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华人的无私与烦恼

海外华人和海外工作者在疫情面前,是有担当有作为的。

起码我在作为澳洲当地的媒体从业者采访的华人团体是如此的。

比如我之前采访的一个华人团体Globallove表示,对于向中国捐助这件事,所有人都是自愿的,发起者来自于当地各行各业的华人,至于自己是谁,不太想让大家知道,只觉得这事必须要帮,不想搞成商业推广。

虽然压根没透露姓名,但事情做得还是很专业的:2天就做好了网站,所有款项都做到了公开公示,第一批物资在1月底就到了武汉,一共7万个口罩,分别捐到了4个定点医院。

他们已经联系全世界捐赠第二批物资,因为中国国内的供货商已经找不到了,他们最远找到了科威特。原本大家是不求什么名利的,结果新闻联播播放时,组织的标志不小心上镜了,一下子都搞得大家很为自己激动。

这只是我身边城市的一个援助中国的华人团体。还有不少人在当地各大药房买口罩,然后捐赠回国内。

不过这些捐赠者现在可是买不到了,因为澳洲也有了确诊病例,大家也都需要口罩。现在我在的地方,口罩供应情况可能和国内差不多,压根是买不到了。就算能买到,那也是天价,一盒医用口罩现在已经炒到了158澳元(合近750元)一盒,最开始我买的时候才10澳元。至于澳大利亚偏远一点的城市,诊所医生的防护服和口罩,都开始自己想办法买了。

但这种情况发生以后,不少当地人对华人和中国的态度更不客气了,甚至许多华人自己都开始批评这种行为。对有自保情绪的人来说,这些花费着大量时间和资本援助中国的人,此时就是抢购救援物资的卖国贼——你是澳洲当地的居民,怎么胳膊肘往外拐,把口罩运回中国,我们用什么?

当然,这些人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

2月7日的时候,世界卫生组织就表示:世界范围内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口罩和其他防护设备将用尽,“世界正面临个人防护设备的长期短缺”。

这是因为,突发事件中,中国人口多,口罩消耗量实在太大了。中国人差不多要把全世界的口罩和防护买完了。

我们在《英雄城市的自救》就提到过,海外的温州人自发货组织起来,从世界各地,如巴西、印尼巴厘岛、欧洲等地大量购置口罩,光温州海外华侨在欧洲的一次采购,就带回了152万个口罩。这就意味着,海外的口罩也被买空了。

这些还在透支澳大利亚当地医护资源的好心肠华人们,自然就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去了。

就在2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又宣布,刚果埃博拉疫情还是全球公共问题,万一又爆发了,那后果不堪设想了。现在全世界的卫生防护装备都一滴都不剩了,真希望别出事,哪都别出。

冠状病毒的道德隐喻

本来,在疫情来袭后,西方媒体对中国人就有一些较为歪曲的报道,没见识的当地人也会有一些歧视行为,这也不出乎意料。

无论是什么疾病,都容易被政治化和道德化。比如痛经就和矫情相关,艾滋和乱性相关,头疼和神经质相关。这事苏珊·桑塔格早在《疾病的隐喻》里谈到过:“把疾病妖魔化,就不可避免地发生这样的转变,即把错误归咎于患者,而不管患者本身是否被认为是疾病的牺牲品。

在世界人民刚认识冠状病毒的第一阶段里,可是有不少偏见。

我认识的人里最惨的,是在悉尼的老李。疫情刚开始的时候,海外华人响应的都是国内的号召:勤洗手,戴口罩。但因为当地还没有确诊病例,戴口罩这一举动引起了许多人对中国人甚至亚裔的偏见。这天老李下车的时候落了单,被一群青少年给奚落了。他们对着老李是又咳又骂,模仿中国人因为疫情戴口罩的样子。老李晚上气不过,就发了朋友圈骂街。

