特点是不善于合作和协同,总是希望自己解决问题,总是不放心授权其他人去做事情。以上两点也是那些拥有很多“能人”的大型公司,为什么在今天反而显得吃力的一个主要原因,这些大型组织的协同效率太差,反应速度和决策速度太慢,结果丧失了市场机会。

 

谁才是组织“对的人”?“对的人”主要有以下几个特征:

“对的人”首先具有的特质就是不固守经验。他应该总是用全新的角度看问题,总是提出新的想法。

“对的人”会把创新与责任组合在一起,让责任非常明确,并能够发挥创新的功效,明确自己的任务和责任,这是极其重要的特征。

“对的人”也是热爱自由的人,因为他们具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拥有专业的技能,并被证明是有价值的,所以不受约束,崇尚自我几乎是他们的普遍特征。但是他们又有着另外一种普遍特征,就是注重价值贡献。(来源:《陈春花:谁是组织「对的人」?》)

04 | 拉姆·查兰:给创业团队的六点建议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今天,我们看到很多所谓的“巨头”,回溯他们成长的早期,都是从零开始的,都走过从0到1、从1到100、从100到10000的过程,无论是阿里、腾讯还是世界上其他巨头都有这样的成长过程。

 

每一个创业企业不用感觉今天我们非常“弱小”,其实每个人都有成长的过程。在过程中有的企业快速成长起来;有的企业在成长过程中并入了大企业;有的企业真正能够成为世界级的巨头;也有的企业在过程中就销声匿迹了。

 

在企业成长的过程中都有很多艰难的挑战,每一个企业都是如此。为什么有的企业成功了?而有的企业倒下了?有的企业真正成为世界级的巨头?

 

因为在发展的过程中他们有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能够坚持自己的梦想,坚持自己的初心去努力,而且在过程中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有一种坚定的信念可以去克服,也许今天不是靠我一个人,但是给我时间给我团队我会做到,而且每一个做到的人在过程中会发现资源都是非常有限的,创业企业都缺钱。

 

刚才讲到创业企业如何快速发展:一、创始人自己的性格坚定不移、坚持不懈,以及在过程中勇于主动地寻求帮助。

二、作为创始人要对未来发展有想象,比如说两年后企业会长成什么样,十年后企业会长成什么样。

三、营销能力的建立是非常重要的,需要大家高度重视。

四、创始合伙团队随着企业的高速发展有的人可能会掉队,有的人可能跟不上,在这个时候需要创始人有决心和毅力,为了企业的快速发展想核心团队应该做什么样的调整,有的时候这意味着非常艰难的选择,但为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也是必须要做的抉择,因为如果核心团队的能力跟不上,就会制约企业的快速发展。

 

五、每个创业企业、创业企业家都要认识到自己不是全知全能的,在发展的过程中是需要很多帮助的。

六、创始人要看到自己的局限。如果你不是那个能带着企业从100走向1000,做到100万、1000万的人,你要有胸怀招一个人帮你做到。因为这不包括你,而是包括企业、大家一起创业的梦想。(来源:拉姆·查兰在2019创新中国春季峰会暨企业创新峰会上发表的演讲)

05 | 任正非:华为不会“死”, 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记者:当外界都在担忧华为如此生死攸关的一个时刻,您反而有点超然物外要谈教育,教育还是您最关心的事情,为什么?

任正非:第一点我们从来没觉得我们会死亡,我们已经做了两万枚金牌奖章,上面题词是不死的华为。我们根本不认为我们会死,我们为什么把死看得那么重,所以我们认为梳理一下我们存在的问题,哪些问题去掉,哪些问题加强,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一些高端的产品美国也没办法,因为我们完全靠自己不靠美国。我关心教育不是关心华为,是关心我们国家。如果不重视教育,实际上我们会重返贫穷的。因为这个社会最终要走向人工智能的,因为你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的生产线,20秒钟一部手机从无到有,基本上没有什么人。

未来我们几百条上千条的生产线完全是自动化的,所以我们的人的文化素质不够,至少你没受过大专或者大学以上的教育,你的英文也不好,计算机也不好,做工人的机会都不存在。从我们公司的缩影就要看到国家,放大来看国家,国家也要走向这一步,否则国家是没有竞争力的。(来源:央视专访任正非)

