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 上汽大众途昂家族 特约制作

距今6500万年*以来,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持续碰撞,地球内部的洪荒之力让大地不断抬升,青藏高原隆起。

在青藏高原诞生的同时,碰撞的威力逐渐向外围传导。

印度板块与欧亚板块碰撞示意图,星球研究所有修订 | 图片来源@Christopher Scotese

其北部、东部等已经有了一定海拔高度的地方,如内蒙古高原、黄土高原、云贵高原,以及天山等地皆受到影响,高度进一步抬升。再往东的区域则受此影响较小,保持了较低的海拔。

至此,自西向东呈阶梯状逐级下降的中国地理格局基本定形。

中国地形三级阶梯 | 制图@陈思琦/星球研究所

于是,位于第一、第二级阶梯边缘的山脉也就成为划分三级阶梯的标志。那么这两条分界线到底是什么?它们如何划分中国?又有何独特?

让我们从青藏高原出发,去审视一番。

1

高原雪山与文明秘境

青藏高原的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是世界上最高的高原。全球包括珠穆朗玛峰在内的全部14座8000米级山峰,绝大多数的7000米级山峰,以及数不尽的5000-6000米级山峰,统统耸立于高原之上。

青藏高原总面积超过300万平方千米,其中绝大部分位于中国境内,面积达250万平方千米,占到中国陆地面积的1/4,是中国的第一级阶梯。

航拍青藏高原,四周高山耸立,云雾缭绕 | 摄影师@哈苏max

在青藏高原南部,横跨中国、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不丹的喜马拉雅山脉,自西北向东南绵延2300多千米,构成了高原南界。

而位于北部及东部的昆仑山-阿尔金山-祁连山,不仅是高原的北界,它们还和横断山一起,组成了中国第一、第二级阶梯的分界线。它们个个威武雄壮、声名赫赫。

第一、二级阶梯分界线示意 | 制图@陈思琦/星球研究所

其中昆仑山跨度最大,从遥远西部一直延伸到甘肃、青海的交界之地,与秦岭相接,东西长度超过2500千米,比北京到深圳的距离还要长。

祁连山虽然长度仅有800千米,但一句“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则让其名字流传千年。

连绵的祁连山,请横屏观看 | 摄影师@马鸿炜

而位于高原东南部的横断山,虽得名时间最短,仅仅也才百年。不过,因为九寨沟、稻城亚丁、三江并流等景观的存在,而迅速闻名于世。

对于这些位于青藏高原上的高大山脉而言,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山顶上发育出的众多冰川。

昆仑山面积广大,地势高耸,冰川格外发育,至今仍有3000平方千米的冰川覆盖。它们侵蚀山体,所过之处“面貌狰狞”。

长度相对较短的祁连山也悬挂着3000多条冰川。它们在山间蜿蜒曲折,宛若银色巨龙。

远处是尖削嶙峋的祁连山 | 摄影师@李春

哪怕是纬度较低,气温相对较高的横断山,冰川数量仍多达1900多条,总面积超过1300平方千米,约等于200个西湖。

倾泻而下的海螺沟冰川 | 摄影师@姜曦

随着海拔降低,气温升高,汩汩而下的冰雪融水汇聚,助力源远流长的大河。

其中有昆仑山冰雪融水汇入的和田河,在洪水季节甚至能贯穿塔克拉玛干沙漠,为沿途农业提供灌溉。

在和田河流经区域所种的和田葡萄,以皮薄肉嫩、汁多味甜著名 | 摄影师@尚昌平

那些融水较小的河流,如克里雅河、尼雅河等,则在荒野中点缀出河谷和绿洲,成为胡杨、梭梭、水草的天地。

库木库里沙漠上的绿洲 | 摄影师@李学亮

充沛的水源,繁茂的草地,让无人的荒野变成了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等野生动物的天堂。

库木库里沙漠上成群的野牦牛 | 摄影师@姜鸿

祁连山上的冰雪融水则滋养着山脚下的草地和森林,哺育着500多万人口,上百万头牲畜和十几万顷耕地。

河西走廊上的嘉峪关 | 摄影师@李文博

在这片宝地上,霍去病曾扫除匈奴、玄奘曾西去天竺,拔地而起的敦煌、酒泉、张掖等历史古城仍旧熠熠生辉。

敦煌莫高窟 | 摄影师@王警

这些镶嵌在昆仑山-祁连山北麓的绿洲,终于让古人得以来往于沙漠之间。一条沟通东西方文明的重要通道——丝绸之路也就此接连而成。

丝绸之路如同被绿洲串起来的一条路,著名的“西域36国”即分布于此,下图中仅标注了其中一部分,请横屏观看 | 制图@王朝阳&陈睿婷/星球研究所

别样的环境塑造了荒漠河谷的独特风貌。相比之下,位于高原东南部的横断山,则是另外一番风情。

因为同时受东亚季风和南亚季风影响,横断山区降水充沛。

冰雪融水、雨水、地下水大量汇聚,最终六条大江,包括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岷江,纷纷在横断山中并流奔腾。

