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环行星球

文/劳拉申

图文:审稿-嘟嘟、排版-斯凯勒

音频:讲述者-劳拉申、制作-大绿

封面图:©David Goodsell / Wiki

新型肺炎不仅在中国蔓延,也波及海外22个国家,4个大洲。截至2020年2月1日21时30分,海外确诊130例。在世界人口流动加快、国家间联系日益密切的今天,疾病控制已成为人类的共同挑战。

当地时间1月30日,世卫组织宣布将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国将得到更多外部支援与帮助,有利于尽早结束疫情。

春节假期前的最后一天,我在电梯里遇到危地马拉裔同事,他去年底因工作关系带全家人搬来中国。在这个被新型冠状病毒搞得人心惶惶的时刻,我忍不住问他:“第一次来中国就遇到这种事,你害怕吗?”

“我主要担心孩子,至于自己,我并不惶恐”,他回答。

我追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这样的事情,我经历了太多。我曾在西非驻扎10年,去过西非16个国家,科特迪瓦、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马里、尼日利亚、塞内加尔等等,那里集合了各种传染病,埃博拉、拉萨热、疟疾、霍乱种种,许多是致命的,卫生条件很不好,跟中国不能比。后来我又在印度工作3年,即使是城市,卫生条件也不太好。”

他望着落地窗外被摩天大楼包围的城市,笑着对我说:“所以我比较淡定。”

西非是世界卫生组织重点关注的地区。

图:Peter Hermes Furian / Shutterstock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平日里许多人为生活疲于奔命,很少有心思去关心人类发展和治理等问题,世界卫生、医疗、疾病管控似乎只是留给联合国去展示人道主义的事,离我们太遥远。直到今天新型肺炎爆发,并快速在国内和国际流行,才意识到原来我们以为理所当然的卫生与健康,有多么珍贵。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世界上每周平均有2起紧急疫情爆发。健康需要守护,这种守护仅靠一国之力很难做到,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统计,2017年全球一年有3,680万次航班,每天有10万次飞行,巨大而快速的人口流动让任何疾病都能在24小时内输入世界任何地方。

世界航空路线图,每天有近10万次航班。

图:https://map.airsavvi.com/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世界传染病分布:

东地中海、非洲、南美、东南亚与发达国家

纵观全球公共卫生环境版图,重大疫情仍主要分布在发展中和不发达国家,特别是经济落后、战乱的地方,如西非、中非、东非、中东、克里米亚等,以及发展中地区的东南亚、南美。而发达国家尽管拥有更好的卫生条件,但仍不能免除瘟疫隐患。

 东 地 中 海 

中东和东非地区的频繁战乱和个别国家的罕见病情,导致世界卫生组织特设东地中海分部,针对该区21国进行疫情监控指导。

仅该地区就包含中东呼吸综合征、溪谷热、霍乱、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登革热、白喉、小儿麻痹症等疫情,集中在苏丹、索马里、沙特、黎巴嫩、也门、阿联酋、阿富汗、巴基斯坦。

东地中海地区危机疫情地图。图: WHO EMRO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西 非 

西非是埃博拉病毒和拉萨热疫区,集中在几内亚、利比里亚、塞拉利昂、尼日利亚。埃博拉2014年2月首发至2016年6月结束,前后两年多时间,共确诊28,616例,死亡11,310例。

拉萨热2018年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10大致命病毒之一,1969年爆发于尼日利亚的传教士群体,病毒源于鼠类,致命率高达50%。

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的分布。

图:ZeLonewolf / Wiki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世界卫生组织已将20种传染病列入全球重大公共卫生危机疫情,新型冠状病毒也在其中,每种都呈区域性或全球性分布,都少不了各国的共同合作治理。

这些病毒有共同特点:源于动物。除了霍乱是由食物和水污染导致,个别病症由鼠(鼠疫、拉萨热)、猴子(猴天花)、骆驼(中东呼吸综合征)等动物传播外,其余都由两类动物导致:蚊虫与蝙蝠。

在热带地区的南美、非洲,湿热气候易滋生蚊虫,蚊虫叮咬传播了多种病毒。

 南 美 

在南美,古老的黄热病和新晋的寨卡病毒都是蚊虫传播,黄热病自17世纪西班牙殖民时代就爆发于尤卡坦半岛,与西班牙殖民战争同步;寨卡病毒1947年首发非洲乌干达,2013年在法属波利尼西亚爆发,2014年转入智利,2015-2016年转入巴西,同时传入22个南美国家,主要表现为婴儿小头症,至今无药可治。

寨卡病毒2015年的全球分布。此图描绘了在5千米*5千米地域内遭遇这种蚊的几率(蓝色为0,红色为1)。图:WIKI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中 非 与 东 非 

切昆贡亚热经蚊子叮咬由血液传播,1952年首发坦桑尼亚,2019年2月在刚果(布)再次爆发;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由蜱虫蛰伤人体进入血液,1944年首发于克里米亚地区,1956年在刚果爆发,两种疫情极为相似,因此命名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死亡率高达40%;

溪谷热由蚊子传染牛羊后再传给人类,1931年首发肯尼亚,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北非传播,2000年在沙特和也门爆发,2018年在肯尼亚、冈比亚、尼日尔再次爆发,目前已有疫苗可治疗,死亡率小于1%;