06 | 孙陶然:自下而上创新的企业发展模式是最好的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作为企业的老大,最高兴的企业状态应该是什么呢?应该是创新都是自下而上的,新业务新创新,不是你想出来的,而是别人想出来跟你讲的,这是你最高兴的状态。如果你们公司创新都是你想出来的,那完蛋了,第一你没法出去玩,累得要死,第二你一定会挂一漏万,错过很多东西,只有创新都是自下而上的,才会让组织生机勃勃。这种自下而上创新的模式是最好的,一个企业的活力来源于三个方面:

一、底层自驱动的组织架构,自下而上的组织机制。

二、军功主义的文化,滋生开疆拓土式英雄人物的土壤。一个企业能够内部不断涌现出来开疆拓土的英雄,企业就有希望。如果像武大郎开店,选的都是比自己矮的兵,连二把手、三把手都出不了,更别说出新的一把手且能够开疆拓土的一把手了,这种企业没有希望。这一点跟文化相关,跟管理相关。

三、一把手亲临前线亲自解决核心问题。企业处于哪个阶段,有哪个阶段的核心问题,一把手必须亲临一线解决,不可以不接地气只管人不管事,更不可以听任核心问题解决不了而公司发展停滞不前。

企业的发展必然要经历初创期、成长期、发展期和成熟期四个阶段,每个阶段正常时间是三年,有的人走得慢,有的人走得快,但最少需要十年以上,更多的企业根本走不到第四个发展阶段,就会死在中间某一个阶段了,真正可以进入第四阶段的企业很少,都是利润数十亿规模的,有较全面布局的稳健集团。我认为拉卡拉处在第三和第四阶段的关口,所有的创业公司都处于第一阶段,真正走到第四个发展阶段的,这个企业应该是数一数二,可持续成长和受人尊重的,并且应该是一把手可以相对放松一点的。(来源:孙陶然在X-加速营上海站活动上发表的演讲)

07 | 张维迎:真正的企业家精神超越大数据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企业家精神是超越数据的。有人认为大数据的出现可能会使计划经济重新变得可行,这完全是错误的。为什么?硬知识和数据尽管对企业家非常有用,企业家决策时确实也需要数据,但这些数据是谁都可以得到的,真正的企业家精神一定是超越这些知识和数据的,也超越我们现在讲的大数据。仅仅基于数据的决策只是科学决策,不是企业家决策。企业家必须看到这些知识和数据背后的、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而且不同企业家看到的东西可能完全不同。

 

传统经济学认为市场的主要功能是配置稀缺资源,假定资源、技术和偏好给定,然后根据目标去选择手段。实际上,市场真正最重要的功能不是配置资源,而是改变资源,用新技术、新产品、新组织形式来改变资源的可用程度,甚至获得全新的资源。这些改变就是我们讲的创新,社会的进步很大程度上是企业家创新带来的,这种创新不是数据能提供的,包括大数据。

 

就创新而言,数据能提供的帮助是非常有限的。汽车出现之前有邮政马车,有关邮政马车运输业务的数据无法帮助卡尔·本茨、戴姆勒和迈巴赫去发明汽车,否则,发明汽车的就应该是马车夫,而不是卡尔·本茨、戴姆勒和迈巴赫。比尔·盖茨创造软件产业,也不是基于已有的计算机数据,否则,创造软件产业的应该是IBM,不是比尔·盖茨。同样,电信数据也不可能告诉马化腾去创造微信,否则发明微信的就应该是中国移动而不是腾讯公司。所以,企业家的决策一定是超越数据的。(来源:《张维迎:真正的企业家精神超越大数据 | 原子智库》)

 

08 | 周航:如何处理与投资人的关系?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我认为处理好与投资人的关系,有个大原则:追求双赢,而不是博弈。博弈的结果大概率是有人赢,有人输,甚至两败俱伤。那怎么能做到双赢呢?

 

第一,创始人与投资人勤沟通。创始人往往过于注重PR,总想着让自己以及公司出名,其实在公司还未达到成为一个公众性公司的实力时,PR大多时候并没有用处。相反,处理好与投资人的关系,是创始人应该首先做到的。

 

这不是意味着要一味地讨好投资人,而是与他保持一种始终如一的勤沟通节奏。沟通的意思是透明、真诚,好的情况和不好的情况、你的困惑与挑战,都一五一十地和投资人说清楚,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

第二,核心是学会示弱,而不是用强者的姿态去博弈。示弱就是表明自己遇到了困难,不知道该怎么办,希望投资人能帮忙出出主意。用这种态度处理的时候,往往比胡说八道更强。很多投资人,是不是胡说,一分钟就能看出来。所以,不要强势地去博弈,不要斗心眼,直接透明、主动地说问题。你越透明,越主动,投资人反而越能理解你,站在你的角度思考问题,形成一种互相信任的关系。

