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新冠状病毒肺炎爆发以来,医药研制一直是大众关注的焦点。
1月31日,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介绍美国首例确诊病例,在接受「吉利德」公司研制的药物「瑞德西韦」进行试验性治疗后,病情迅速缓解。这原本针对埃博拉病毒研发的药,似乎对新冠肺炎有所作用。
此后,「吉利德」针对2019新冠状病毒采取的药物研发行动发表声明,表示将无偿提供研究所需的药物,并为研究的设计和开展提供支持,与卫生部合作开启治疗新冠病毒肺炎的临床试验。
在武汉病毒所公开声明申报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专利后,舆论汹涌质疑之时,吉利德全球 CEO 回应「专利之争」时表示:「专利并不是眼下首要关心的问题。我们会保护知识产权,但不会卷入专利之争。患者是首位的,我们会全力以赴,争分夺秒,抗击疫病」。
「吉利德」尊重生命,以患者为重的制药精神,再次聚焦大众视野。「瑞德西韦」背后的「吉利德」公司,究竟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越是危机来临之时
越是爱心显现之时

近日,美国医药研发公司 Gilead (吉利德)开发的抗病毒药物瑞得西韦 Remdesivir(被网友翻译为‘人民的希望’),目前被初步认定对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 (2019-nCoV) 具有显著效果。

「吉利德科学公司」一跃成为全球最为关注的医药公司。据金融交易软件 Robinhood 的数据,其股票交易在过去几天的活跃度仅次于特斯拉

「吉利德」是什么公司?

就是那个传说研发出丙肝药,结果疗效太好,结果没病人了,导致股价一度大跌的神奇公司。

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 Inc」1987年成立,总部位于加州,是以研究为基础,从事药品开发销售的生物制药公司。

即使从未听过「吉列德」,单看其顾问和董事阵容,就可见其实力:

先后有两位诺贝尔奖得主在 Gilead 担任科学顾问。分别为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主席 Harold Varmus 和人类基因组计划的重要贡献者 Jack Szostak.
美国前国务卿乔治·舒尔茨 (George P. Shultz)、英特尔创始人戈登·摩尔 (Gordon Moore) 曾担任该公司董事;前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 (Donald Rumsfeld) 曾经担任董事长。

2019年《财富》美国500强排名中,「吉利德公司」公司排名第139。2019年全球制药企业创新指数排名中,「吉利德」公司位列首位。

「制药行业」在工业制造领域被誉为「皇冠上明珠」,由于新药研发成本高达20亿美金;研发周期长达10到20年,且失败风险极高,所以「吉利德」的成功显得格外瞩目。

基于科学基因和研发创新,「吉利德」始终坚持「革新疗法,治愈顽疾」。其成功来自于几乎不惜代价的研发投入,在全球11,000多人的团队中,有近一半是科学家。

「吉利德」在31年的时间里,奇迹般的上市了28款创新药:HIV 药物 Tenofovir 有效遏制艾滋病,「丙肝神药」索华迪「Sovaldi」彻底攻克丙肝,且几乎没有什么副作用。

而新研制的抗埃博拉病毒的药 —— GS-5734 也正在大规模临床试验,有望成为广谱抗病毒的特效药。近年研制的药物如格列卫、DTG等因为价格低廉,服用方便,也成为解决穷人和第三世界国家看病的有效手段…

「吉利德」公司,因卓越的研发和创新能力,被誉为制药界的苹果公司。

「Gilead」命名背后的故事

「吉利德」公司创始人迈克尔·奥丹 Michael L. Riordan,曾就读华盛顿大学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分别获得化学学士和医学博士学位,后来进入哈佛大学商学院深造。

奥丹曾在写给友人的信中,讲述公司命名的故事:

「你问我创办吉利德科学公司时,为何取这个名字。我大学时辅修英国文学,偶然读到兰福德·威尔森的戏剧《吉利德的乳香》,就想这「乳香」究竟代表什么。

当时,我正痴迷于研究核酸化学和改变DNA极其组块的原始结构技术 —— 后来这成为「吉利德」公司的研究基础…

当我深入研究时,发现《吉利德的乳香》居然来自于《圣经》旧约。「乳香」可靠的历史依据,是从古代中东约旦河边「基列」之地的某种树中提取出的。

现代科学分析「乳香」可能的植物来源,发现里面有止痛剂水杨酸,包括乙酰水杨酸(即阿司匹林)。所以,「吉利德的乳香」也常被视为人类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的药品

