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夜食记》

这是一部美食节目。

上线后,收获了无数好评。

豆瓣有着9.1的高分。

《小城夜食记》

片如其名——小城夜食记。

中国小城+夜市美味。

听起来,就烟火气满满。

而代替大家品尝这些美食的,是饼叔。

饼叔原名张竣。

他做美食,算是兼职。

《小城夜食记》

饼叔的正职是一位央视记者。

从央视《东方时空》的调查记者、战地记者,到央视驻俄罗斯首席记者。

他曾亲身探访过切尔诺贝利禁区,

也曾在乌克兰现场直播报道过乌军与亲俄武装激战。

《小城夜食记》

后因对美食的热爱,饼叔开辟了自己的新身份——

美食博主。

他吃东西,最大的特点就是“大开大合”——

大口大嚼,眉头紧皱,表情狰狞。

《小城夜食记》

所以他每次去到一家新店,总是搞得店主紧张异常。

这表情?

难道是今天的食物有什么问题?

《小城夜食记》

当然不是。

饼叔吃东西,表情从来就是这么“大开大合”。

这也造就了他的第二个特点——

没有那些虚头巴脑的套话,只有作为一名资深饕餮客的专业与真实。

嘴上带着饭渍,好吃就猛夸,碰到问题也会直说。

《小城夜食记》

《小城夜食记》

介绍完了饼叔,接下来进入正题。

上菜——

夜市的C位,串串必占一席。

新疆,喀什。

帕阿提古丽老奶奶的烤羊肉串,已经叱咤当地夜市20多年。

价格也不贵,三元一大串。

脱颖而出的秘籍,是烤之前先用心腌制。

然后再在羊肉中间配上一块羊肝。

滋味嘛。

用饼叔的话来说,就是吃起来倍有节奏感。

《小城夜食记》

扬州,大龇牙烧烤。

起这个店名的原因,是老板娘有着一对龇牙。

食客们便称呼其店为大龇牙烧烤——

鲜明又好记。

《小城夜食记》

当然,挣钱后,老板娘已经把龇牙整好了。

《小城夜食记》

这家店卖的是扬州独有的小爬爬烧烤——

一串一块肉,采用小炭炉烧制。

小炭炉里则是大火,能在迅速烤熟每一小片肉的同时,锁住肉里面的水分。

《小城夜食记》

店里的食客们坐的是小板凳,用小桌子撸串。

味道如何呢?

如同温婉克制的江南——

无法用任何一种独立的味觉词汇来形容。

所有的味道都是淡淡的,却又不容忽视。

入口之后,百般回味,撸完撸一串又一串,根本停不下来。

串串全国都有。

但有一些夜市美食,可就不是每个地方的人都能吃到了——

潮州,官塘陈氏兄弟牛肉店。

这里的牛肉火锅乃是一绝。

《小城夜食记》

做牛肉火锅,是陈氏两兄弟家的祖传手艺。

8岁起,他们就开始在店里帮忙生意。

“8岁前,牛在我眼里是生灵。8岁后,牛就只是生肉。”

《小城夜食记》

如今,他们每天都会去屠宰场选牛,为明天的生意准备材料。

选什么年龄、体型、部位的牛;每一片牛肉怎么顺逆着纹理切。

两兄弟都有秘而不宣的诀窍。

《小城夜食记》

大众认知里的潮州牛肉火锅,都非常细致。

先把牛分成9个不同的部位,再按照每个部位不同的脂肪含量,严格计算涮锅的时间。

但在陈氏兄弟眼里,这些都是外地吃潮州牛肉的繁文缛节。

只要牛肉切得好,其他顺其自然就行。

不信你看,饼叔这大开大合的模样:

《小城夜食记》

《小城夜食记》

南方讲究顺其自然,原汁原味,北方就不一样了——

陕西宝鸡,辣子铜火锅。

这家店,猛一看没啥特点。

普普通通的火锅,普普通通的食材。

这些也确实普通。

唯一不普通的,就是店里的辣子。

《小城夜食记》

宝鸡的辣子别具一格,堪称当地美食的灵魂。

外地绝对吃不到正宗味。

甚至在这个小哥口里,宝鸡临市西安的辣子都差远了。

《小城夜食记》

而在这家火锅店,辣子更是灵魂中的灵魂——

店里唯一能选的火锅蘸酱只有辣子。

《小城夜食记》

冒着白色蒸汽的铜火锅,精心切制的猪腿肉,滚烫热油泼着的辣子。

三位一体,灵肉合一。

一口吃下去,绝。

《小城夜食记》

再把涮好锅、蘸满辣子的猪肉,塞进一小块正好酥脆的烤饼里。

……

绝+10086。

《小城夜食记》

数不清的小城之夜里,还有着无数的美食。

丹东的高丽菜馆,霞浦的滩涂海鲜,西昌的火盆烧烤……

每一样都让人跃跃欲试。

《小城夜食记》

当然,看这片,除了被夜市美食所吸引,夜市人的故事也很有趣。

这位甘肃小哥,因退伍后游手好闲,被父亲臭骂了一顿。

他愤然离家,来到了新疆喀什,决定“不混出点名堂就不回家”。

《小城夜食记》

小哥后来确实混出了名堂,他跟一位老师傅学了一手绝活——西瓜烤鸽子。

在喀什夜市上,这道菜一时风头无两。

赚到钱后,去年9月份小哥租了一块场地,开了家自己的夜市。

名叫“香妃夜市”

小哥对这家夜市信心满满——

“因为香妃很香,大家脑子里就会有很香的幻觉,那肯定我们这边的美食也很香。”

《小城夜食记》

辽宁丹东,鸭绿江旁边的城市。

金氏夫妻在这里开了一家高丽火盆店。

店里的绝活是高丽铁锅和酸菜炒饭。

两样美食深受当地人喜爱。

《小城夜食记》

但这家店只有8张桌子。

平时中午经营两小时,晚上经营两个半个小时。

老板娘解释到,这儿原本就是家夫妻店,人太多搞不过来。

而且孩子刚上一年级,等高中毕业还要10几年,得多陪陪他。

“万里长征第一步,慢慢来,别着急。”

老板娘笑着说道。

《小城夜食记》

很多人说,丹东在等着对岸的改革开放,早晚会是下一个深圳。

可是大多数本地人,还是再沿袭着自己的生活节奏,平淡安康地向前走着。

普通的人,普通的生活,普通的市井烟火,普通的小城故事。

却又温馨而治愈。

这大概就是我们的深夜食堂。

《小城夜食记》

只是最近的这场疫情,打乱了这种节奏。

这几天,铺子看到了许多大型连锁餐饮企业濒临倒闭的新闻。

《小城夜食记》

所以铺子在追这个节目时,常常会想:

大企业尚且如此,如今那些夜市小店怎么样了?

他们年前采购的蔬菜肉食,处理了吗?

他们的店面房租,能交上去吗?

他们那些因为去年经济下行生意不好的小店,还“健康”着吗?

《小城夜食记》

疫情之下,民生之多艰,不难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