 

第三,创始人是公司最终决策的最后责任人。投资人永远处在一个被你说服的状态,他期待被你说服,他并没有意愿主导你,说这个公司应该怎么做,按照我的想法走。这样的投资者很少,如果有,也是不合格的投资者。投资人可以表达顾虑,提出想法,但在业务上,创始人始终是公司决策的最后责任人,你对业务和公司的了解往往比投资人更为透彻,你完全可以、也应该做出最后的决策。(来源:周航在黑马成长营18期资本模块中发表的演讲)

09 | 凯文·凯利:未来人类可以通过混合现实与机器人交互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我们可以增强现实生活当中我们现有的一些数据,好像你看到上个世纪50到80年代,我们只有这些台式电脑,没有通过互联网连接起来。但是到了80年代以后,我们有了互联网,不单只是电脑,我们手机都可以连接起来,我们甚至可以建立自己的网络平台。

2020年以后会有一种系统,人生活当中有不同的数据嵌入其中,你可以感知这个世界,你会发现整个世界会跟以前不一样的。我们还可以把这些现实叫做混合现实,这个不但是一对一的认知物理世界,而是通过虚拟世界真正混合到真实世界当中。

 

现在在这里我们可以做很多的一些工程模拟,比如说我们要做一个大型工厂,要建一个轮船,在此之前我们都可以做一个数据模拟。然后我还可以带上整个的眼镜,不仅能看到这个房间还能够看到一层一层的数据,还可以看到一个虚拟的人坐在这个椅子上,也有可能这个椅子也有一个虚拟的世界,我还可以用这个手在虚拟的椅子上进行设计、改造。

 

实际上不仅仅是说戴上这个眼镜就可以看到,我们发现有中国的一些工厂可以生产类似于这样的产品,我们看世界的方式如同机器人在看一样,而且我们可以看到机器人看到的世界,可能就是数据的世界定向。

而且机器人可以看到我们的动作,可以看到人类的动作。机器人还能够听到我们的声音,因为他也可以通过虚拟世界的交互来和我们真正交互,比如说我站在这里,摄像头可以捕捉我的一举一动,通过5G传输我的所有动作。现在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公司都是数据公司,这些公司都会立于不败之地。(来源:凯文·凯利在2019年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发表的演讲)

 

10 | 刘作虎:“无负担”的产品才能让用户幸福

卫哲:阿里的“药”虽好,但不一定能治你的“病”

大家知道很多时候,有一些产品虽然很有差异化,或者说很特别,但在体验上不是让你觉得幸福,而是给你添堵,这就是很失败的产品,也许它的商业可能会取得成功,但是对于用户没有太大的价值。我们也是一直在想怎么样能够给用户真正的带来幸福感,这个背后哲学是什么,它的逻辑是什么。我们一直在思考,一个好的产品究竟是什么样,怎么样的设计可以给你带来幸福感。大家都会说是“审美”,美给大家带来幸福感。那什么样的是美的东西,每个人的定义不一样。

一加背后的哲学是什么,我们一直遵循无负担的设计哲学,就是怎么样让这个产品给你轻松、自由和自然的感觉,不是让你添堵。

说到“无负担”,大家可能不好理解,但如果让大家想想什么是有负担的,有些生活场景大家肯定觉得很熟悉。比如堵车,不管是五一还是国庆出去看到这种情况,给你一种非常堵心的感觉,这就是有负担的感觉。我们再看一下(躺在海面)这种感觉,这是让你觉得很爽的感觉,有幸福感。这就是我们说怎么让这个产品带给你的感觉,是这个画面,你会想象你是躺在这个海面上的感觉,像一个小鸟很轻松的感觉。

这个话说起来其实挺虚的,因为每个人都在说设计,怎么样做好设计?当然不容易。就像我说的,一加7 Pro是我们五年的诚意之作,花了这么多年的积累打造出这样一个产品,是我认为最接近完美的一款产品。为什么可以做到这样一个产品?我觉得核心有一条就是我们基本上99%的时间都在不停打磨产品细节。

很多人都说一加性能一直是最强的,配置是最高的,打游戏一直是最好的。但是这些东西,你选配置也好,选什么参数也好,其实是最简单的,那不就是对比配置吗?可能花一天的时间就可以确定下来。但是真正可以让这个产品给你带来无负担感觉的,真的让你用起来让你有幸福感。这里面都是细节,从外观、手感、工艺到互动等等,所以我们99%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在打磨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