医学院毕业三年后,我开始创立公司,觉得「吉利德」这个名字不错,因此随后将公司正式命名为「吉利德科学公司」。

加入「科学」一词是想说明,这家公司是建立在严谨的研究和科学理论之上的。

创业初期的曲折

「吉利德」始终坚持以严谨的科学研究为本,尽管多次获得风险投资,但由于高昂的研发成本和漫长的等待周期,公司最初几年始终没有任何收入,杯水车薪,挣扎求生。

直至1991年3月,吉利德首次获得130万美元的合作经费,然而这第一桶金尚不足以填补高达400万美金的亏损。同年,奥丹与一个欧洲大学实验室签署协议,获得一组核苷酸化合物的开发权,才正式开启「吉利德」抗病毒药物的研究。

由于无底洞般的研发投入,「吉利德」成立之初的十年里,财务状况都可谓「惨淡」。尽管1992年成功上市,但依然拿不出切实产品,收入仅依靠项目合作。

1995年10月,在辛苦耕耘8年,烧掉9330万美金研发经费后,「吉利德」首款新药,治疗慢性乙肝的 Vistide 终于申请上市。

当时其它乙肝药物都需要手术插管给药,操作复杂的同时带来极大痛苦,而 Vistide 只需静脉注射,大幅减轻患者身心负担。
Vistide 的成功对「吉利德」意义重大,公司以 Vistide 上市之名,融资募集到2.5亿美金,曙光初现,也为其后的高速发展奠定了基础。

此后,吉利德公司持续专注于抗病毒药物的研究。开发了抗击病毒与炎症的系列产品,包括Am Bisome,Cayston,Descovy,Emtriva等,几乎消灭了乙肝和丙肝。

2001年,吉利德首个抗艾滋病药物「替诺福韦酯」获得 FDA 批准,是目前世界使用最广泛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之一。依靠 Viread 的上市,次年就实现 2.3 亿美金收入。

「吉利德」多次改写人类重大疾病的治疗历程,包括熟知的抗流感药达菲 Tamiflu/奥司他韦 Oseltamivir。从研究立项到成功上市仅7年,这是新药研发史上罕见的高效,也成为药物设计的经典案例。

坚实的资金基础,为高额的研发费提供了坚实的资金基础,而研发的大量投入又促进公司收入的持续增长,「吉利德」的长期发展形成良性循环。

「无与伦比的专注」是「吉利德」成功的一大根源,因为专注所以擅长,而擅长让「吉利德」的研发效率和销售效率最大化,让运营成本降到最低。

「吉利德」的核心定位始终是抗病毒治疗。因为创始人在菲律宾从医时,曾染上登革热,这种由病毒引发的疾病当时很难治愈。

为全心投入研发,公司忍痛出售其他领域业务,例如将研究多年的反义治疗售给 Ionis pharma,将肿瘤业务售给 OSI pharma 等。

不仅专注,模式更灵活。因为艾滋治疗需长期用药,「吉利德」最早研制出超长效的艾滋病药物(一月一针)以方便患者,逐渐统治了艾滋病治疗市场。

如果说吉利德的成功源于其重视研发的战略,那么其成长则离不开近2年的巨资并购。只要是有治疗潜力的药物,即使在实验阶段,吉利德也不惜倾尽全力。可谓是专注与收购同步。

1997年倾家荡产收购 NeXstar;2003年花费前三年的全部营收收购 Triangle;2010年以1.2亿美金收购私有公司 CGI Pharmaceuticals。掌握专利化小分子激酶抑制剂,包括靶向脾酪氨酸激酶(Syk)的临床前候选化合物;

2011年以3.75亿美元收购 Calistoga Pharmaceuticals,获得治疗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和淋巴瘤的 Zydelig;2012年以110亿美金收购 Pharmasset。相继推出联用的 HCV 治疗药物 Harvoni、Epclusa 和 Vosevi,将丙肝治愈率提高到90%以上。

