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爆发以来,停靠日本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吸引了全球的目光。

今天,又有消息传来!

据日本NHK消息,日本厚生劳动省称,横滨港的邮轮“钻石公主”号搭乘者中,新确诊44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总计有218名船上乘客和船员被感染。

针对“钻石公主”号邮轮新冠肺炎集体感染事件,日本政府表示,对于80岁以上的老年人、有基础疾病的乘客和客舱中没有窗户的乘客,在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的情况下,如果本人希望下船,可以被转移到日本政府准备的设施中。

又有确诊!不止钻石公主号,多艘邮轮被“拒入”,应对疫情母港城市该怎么办?

无独有偶,目前与“钻石公主”号邮轮,有相同遭遇的,还有多艘邮轮。

载着2000多人的“威士特丹”号邮轮,至少被5个国家或地区的港口拒之门外,已在海上“漂泊”多日。直到昨日(12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在日内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柬埔寨同意接受“威士特丹”号邮轮靠岸。按计划,这艘邮轮将于今天(13日)早上抵达柬埔寨。

2月4日,载有4000多人的“世界梦”号邮轮在抵达台湾高雄时乘客被禁止上岸。船上有3名大陆乘客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当时邮轮上的乘客中,有108名来自湖北,其中28人来自武汉。

又有确诊!不止钻石公主号,多艘邮轮被“拒入”,应对疫情母港城市该怎么办?

谭德塞证实,目前有三艘邮轮经历延迟通关或被拒绝进入港口。

锚地封闭隔离并不科学

遇到突发疫情,大型船舶不允许进港口靠泊,或只允许在锚地封闭隔离,这样做是否科学?多位船运界人士表示,这种做法并不科学。

从事多年远洋航运的一位船长表示,此次疫情,主要通过呼吸道系统传染,船上房间设计对通风隔离就存在局限性。同时,船上的医疗器材及医护人员的配备与陆地上差别很大,现场救助难度也大。

另一位远洋船长说,大型船舶的居住舱室是通过船上的中央空调系统强制通风和回风的,一般除了船上的医院处所设立单独送风系统外,其他各舱室(含居住舱室)的供风、回风系统都是共用的。

又有确诊!不止钻石公主号,多艘邮轮被“拒入”,应对疫情母港城市该怎么办?

船舶在锚地隔离期间,如果为避免交叉感染不开空调,人就无法正常生活;如果开空调,因为船上的人员都是潜在患者和疑似病人,空调会把整艘船舶内部的空气流动起来,虽然空调对进入舱室的空气有过滤、净化功能,但是对病毒的阻碍作用是很有限的,这样病毒就会跟随空调供风系统逸散到每一个舱室。

专业人士建议,应尽快安排船舶靠港,对全船人员进行体检,根据体检结果分类安排救治、隔离观察,并对情绪不稳定人员开展心理疏导。同时,安排专业消毒人员对船舶进行彻底消毒,消除隐患。

又有确诊!不止钻石公主号,多艘邮轮被“拒入”,应对疫情母港城市该怎么办?
邮轮母港城市该怎么办?

专业人士表示,多国或地区之所以拒绝有疫情发生的邮轮靠泊,主要是担心无法承纳数量庞大的患病人员,甚至担心疫情在当地扩散、失控。“这次疫情也提醒,在建设邮轮母港的同时,也要特别关注母港城市及腹地应对重大疫情的能力。”

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明律师表示,船舶在公海上只服从国际法和船旗国的法律。因此,船旗国(即船籍国)有义务对本国船只进行有效的管控,船舶当然可以选择船旗国本国港口进行停靠。

又有确诊!不止钻石公主号,多艘邮轮被“拒入”,应对疫情母港城市该怎么办?

此外,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九十八条第二款规定:每个沿海国应促进有关海上和上空安全的足够应用和有效的搜寻和救助服务的建立、经营和维持,并应在情况需要时为此目的通过相互的区域性安排与邻国合作。因此可以认为,在疫情十分严重,考虑远距离航行至本国有危及人身危险的可能性时,船舶也可以就近选择沿海国港口进行停靠。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石小娟也表示,“从道义上讲,任何国家都有援助的义务。但从法律角度看,首先应当是租船人(即邮轮经营人)所在国有义务‘收留’这类船舶,其次是船籍国。从个人权利保护角度,游轮上游客的国籍国都有义务让船靠岸、救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