许多无良的媒体,也在第一时间乱抢流量,说什么都是中国人乱吃闯下的祸,中国病的人那么多,都是因为中国人身体素质不行云云。《华尔街日报》不都被外交部点名批评了嘛?因为他们实在是触及了中国的民族底线,竟然用“东亚病夫”这个词。

原本是病毒受害者的中国人,在一夜之间成为了病毒道德化的牺牲品,冠状病毒成为了众多对于中国偏见的完美喷发点。

但要知道牺牲品的出现意味着无知,无知则意味着犯罪,蠢有时候真的就是坏。在疫情前冷嘲热讽的,不光是对中国不了解,也对世界不了解。放中国这些人就是老了被假保健品骗钱,又出门碰瓷那帮人。天下混蛋一般蠢,不分国籍性别种族的。

当然,看在国际舆论这么惨,外加中国人自己也不能跑出来怼回去的份上,也有不少有点良心的国外媒体帮中国在关键时刻说了话,稳住了英语世界的舆论。

在这过程中,有一个历史事件是被引用最多的,看了让人热泪盈眶的:英国有个村叫埃姆,1665年的时候,有人不小心把来自黑死病疫区的布料带回了村里,里边有跳蚤,结果疫病在村里泛滥开来。等到了春天,350多人的埃姆村,一大半都染病了。很多人就想知道怎么办,就去问牧师。当时有位叫莫伯森的牧师,忍痛告诉大家了他的意见:假如我一息尚存,我会尽我全力超度大家逝去的亡灵,但是我们不能出村,这样会把疾病带到别的村庄里去。善良的村民们封了村,没有人跑出去逃难,伟大地接受了死亡。最后,埃姆村死了260个人,只有80人活到了最后,但疾病没有传染到周围的村落里。英国人至今还在缅怀埃姆村在当时做的沉重牺牲,每一个村民,都是烈士。

一些媒体讲完这件事后,就直接讲到了武汉封城的决定。意图很明显了:武汉人,中国人,就是当代埃姆村的村民。谁再骂他们,自己好好反思一下吧。

澳大利亚的歧视和反歧视

世界卫生组织官方强调:要感激中国在极端情况下采取的措施。

随着雷神山、火神山迅速建设起来的视频,还有中国医生护士昼夜奋战的视频被传播了出去,舆论阵地彻底回来了。评论大概都一个意思:这事要是发生在我们这,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中国10天能起个医院,我们起个麦当劳都得3年。

主流的官方和媒体走向呢,也都是好的。比如2月12日,我所在的维州,当地卫生部长还有首席卫生官,专门跑到了唐人街饭店吃饭去,一是告诉大家:我们和中国站在一起,谁种族歧视都不行。二是告诉大家,华人的餐厅和饭馆都是安全的。还玩命拿中文喊:“武汉加油,中国加油!”那场面是看得我热泪盈眶了。

 

不过,她之所以这样强调,也反映了2个问题的存在:海外华人这次真直面了歧视的流言蜚语,正视了淋漓的鲜血;这次疫情也让经济受损很严重,无论是哪里。

假如生活在中国,这次冠状病毒的国际偏见并不能造成什么直接影响,甚至可能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有这样的国际偏见。直接面对国际舆论的是海外工作者和海外华人,在开始我已经提到我朋友老李的故事了。

 

因为这事,他在微博上还做了个调查,发现这一阵大家遭遇的种族歧视,可是不少。而且这种偏见已经很严重了,不少华人妈妈就表示:孩子在学校遇到了很多问题,别的小朋友们直接用“病毒”来称呼自己的孩子。底下这份报纸,连同另一份用了“中国病毒”字眼的报纸,就惹毛所有华人,最后大家集体请愿到国会,要求他们诚意地向华人社区道歉。国会打算在3月11日的时候,正式讨论这事,给大家一个交代。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澳大利亚和中国的经济联系密切,这也是澳大利亚政府对这次疫情很是关切的一大原因。