此后,吉利德还先后收购了Epitherapeutics、Kite Pharma、Cell Design Labs 等具有研发潜力的制药公司,进一步拓展其可医治的领域版图。

因为长期专注,「吉利德」在乙肝、丙肝和艾滋病治疗领域,长期保持有统治地位。

吉利德通过「自主研发」和「重金收购」两种途径,从1996年营收发生转机,到2015年销售额达到330亿美金,营收在20年间翻了1000倍,堪称传奇中的传奇。

吉利德的爱心行动  

「吉利德」始终不忘公司成立的初衷:即以科学手段造福人类。在目前冠状病毒肆虐之际,为武汉临床试验的「瑞德西韦(人民的希望)」免费提供研究设计等支持。

「吉利德」2007年进入中国,并于2016年建立上海总部。2017年「吉利德」首个慢性丙肝治疗药物「索华迪」在中国获批以来,已有8款药品在中国上市,覆盖乙肝、丙肝和艾滋病。

早在2018年2月,由「吉利德」无偿提供援助的「上下求索,治愈丙肝」项目也在北京启动,覆盖全国51个城市224家医院。

项目旨在帮助中国低收入的慢性丙型患者,降低经济负担,获得足够疗程治疗。至今已经帮助2000多名患者,其中23%的低保患者得到全疗程价值12万的药品。

2018年5月「吉利德」治疗丙肝新药「丙通沙」在中国获批;2019年11月「吉列德」已有4款药物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意味着更多患者有望以低成本获得治疗。

世界领域,「吉利德」与基督徒援助会 Christian Aid 合作,在艾滋肆虐的尼日利亚,推动和实施系列拯救方案,致力于从医学和心理两方面,减少艾滋病的痛苦。

命名背后「圣药」乳香的传奇
 

乳香的英文名 frankincense,源自古法语 franc encens,意思是「贵重熏香」,可见其在古代的珍视,该说法现在还在许多欧洲语言中使用。

芳香树脂「乳香」,由乳香属树木所生产,枝干嶙峋多节,彷彿沙漠中的盆栽。
乳香树划出刀痕,流出的乳状汁液凝固为黄白色的半透明凝块,即为「乳香」。名称源自阿拉伯文「奶」al-lubán,形容树脂滴出时如同「乳液」。
「乳香」细致优雅气味,不但满足感官享受,也令心灵沉淀,长久以来都视为珍贵的香料,被阿拉伯人称为「沙漠中的珍珠」。

「乳香」也是祭祀仪式中不可或缺的香料,早在苏美文明时代就被视为神圣的代表。焚烧之后袅袅缭绕的烟雾,象征上达天庭,与神连结的意念。

在基督教传统中,乳香是圣殿中所燃香料,旧约全书前五卷中经常提到乳香。

在《圣经》马太福音中提到:「耶稣诞生在犹太的伯利恆。当时,有几个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 进了房子,看见小孩子和他母亲马利亚,就俯伏拜那小孩子,揭开宝盒,拿黄金、乳香、没药为礼物献给他」。

 Adoration of the Magi
「若有人献素祭为供物给耶和华,要用细面浇上油,加上乳香。」——《圣经 · 利未记》2:1
「要把乳香放在每行饼上,作为纪念,就是火祭献给耶和华。」——《圣经 · 利未记》24:7
「巴比伦忽然倾覆毁坏。要为她哀号。为止她的疼痛,拿乳香或者可以治好。」——《圣经 · 耶利米书》51:8
不止在《圣经》记载中,久远的历史中,乳香也是圣洁、高贵和充满疗效的。

西元前 1500 年,埃伯斯沙草(Ebers Papyrus)即记载著古埃及祭司如何运用乳香树脂治病,包括痲疯、蛇咬、腹泻或创伤,亦被用于木乃伊的防腐中;