大江日夜不息地切割山体,最终形成陡峭峡谷,落差高达3500多米,着实令人惊叹。

下图是怒江大峡谷 | 摄影师@刘珠明

险峻的环境成为交通的阻碍,却也保留了这里相对原始的生态,呈现出丰富的垂直自然带。

从山地森林到高山草甸、从高山草甸到高寒流石滩,从高寒流石滩到永久冻土,可谓应有尽有、丰富多彩。

横断山脉岷山地区垂直自然带,参考肖燚等人《岷山生物多样性保护优先区与自然保护区规划》 | 制图@陈睿婷/星球研究所

多样的环境为野生动物提供了舒适的栖息地,大熊猫、金丝猴、白唇鹿、牛羚、野象、小熊猫等珍稀动物在山地间穿梭,无忧无虑。

小熊猫 | 摄影师@李雪松

新的物种也不断被发现,如天行长臂猿。

2017年中国科学家确认横断山脉再次发现新物种天行长臂猿,它是中国科学家命名的唯一一种类人猿,国内的种群数量不足200只 | 摄影师@谢建国

如此奇特的秘境,让聚居在此的少数民族,如纳西族、白族、布朗族、拉祜族等,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为中国的人文风情增色添彩。

纳西婚嫁 | 摄影师@和照

继续向东走去,逐渐变缓的地势、较为温和的气候更加适宜居住,人口渐渐密集,这便是中国的第二、三级阶梯。

那么这里的分界线,又将呈现怎样的面貌?

2

森林沃野与烟火人间

青藏高原以东的第二级阶梯,平均海拔在1000-2000米之间,山地、高原、盆地相间,是中国地貌最丰富的一级阶梯。

这里除了西北地区外,中部及南部地区的人口相当稠密,古都西安和天府之国成都便位于这一区域。

而最东侧的第三级阶梯,平均海拔不足500米,是我国主要的平原所在区。平缓的地势让大江大河中携带的泥沙在这里沉积,造就了肥沃的土地,也成为了今天中国最繁华的地区。

所以,位于第二级阶梯最东侧的大兴安岭-太行山-巫山-雪峰山,不仅是第二、第三级阶梯的分界线,也成为了烟火人间中的一道风景线。

第二、三级阶梯分界线 | 制图@陈思琦/星球研究所

从中国最北端开始,大兴安岭开始向南延伸。

俯瞰大兴安岭 | 摄影师@邱会宁

这条长1400千米的山脉,也是季风区与非季风区、农耕区与游牧区的分界。

在大兴安岭西麓附近,是一望无际的内蒙古草原。草原上有蓝天白云,也有骏马群羊。上千年来,游牧民族在原野上挥鞭驰骋,腾起滚滚烟尘。

在内蒙古辉腾锡勒草原上奔驰的汉子 | 摄影师@卢文

而在大兴安岭东部,则是黑龙江、松花江、嫩江、辽河纵横交错。它们冲积出三江平原、松嫩平原、辽河平原等,成为中国最大的粮食基地。

 沃野千里的松嫩平原 | 摄影师@邱会宁

哈尔滨、沈阳等城市在这片肥沃的土地上矗立,华灯璀璨、车水马龙。

哈尔滨南岗下班高峰 | 摄影师@温津坤

比起大兴安岭的温润秀美,山崖陡峭的太行山绝壁林立。这里险峻密闭的环境成为了东西交通的阻碍。

太行山南部因山势险峻,难以修建盘山公路,山里的人们为了走出去,修建了挂壁公路。在公路上俯瞰山下,让人魂飞魄散 | 摄影师@崔永江

阻断了交通的太行山,还阻隔出两个世界。

一边是被江河滋养的冲积平原。

 山东省东营市的黄河入海口 | 摄影师@董保华

一边是被雨水侵蚀的千沟万壑。

黄土高原上的千沟万壑 | 摄影师@赵靖影

由此向南,处于长江上游的巫山更为险峻。这里峰峦叠嶂,溪沟纵横,山体高出江面1000-1500米,而最窄处却不足百米。

峰峦叠嶂的巫山 | 摄影师@李心宽

穿过四川盆地奔腾而来的长江,在山谷中激荡,正所谓“洪水猛兽”,自古以来就是至险之地。

巫峡两岸,群峰如屏,船行峡中,宛如一条迂回曲折的画廊 | 摄影师@李心宽

溯流而上,可以辗转到达“水旱从人,不知饥馑”的“天府之国”。

灯火璀璨的成都安顺廊桥 | 摄影师@唐茂

顺流而下,可以徜徉于港口林立,四通八达的临海都市。

洋山港上密密麻麻的货物 | 摄影师@赵高翔

比起江河奔腾的巫山,雪峰山似乎气势稍弱,但作为分割云贵高原与东南丘陵的界线,沿途景观也独有特色。

它全长约350千米,山上沟谷连绵,林丰竹茂,一副山青林幽的秀美风光。

在桃花江景区的雪峰山,山上一片竹海 | 摄影师@朱立

在其西侧,是崎岖不平的喀斯特高原,地下暗河与溶洞交错,地上石峰林立。

贵州兴义的万峰林 | 摄影师@陈喆

东部的东南丘陵则由山岭、谷地、盆地镶嵌分布,一眼望去郁郁葱葱。

九华山脚下的翠绿山岭 | 摄影师@朱正

至此,中国第二、三级阶梯的分界线已经全部走完。

3

跨过三级阶梯

这已经不仅仅是山脉组成的两条分界线,而是两条超级景观带。沿着这两条界线出发,会看见一个更加壮美的中国。

近期由新华网主办的“你在我心中”寻访记活动,以10辆上汽大众“途昂”和“途昂X”组成的车队为载体,通过这种特殊的方式,跨过了两条分界线,跨过了三级阶梯。

 新疆那拉提草原

他们从青海省出发,穿过荒芜寒冷的冻土,跨过大江奔流的峡谷,去往湖南。也在沙石飞扬的黄土高原上驰骋,越过太行山的绝壁林立,来到北京。

淌过大河、压过雪地,经历了无数复杂险峻的路程,终于在中国版图上走出了一个大大的“”字。

“你在我心中”寻访活动路线 | 制图@陈思琦&陈睿婷/星球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