2月7日,澳大利亚财政部长乔什·弗莱登伯格的发言非常悲观。

他提到,澳大利亚企业要为经济受挫做准备,新型冠状病毒对于经济的影响是“重大的”。作为一个非常依赖中国消费市场,却又在第一时间宣布了旅游禁令的国家,澳大利亚保守估计的经济打击是23亿澳元。

这太保守了,实际情况可能还要严重。如果最近你在澳洲会发现,当地的餐馆、旅游都已经凉透了。

受打击最典型的产业是海产品。本来春节加上产出旺季,这个时间一般来说是海产品企业最高兴的赚钱季节,结果遇到疫情压根卖不出去。龙虾整体降价20%却仍然没有那么多消费者,现在渔民们正在考虑把龙虾重新放归大海,简直是生命的奇迹。

至于唐人街呢,已经快成空街了,不少小生意主,已经撑不下去关张了。澳洲南部最著名的景点之一,大洋路是真的没生意了,州长自己跑出来做广告了:如果要出去玩或者休假,在自己家玩吧,维州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人。

这是大实话了。

世界经济大受损

岂止是澳大利亚,全世界的经济都会在这场疫情中受损。

医治病患,控制传染,是这场战争中最明显的前线。后方的物流、经济、资源分配、政策制定都是一场又一场的硬仗,中国是在硬着头皮打这场突发战役。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海外购买力几乎断崖似的崩塌,让很多国家都吃不消了。

17年前的SARS,让中国不少工厂停了工,造成全世界厂商卖光了中国制造的衬衫、T恤,许多便宜的基础商品供货在当时出现了严重问题,这当时就让世界很头疼了。17年过去了,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扩大了4倍,产业链更加高级,并且深度嵌入了全球供应链体系中,许多跨国企业现在已经是头皮发麻了。

比如苹果公司吧,在中国的门店目前不少关了门歇业,一方面是防传染,另外一个原因是代工厂还在延迟开工,富士康们延迟开工不说,还被安排了生产口罩的重任。还有像现代汽车这样零件高度依赖中国供应商的复杂制造业,也已经歇了。

另外还有旅游业的影响。在过去20年中国的旅游市场让世界享受到了福利。联合国世界旅游的数据里,中国出境游人次从1997年的280万,上升到了2018年的7300万。中国人的国际访问量已经到了第4名,排在前头的是德国、美国和英国。结果疫情来了,让不少旅行社、旅游景点都没生意了。

香港的情况也令人担忧。在2019年为期半年的混乱中,经济已经元气大伤。原本就错过了暑假、十一黄金周的零售商和旅游业,本来期待着春节能够回过气来,现在这个愿望看来是彻底落空了。现在民众们又逼着香港当局封关,由此可能出现的冲突将会把香港带到哪里,是很让人忧心了。

经济学人的智库有时候会有危言耸听之嫌,他们对本次疫情做出了极端评估,看一看倒是能有个最坏的底:如果乐观一点,2月份疫情基本结束,中国实际GDP的增长会到5.7%左右,6%是很难保了。如果以此为基线,三月底结束疫情,中国实际GDP的增长会下行到5.4%。假如比SARS疫情还惨,疫情超过半年到6月,GDP增长下行到4.5%;倘若情况再糟,年底都无法控制疫情,中国实际GDP的增长将不到4.5%。

说实话,总设计师画圈以来,咱们国家还没受过这个委屈,全世界也都得跟着倒霉。

2月3日世界银行宣布声明,正在尽全力尽快评估本次疫情的影响,等到这个更可靠的数据出来,我们再认真分析。

不过说真的,这次疫情我们能学到的东西太多了。比如尊重所有人,因为被人歧视的感觉并不好;比如留出探讨空间,不要在国际社会丧失话语权,该辩解时要有能力去辩解;还比如尊重世界的复杂性,万事万物都是联系的,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