随后,古埃及人发现乳香的护肤功效,视其为珍贵的保养圣品,身价如黄金般贵重。

文献记载,古埃及人在经过炙热的一天,会敷上厚厚一层乳香膏,作为面膜修复缺水的肌肤。甚至还记录「乳香」可消除皱纹、重现青春,是神奇的万能保养品。

种种历史和文献都表明「乳香」在医学、宗教、以及文化上的独特地位。古埃及女皇哈特谢普苏特,就曾经亲自带领贸易商团前往庞特进行乳香贸易。
当代科学实验也证明,「乳香」具有绝佳的保湿作用,可改善疲惫肌肤、延缓老化,同时调理紧致肌肤,再现青春的丰润触感。

「乳香」具有很强的防腐性,能促进多核白血球增加,以吞噬死亡的血球及细胞,改善新陈代谢,起消炎作用。同时还是天然止痛剂,可以舒缓头痛,肌肉关节疼痛等。

「乳香」滑顺细致的香气,有着安定心神、放松情绪的疗愈力量,保养同时也能解放深层压力,为肌肤带来最舒适的愉悦感受。

写在最后 

曾经没人相信,从法老时代就遗留下来的烈性病毒「天花」,会有彻底根治的一天。直至医学手段「疫苗」的出现,开启了人类医学史的全新时代。

发明天花疫苗之后的100多年里,针对不同疾病的疫苗不断问世,千万人得以免受疫病侵扰,平均寿命也得到不断延长。

 

时至今日,回顾人类社会发展史,可以说,某种程度上,正是依托于不断探索的医疗措施和方案,我们才得以生活至今。

在病毒肆虐之际,「吉利德」正在和中国公共卫生部门合作,建立随机对照试验,以确定「瑞得西韦」能否安全、有效地用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

临床试验于2月3日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启动。首批761名感染者已于2月6日开始接受用药。

如今面对不断蔓延和肆虐的疫情,尽管我们对胜利坚信不疑,但在科技和医疗领域,却比任何时刻都更加需要喜讯的安抚。

「吉利德」的 Logo 由乳香树的树叶和盾牌组成,乳香代表治愈和成长,盾牌则象征着对生命的捍卫和防护,以及传承的荣誉。

「吉利德」以富有治愈意味的圣药「乳香」命名,寄托了医者最原始的信念,也映射出对健康的捍卫与坚持的人道情怀。
正如著名的非洲裔美国灵歌引用的经文歌词:「在基列地有乳香,能医治人创伤;在基列地有乳香,能医罪人的心」。

吉利德科学公司 CEO Daniel O’Day,答媒体问时所言:「我在这里重申,专利申请不会影响我们工作,我们的责任是为病人服务… 患者始终是首位!

在这个前所未有的危急时刻,是时候摒弃狭隘的民族主义、地域偏见甚至阴谋论,重新寄希望于科学和善意,停止质疑和责难,用信望爱,共同努力,勇敢面对。

最后,让我们共同祈祷,治愈的曙光早日来临。因为病毒,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它从来就不分种族和国界。

Reference

1. 钛媒体 | 揭秘「新型肺炎救命药」瑞德西韦背后公司:不足30年跻身全球药企TOP10

2. 雪球 | 吉利德发家史:5次豪赌,从小药厂到世界巨头的30年蜕变

3. 品玩 | 制造「新冠特效药」的Gilead究竟何方神圣?

4. 今日佳音 | 揭秘吉利德公司,「人民的希望」原来是真的

5. Gilead Sciences: Still on the Path to Recovery

6. El Ashry, E. S. H., Rashed, N., Salama, O. M., & Saleh, A. (2003). Components, therapeutic value and uses of myrrh. Die Pharmazie-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Sciences, 58(3), 163-168.

7. Moussaieff, A., & Mechoulam, R. (2009). Boswellia resin: from religious ceremonies to medical uses; a review of in‐vitro, in‐vivo and clinical trials. Journal of Pharmacy and Pharmacology, 61(10), 1281-1293.
8. Brendler, T., Brinckmann, J. A., & Schippmann, U. (2018). Sustainable supply, a foundation for natural product development: The case of Indian frankincense (Boswellia serrata Roxb. ex Colebr.). Journal of ethnopharmacology.
心中要有信念,未来才有希望

 路加福音 4:18 |
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
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宣告:
被掳的得释放,失明的得看见,受压迫的得自由,
宣告上帝悦纳人的禧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