兔热病由苍蝇和扁虱传给兔子再传给人,主要分布在北半球;登革热也由蚊子传播,常见于非洲和东南亚,2017年曾在马来西亚、老挝和非洲的坦桑尼亚、尼日利亚爆发。

登革热2006年时的世界分布图

红色区域表示该地区既有登革热流行,又有埃及斑蚊。

蓝色区域表示该地区有埃及斑蚊,但没有登革热流行。

图:WIKI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然而至今对人类最致命的病毒,还是来自蝙蝠。被世界卫生组织纳入世界重大紧急与危机传染病的埃博拉、亨德拉、尼帕、马尔堡、SARS都源自蝙蝠,新型冠状病毒也极大可能来自蝙蝠。

埃博拉病毒源自果蝠,是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性出血热,死亡率高达50%-90%,1976年首发刚果(金),1979年肆虐苏丹,随后神秘消失15年,2014-2016年再次爆发于西非,2019年2月又在刚果(金)爆发,至2019年9月刚果(金)累计确诊病例2899例,死亡2006例。

关于埃博拉传染病防治的宣传画。图:WHO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东 南 亚 

非洲是全球病毒重灾区,却不是唯一的疫区。同样源自蝙蝠的尼帕病毒就流行于东南亚,该病毒人畜共患,通过中间宿主猪传给人,致死率达40%-75%,1997年首发于马来西亚森美兰州的养猪场,1998-1999年进入新加坡,最近一次疫情发生在2018年5月的印度南部喀拉拉邦。

 发达国家:澳 洲 、欧 洲 

尽管疫情爆发与国家卫生医疗条件和社会经济水平有极大关系,但瘟疫并非不发达或发展中地区的专属,即使卫生条件良好、科技先进的发达国家,也难逃其害。

亨德拉病毒就爆发于澳洲,源于果蝠,通过中间宿主马传给人类,1994年爆发于澳大利亚布里斯班亨德拉镇的赛马场,是一种严重的呼吸道疾病,致死率达30%-60%。

马尔堡病毒首发于1967年的西德和南斯拉夫,西德的马尔堡、法兰克福和南斯拉夫的贝尔格莱德医学实验室工作人员发生出血热,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接连在津巴布韦、南非、肯尼亚、刚果爆发,最近一次是2017年的乌干达。

马尔堡病毒也源于果蝠,以猴子为中间宿主,是与埃博拉最相似的病毒,致死率可达100%,是世卫组织宣布的世界10大致命病毒之一。

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正在觅食的果蝠。

图:Puffin’s Pictures / Shutterstock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被世界卫生组织纳入世界传染病范围的20类疾病中,天花是人类已完全根除的病毒,溪谷热、流感、鼠疫、霍乱等仍可通过疫苗或后续治疗治愈,而大多数烈性疾病,尤其是以蝙蝠为宿主的病毒至今没有药物或疫苗可救治,预防与控制才是关键。

战争、社会动荡

是瘟疫的始作俑者

瘟疫爆发往往与战争、社会动乱相伴,世界上绝大多数疫情爆发区,也往往是社会动荡的地方。那些我们耳熟能详的战乱区,也往往是疫区。

 乌 东 战 争 

2013年乌克兰发生颜色革命后,2014年倾俄的乌克兰东南部州与乌克兰政府矛盾激化,乌东战争随即爆发,死亡1万,受伤2.2万,130万难民无家可归。

难民中出现了脊髓灰质炎病毒、肺结核、艾滋病等传染病,其中40%的肺结核病人没有被隔离,50%的艾滋病患者未被查明,还有糖尿病患者5万、癌症患者9.4万。由于战乱,乌克兰的婴儿接受麻疹疫苗率也大幅下降,麻疹传染风险大幅提升。

2015年的乌克兰东部难民。图:Sputnik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孟 加 拉 罗 兴 亚 难 民 问 题 

2017年以来缅甸发生针对罗兴亚人的暴力活动,罗兴亚难民逃亡孟加拉,至今有91万难民定居孟加拉,难民中出现多起急性呼吸道感染、急性腹泻、不明原因的发烧,以及霍乱、麻疹、痢疾、白喉、小儿麻痹症等传染病。

罗兴亚人冲突爆发,一时瘟疫肆虐。图:UNHCR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也 门 内 战 

2014年也门内战以来,水资源破坏,国家医疗体系崩溃,2016年10月一场霍乱在也门爆发,至2017年8月疫情人数达50万人,平均每天发生5000例新增病例,是本世纪世界上最严重的霍乱疫情,至今疑似病例已超一百万,被联合国认为是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

也门霍乱。图:godinanutshell.com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刚 果(金)内 乱 

刚果(金)长期内乱动荡,是世界上最贫穷国家之一。埃博拉病毒、霍乱和麻疹在这里同时流行,2019年2月埃博拉病毒爆发,7月被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为全球卫生紧急事件。2020年1月以来,刚果(金)又爆发了世界上最严重的麻疹疫情,死亡人数已超6000人。

2019年还出现了针对治疗埃博拉病毒医疗中心的轰炸暴行,实则丧尽天良、无可救药。

在刚果(金)东部,治疗埃博拉病毒的医务人员遭武装分子纵火攻击。图:WHO

 ▾

全球范围内的突发疫情究竟有多严重?
人类的任何健康都不是理所当然的,健康需要稳定的社会环境、能够组织动员的高效政府和出色的经济科技条件,需要付出巨大努力去坚守和保护,更需要每个人从点点滴滴做起。

疫情也绝不是单个国家的孤立事件,是关乎全人类命运的重大课题,需要各国的协调配合与相互支持。疫情带来了巨大损失,却也倒逼了反思与改革,敦促各国在面临健康危机时共同治理合作。